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孫伯免費整車被拉_f
來源:網上圖片

那些年,大多數真·香港人都住喺公屋,電視節目仲會講「遠親不如近鄰」。當年我長大嘅公屋,單靠鄰居嘅支援,已解決一切生活所需:對面屋係跌打醫館,天口慶或吹北風就會提供保健湯水涼茶;右邊隔五間就係幼稚園,每月十蚊學費,係我學識ABC加減數嘅地方;左邊隔十幾間屋係辦館,可解決基本糧食需要;辦館嘅對面,屋主係修裝工人,全層居民有咩水電維修,以及電器修理,同佢老婆留個言,即晚幫你搞掂……

而家啲達官貴人個個都講獅子山精神,但對於貧苦無依又視若無睹,那些年嘅守望相助,更令人覺得遙不可及。

最近,《立場新聞》報道,沙田嘅孫伯在街擺檔,免費幫街坊整單車。喺新界生活過嘅朋友都知,單車好多時都係居民必要嘅交通工具。唔係因為大家講環保,鍾意運動,而係新界嘅巴士站、火車站未必就近民居,而接駁交通亦不便利。但現今各個旺區都逼滿賣奶粉嘅藥房,要搵地方修理單車一啲都唔易。

而孫伯呢個街頭單車急救站,正正係急街坊所急。

不過,食環處以孫伯阻街為理由(事實上孫伯個檔攤只匿埋喺天橋一角),將佢拘捕,沒收佢所有整車傢生,仲告佢非法擺賣。

香港之倒退,絕不是甚麼民主沒有向前,又或是高鐵沒有完成,而是不少掌權人士只懂得顛倒是非、埋於良心,去執行他們口中所說的職務。

《立場新聞》原文:《【專訪沙田孫伯】街頭免費整單車 被食環拘控 孫伯:我為街坊,不是做壞事!

文章節錄:

孫伯望著自己擺檔的地方說,「我又不是有利益,幫到別人,我好開心。單車壞了,我修理好,街坊給我『手指公』,話整得好,我就開心」。首次被食環署人員拘控,孫伯歎謂:「政府很沒人情味啊,我在角落又沒阻人,但又說我阻街」,「我為街坊而已,不是做壞事啊」。

只收零件費 人工免費
現年65歲的孫德奎伯伯,4、5年前退休後,開始為街坊免費修理單車,「我有技術幫到人嘛,我以前做機器維修的」。家住沙田博康邨的孫伯差不多每天上午,都會到沙角街曾大屋遊樂場外擺檔,替街坊義務維修單車,「我只收零件錢,人工不收。我免費幫人啊,他們多謝我就可以了,我從來沒收過人一毫子」。

孫伯4、5年來在石柱旁和中電設施中間的位置擺檔,孫伯認為這樣並沒有阻街。孫伯4、5年來在石柱旁和中電設施中間的位置擺檔,孫伯認為這樣並沒有阻街。

維修工具被沒收
直至周日(6月28日),孫伯的檔口被食物環境衞生署人員「掃走」了。當天上午孫伯如常開檔,有幾名食環署人員到場站在一旁觀察。有街坊找孫伯安裝價值15元單車手柄,但只支付了10元。孫伯收錢後,食環署人員即指孫伯「收人錢」,孫伯爭論道:「我無啊,我是免費,還倒貼了5元!」但對方沒有理會,說他無牌修理單車,並將他拘捕。

孫伯又指,食環署人員說他把地方弄得骯骯髒髒,他解釋自己每天都會掃地,又會每周一次用藍威寶清潔地方,只獲對方回應「政府地方不用你洗」,便將他帶走,就連孫伯的打氣揼、椅子和其他維修工具都一一沒收。

「心血(工具)儲了幾十年,一下子沒了。」孫伯說,「我為街坊而已,不是做壞事啊」。他無奈地說,他只是在天橋石柱旁的一角擺檔,根本沒有阻街。孫伯平日義務為街坊修理單車。孫伯平日義務為街坊修理單車。孫伯擺檔的地方,道路算是寬闊。孫伯擺檔的地方,道路算是寬闊。

孫伯事後被落案起訴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和無牌販賣,下月15日要到沙田裁判法院應訊。

妻子工傷 孫伯淚下
面對起訴,孫伯坦言有點擔心,若被判罰款,孫伯說「坐監囉,不知怎啊,都無錢」。談及家庭狀況,他說妻子早前在酒樓工作跌斷腳,不能工作,還要花錢做了4次手術。說到心酸處,孫伯不禁流淚。孫伯還有一子一女,但子女給的家用都用作日常生活開支。

今天一個早上,有不少街坊踏單車經過,都會跟孫伯打招呼,不少人還問他「幾點開檔」,但孫伯都只能說「無得開喇」。街坊紛紛表示支持他,叫孫伯不要擔心…

 

兩位女街坊對孫伯表示支持。
兩位女街坊對孫伯表示支持。

更多:
「超級單車徑」經脈盡斷
[側邊係單車徑] 三鐵賽無得踩單車
環台單車徑 一口氣踩1000Km
Fitz Cycling 單車

分享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