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OM0CO1gHnfKXurABe65A
圖片來源:http://sheepsheepsunset.blogspot.hk/

有天,與四歲半的阿囡漫步鰂魚涌鯉景灣海傍,望著對岸,向阿囡介紹:「嗱,對面呢度叫藍田,爸爸細細個喺度出世,喺度讀小學中學……」

「咁即係邊度呀?」

「我以前就住喺22座,即係呢……」我舉著右手,但找不到目標。真的,藍田於我,已是一片陌生地方。

我們的blogger Law少說得好:「眾人留下的都只是腳毛,不是腳印。」我雖然在藍田生活了十八年,但一聲重建,無論腳印、腳毛,以至腳皮、腳甲,皆通通抹掉了。

多年前Facebook流行開Group,我也開了個小學同學Group。開Group的目的,並非我很懷念小學生活。說實話,最初我連一位小學同學、一位小學老師的名字都記不起。我開Group純綷是找個地方去憑弔那片失去了的成長之地。

我所就讀的小學,已在91年因藍田邨重建,而宣告結束,老師、校友就各散東西。我希望藉Faccebook找回這片失去的記憶。

1049101_10151560371054585_1955784093_o

10636168_656654607789579_2991922029074310318_n幾年以來,群組人數達到了七百多,而在這裏,我們找回了學校的畢業相、校歌、同學、老師、校長,以及年幼時一段段的回憶(少不得爭論那檔小食最吸引)。還有,是這一類找同學留言:

「Hello大家好,很久不見,我是1977年,下午6A班鄭XX,班主任是王善祥老師,我班同學總共有39人。我現在只能靠當時,同學留下的記念冊內,記得幾位同學名字,男同學有,陳XX,黎XX……時間過得很快,已經38年了希望以上同學和未能記得你們名字同學。見到這段留言,希望大家有時間,可以和老師一齊出來聚會,珍重。」

以及這一類:

「我應該跟你爸爸打過麻雀,你爸爸當年應該是開塑膠廠,你還有一個姐姐的,我小時經常到你們家裡玩,我相信你爸媽應對我們還有印象,請代我問候他們,謝謝你……」

1901434_1076711415677084_4015394904771477903_n

想不到,想憑弔過去,要懷念以前,我們只能藉電子科技。

「要回憶,不如去郊外吧!」

是嗎?

那年與那女孩初次約會,是去郊外行山。行到中途,我為她拿出生日蛋糕,成功感動了她,她多年後做了我的太太。切蛋糕的地方在蚺蛇尖之側,一個叫大浪凹的地方。而我們的目的地,就是鹹田灣。

「青山常在,綠水長流。」似乎只是一番自我安慰的說話。

更多:
今天,把昨天的自己好好埋葬
神啊! 請睇實鹹田灣!
家聯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