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Wider

《啟程》

這是我(Jan)和Isaac由香港騎單車到印度的故事。

121天,我們走過廣東、廣西、雲南、西藏、尼泊爾、印度,曾在西藏目睹最震撼的風光、在尼泊爾遇上最善良的笑容、在印度遭遇最荒唐的怪事。這是個難以簡單寫下的旅程,但每一刻都烙在我腦海中,在再次上路之前,我希望能透過文字重新體驗一次這趟單車旅程。

大概是出發前的半年,Isaac提起了單車旅行的構想。這不是個嶄新的旅行方式,單車環台在當時已經泛濫,亦有人從香港騎到巴黎,連南美非洲也有人騎過。結果這種隨便說說的事,很快就被我拋諸腦後。 不過這是Isaac夢想的旅行,單車於他而言是同伴多於工具,他希望以單車遊歷這些神秘國度,而我的心思從來就不在那兩個車輪之上,我只是渴望到處遊歷。後來他開始找夥伴,我幾乎是未經思考馬上就答應了,其實我心中的盤算很簡單:「既然去的地方一致,為何不騎上單車挑戰一下自己?」我認為自己需要點衝擊。

騎車到印度是個瘋狂的念頭,特別是大眾對印度的觀感極差,願意走這趟旅程的就只有我倆,而我父母更是極力反對。我完全理解他們的反應,但那時總有著非去不可的感覺,糾纏了半個月後終於說服了他們,我和Isaac正式組成FreeWider,並展開籌備工作。

經過兩星期的匆忙籌備,我倆在六月由位處港島的大學堂宿舍出發。我還記得出發的前一天是父親節,我從宿舍回家慶祝,然後又趕回宿舍繼續執拾行裝。那時候對應攜帶的衣物和裝備工具都沒甚概念,總是不太確定自己多帶或少帶了甚麼,單車鍛煉也只有草草的三數次,連簡單如換輪駄等基本的單車維修也是出發前幾天跟師傅學,一切是那麼倉猝。 我總認為旅途上不論發生甚麼狀況都有辦法解決,「既來之則安之」,同時又會懼怕財物損失或生命受威脅,或遇上自己不懂處理的事,但既然是自己選擇的,唯有把能準備的都準備好,盡量防患於未然。那時我是擔憂遠多於期待,我很清楚往後的日子是艱苦的,數小時後我就要徹底離開自己的comfort zone,這令我很不安。

FreeWider

翌日早晨,我們在一眾好友的送別下出發,同行還有三個騎友送我們一段路。我們從薄扶林道轉進域多利道,再騎到德輔道西,一直至灣仔碼頭。我們這單車隊在鬧市中甚為觸目,特別是我倆車背上的三個大包似乎惹來不少目光,此刻我的心激烈地躍動著,但並非因為昨晚的憂慮,而是不斷想著「終於出發了!就這樣一直騎到印度」。渡輪跨過維港後,我們搭車至大圍,然後騎往上水,再搭到羅湖。

FreeWider

在步出關口的瞬間,我意識到自己確實地離開了香港,正式踏上旅途。在前方等著我的到底是甚麼?我們都難掩心中的興奮,急不及待騎上單車,趕在入黑前到Isaac親戚的工場留宿。

FreeWider

我們有不少淘回來的裝備都寄到這裡,夜裡我為單車裝上碼錶,我舉頭望向無盡的黑夜,出發前逐漸埋下的隱憂又湧出來:我會騎不動嗎?會遇劫嗎?如遇色魔會慘遭蹂躪嗎?數不盡的問題困擾著我。

我望著單車,又幻想到達印度時這單車會是甚麼模樣,而我自己又會變成怎樣?那時我已經闖蕩了四個月,那是一個嶄新的自己,而那些將會遇上的人和事又是多麼吸引。那時我相信出發是旅行中最困難的一步,只要能踏出第一步,其餘的就會迎刃,既然經已上路,最難的也就跨過了,又何必過份憂心?反正乾擔憂也解決不了,一切還是隨遇而安吧?

就這樣,我在希望和困惑之間度過出發後的第一晚。

本文原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FreeWider facebook專頁
Fitz單車遊記
Fitz單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