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基地的深情對話》

DSC_0316本打算在南寧待兩晚,後來卻變成三晚,我們並非玩得樂極忘形而不想騎車,這是迫不已得的。可能那連續八天的872公里實在是催谷得太厲害,那晚我吃飽回去以後就開始頭暈發燒,這次可病得嚴重,我躺了一整天也只有些微好轉。後來他們到外面逛街唱K的時候,我就在梁紫家裡休養,睡醒就吃了東西上個網,不一會又昏睡過去。

在離開前的深夜,他們認真地聊了起來,我實在很睏就在旁邊聽。那兩個來自內蒙的大學生離開以後,這屋簷下就剩下我們、涼紫、來自安徽的杏子還有來自河北的燕子。

vlcsnap-2015-02-28-19h21m38s70杏子是個可愛瘦弱的姐姐,在我生病時也很會照顧我。她辭了沉悶刻板的工作,就用儲回來的錢出來闖闖,花光了就沿途打工賺錢,目前打算辦簽證去越南。燕子則在等待朋友一同搭順風車進藏,她是個體型胖胖的開心果,感覺整個人就是沒頭沒腦,說話不知怎樣的就是特別惹笑,明明是普通不過的說話,經她講出來總是覺得很有趣。我們曾經問過她為甚麼要出來旅行,她就很簡單的回答說「要玩啊」。

DSC_0268現在跟她們正經的聊,才發現開心果的背後,其實是個有頭腦、懂世故的女生,她跟杏子一樣都很清楚自己在幹甚麼,不甘於在辦公室當井底鞋,想要透過旅行來豐富閱歷。花畢積蓄辭職旅行,是一件聽起來很酷但其實挺奢侈的事,在大陸很多年輕人都要養家,能揹著這些包袱出來闖蕩是很罕見的。

至於梁紫則曾經夢想當漫畫家,她在廣西藝術學院畢業後把時間都投放藝術創作之中,可惜曾經的熱血青年,在現實的重擔下已經放棄當漫畫家的夢,「幹麼要堅持那個完成不了的夢⋯⋯有些事情過幾年看,可能會不一樣」,事實的壓力令她不能往外跑,她唯有以Host的身份體驗旅行的樂趣。

她說人的心態會隨年齡而改變,追求的也會不一樣,現在的她只希望能夠早日組織家庭,幸福地享受天倫之樂。

每個人在不同的人生階段也有不一樣的追求,剛擺脫學校的枷鎖就會想體驗外面的世界,受乏味的工作所掣肘又會想創一番事業,到後來就追求穩定。可能梁紫要為未來打算,可能女性的青春實在有限,可能十年後我也會如此,但在毫無成就下放棄真的對得起自己嗎?

我無意貶低梁紫的選擇,也沒資格說「可能多堅持幾年就能當漫畫家了」之類的話,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她經歷了多少、掙扎了多久,相信在大陸要當漫畫家也不是易事,我只是覺得婉惜,感覺她是迫於無奈放棄。

那時我並沒有對她的轉變說些甚麼,或者一個幸福的家才是她心底裡所渴求的。反正活著不是要向別人交待,活著是要對得起自己:聆聽你心底的渴求,然後奮不顧身去做,這才是理想的對待生命的態度。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 — 南寧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單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