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天有幾高

究竟天 有幾高?

其實答案非常簡單,就用我們雙腿跑上山,用眼睛來量度吧!

如果你都是活在七十年代的童年(應該都不會承認),我相信大家在不需要返學的日子裡,都會約同三五知己,一起走到附近公園玩玩樂、到後面山崗跑跑步又或者是潛到溪流中游游水,好不容易就消磨了一個半天。只要大家有雙腿,基本上這個世界就變成沒有界限;你的目的地可以放眼到世界無盡領域,你心中的山峰可以高過喜瑪拉亞山。童年的時候,真的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幾厚,一伙兒跟著大哥哥後面就往山上跑,這個經歷可能就是我愛上行山欣賞大自然最早期的培訓課程。不要以為我最細而腳最短,我行山的爆炸力的而且確都非常之勁揪。我們一幫男孩跑到山上玩豆鎗、打功夫、睇昆蟲與小動物;穿越引水道捉蝦毛、網鐵頭魚(其實是鰍),最後還走到山上最高點的天文台觀察站。原本在家中望上去的一個白波波,相比現在站在身邊的感覺是那麼大,又那麼神秘,令人時常幻想著這裡就是人類正在與外星人溝通的太空基地呢!

還記得對面的那座山,每逢冬季,我們行上山跟著大人晨運去的時候,泥路兩旁、樹枝落葉中,會有數以百計的蝴蝶(現在知道是斑蝶吧)默默地觀察著我們;不知好彩還是不幸,我們也會遇上一群皇蜂,牠們都會緊釘著行山人士(只是用眼睛)。人們與大自然無論動物與植物,大家都相處融洽,互相尊重對方的需要和生存空間。而回憶起最刺激的一次山上探險,就是一眾男孩爬進一個防空洞了。當時,我們並沒有什麼專業裝備和訓練,就只有波鞋、電筒和大家不知死活的膽子。其實洞內會不會有毒蛇、蝙幅、野豬或是有蠍子呢?我當時只是一個幾歲男童真的沒有想過,起碼我的哥哥沒有提醒我這一點。總而言之,數123,我們就一個接著一個爬進去了。我不是走在最頭,因為我真的不夠膽量;也都不在最後,恐怕突然有東西偷襲,終於我跟在尾二的位置,後面有我哥哥照顧著。

緊接著洞穴的入口真的非常狹窄,就如我當時的一個小孩身型都要四腳爬爬般向著漆黑進發。之後的路段,就比較舒暢,起碼大家可以半蹲地前行。其實防空洞內會有什麼呢?我們找不到炮彈、看不見屍䠹、亦掘不出寶贜;洞內空空如也,反正,我們也只能夠找尋到我們豐富的求知慾和面對漆黑無助的成功感。

不知爬了多久,我們眼前終於出現一絲曙光;我們一步一步走近,它亦漸漸發放耀眼光芒。當我們走出洞口,原來已經來到沿海山邊,海風正好吹送我們的汗臭。眼見這裡四處矮樹叢覆蓋;不説真的不知這個私人秘道原來就是近在咫尺。我們環顧四周,談天說地,不亦樂乎。雖然現在已經記不起當時年少無知的時候説了什麼話、許了什麼願;至少,我們一班男童曾經成功地從策劃、裝備、實踐到最後完成壯舉 – 這就是我們共同經歷的寶貴記憶。

最重要的是,我們這些回憶印記就是需要人、大自然和歷史事跡的互相配合,才可以妥善保存並延續下去留給下一代。肆意否定本土香港人的訴求;隱瞞以往的歷史、不惜代價地鏟除郊野公園;只顧追求生產力、製造樓市興旺、全力傾斜大財團,恐怕到最後大家只會窮得只剩錢了。

相比過往童年的日子,今天,我們和我們的下一代還過得開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