Photo: ohmystars.me
圖片來源: ohmystars.me

除了跑跑跳跳,童年也有游泳的成份,爸爸是最佳泳手。

我家情迷深水灣,六口子抵達後,速找一個樹蔭之處,沙灘蓆一捲開,野餐納涼的美地就出現了。媽媽把守陣地,我們跟著爸爸出海去。那些年,只爸爸懂游泳,我們都用輔助器具。我戴著一隻水袖下水的,另一隻戴在姊姊或妹妹手臂上。

我們會在深水中逗留良久,而爸爸可以不斷踩水,好像踏單車,輕鬆的浮在水中,真箇是神功。他也能夠徒手潛水,不用泳鏡或氧氣筒,在駕駛遊艇的日子,他會下水視察和修理螺旋槳呢。

爸爸帶領我們游向浮台,然後輪流玩跳水。見到姊妹都跳得快活,我也不甘後人,一躍而下,衝破浪濤,眼前是一片碧綠,爽!

爸爸還會著我們一字排開,在近岸處站著,靜待大浪迫近時,一起跳一齊叫,嘩!

我們也會游淡水,去公共泳池。當然是玩水多過游水,在中池或嬉水池裡。陪我們玩之餘,爸爸也會自己去大池一趟,真的游一游。總覺得他有點孤單,雖然游水終究是獨自動手動腳的。而且他獨個兒往男更衣室,我們做女的不可伴隨啊。

出來工作後才上泳班,真是late beginners (遲學者) — 起步晚了,但感恩的是游得不快,卻很暢快。我終於游過大池,水量多,游起來,很有「浮生」的感覺。爸爸,我不知何時才能遨遊大海了!

更多:
疾風龍舟伴我跑
屋村妹由細跑到大
Florence Leung其他文章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