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下筆前,是2015第一次正式出發到山上,要放下山下的生活,好好走一趟。哪怕是好幾小時…

在巴士上看到廣告版,狂野時速七,男主角又是另一個已經離開的演員,還有飢餓遊戲和翻生侏羅紀,都是死人演虛構的戲,卻是那麼活生生,就像奉上熱辣辣薯條之際,附上一張矽膠成份說明。矛盾就隨食道哽於心裡。

電影明星在沒有計劃的情況下,不經不覺把自己埋在螢幕之下,封存、瘋傳。把真實心跳放在虛擬當中,那是真實的空虛。對普通人來說,沒有影像文字語言的話,又怎能把自己好好埋葬呢?

今天的道路已不會為你留下腳印,每個人的腳步都屬輕飄飄的,城市店鋪街景面目全非,這才是比發條橙更強迫性的洗腦,社區也跟著一起腦退化,連忘了都被忘了。

今天的語言是十分精準,眾人留下的都只是腳毛,不是腳印。但是人的腳卻要踏在泥地雪嶺當中,讓自然能夠讓年月散下落葉、太陽融掉積雪,好等我們有時間好好觀察自己留下生活的痕跡,那還未消退的存在感。

十二點未到,昨天的我卻像灰姑娘般急著告退,那裡是我的舞會?

趁南瓜車還能停泊在香港的山上,讓雙腳沾一些泥土帶回家,起碼把昨天的自己好好埋葬。

更多:
搵個籮柚跟尾?
Law少 許耀斌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Law少 許耀斌
人稱Law少,前電台主持及監製,酷愛體育運動,多次參加馬拉松及毅行者活 動,近年更嘗試進軍三鐵及渡海泳。對於跑步、對於行山、對於比賽,均有深刻而令人動容的看法。著有《原來在沒有盼望 的地方才需要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