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嬉皮士樂園》

Day 32-35

FreeWider所謂古城,說穿了就是一堆舊建築,不少已成為荒廢的遺跡,以歷史殘骸的姿態供世人憑弔。在大陸,真正古鎮不聞名,都是毫不起眼的殘破古舊建築群,至於那些著名「古城」,大多以中式建築作招徠,實則都是「商城」。如九六年麗江發生大地震,不少樓房倒塌,就重建了一堆設計古典懷舊的樓房來還原「古城」,然後內裡都是一成不變的咖啡店餐廳旅館飾物店,出售相同的貨物、販賣同樣的故事。

原始古城毫無活力,規劃過度就淪為商城,而大理古城就在兩者之間搖曳著,恰巧的立於中庸之道。大理是個集旅遊、文藝、生活於一身的大社區,一幅臥虎藏龍、遠離煩囂的土壤。單單是走在街頭,就能感受到古城所散發的活力,還有一絲油然而生的文藝味道。

這裡同樣店鋪林立,也是有咖啡店酒吧旅館書店餐館,但沒有麗江那種千篇一律的突兀:兩間都是手飾店,但無論商物或店鋪氛圍都不一樣,你能清楚分辦到這是屬於不同人的店,因為那裡賣的還有店主的性情、故事。例如一間名為Ding Ding Belgian Waffle的甜品店,開店的老闆真的是比利時人,還長著一頭蓬鬆白髮,平日就坐在門外不斷敲打叮嚀,故名為Ding Ding Waffle。

這座六百多歲的古城,不知怎樣竟然吸引了很多文藝人,如畫家、音樂人、手作設計師、甜品師等,這群人散落於古城的不同角落,而我們就住在其中一間青瓦白墙的四合院中。這裡是五湖四海的人合租,有大陸音樂人、香港設計師Carol、加拿大攀岩專家Ding、澳洲英語教師Jess。

20130722_065325

DSC_0605

vlcsnap-2015-03-07-19h55m16s53

DSC00554

大概是在異地以廣東話暢所欲言的機會都很難得,我們總愛黏著Carol,她告訴我們她的設計工作本來就不受地點局限,後來因為喜愛大理的生活就過搬了過來。至於Ding則熱愛攀岩,不但在附近開發攀岩路線,還同時編寫指南。在家裡,他們不單養了一頭貓,還飼養了一隻隨處大便但會生蛋的母雞,又在天台種植甘荀和香草,感覺很「牧場物語」。

DSC_0608

入黑後,我們就跟著他們以及另外一些暫居大理的外國人到一間神秘餐館聚餐,所謂的神秘餐館,其實就是類似香港的「私房菜」。大家在餐館都談得興高采烈,話題也離不開在大理的愉快經歷,還有各地的文化差異。這種多國交流就連一般對話都很國際化,我還記得Ding被嘲笑其鬍子長得跟蒙古人一樣,他立刻反擊:「你們這些歐洲人有哪個沒有蒙古人的血統!我們都是蒙古人!」

翌日,我們跟Carol到附近的菜市場買材料炮製午餐,她又充當導遊帶我們遊覧古城,令我們真正感受到大理的獨特氣息。而晚上,Louis和Moon就在古城的街頭上賣藝,Louis巧妙地將玻璃球弄得像懸浮於半空一樣,Moon則在旁敲打非洲鼓及伴唱,吸引了不少途人駐足欣賞。

vlcsnap-2015-03-07-19h53m25s203

原來古城之內,他們並非唯一的表演者,因為大街兩旁就有數不盡的飾物地攤及樂隊獻唱,這邊有人彈結他,那邊還有人唱Beyond的不再猶豫,再走幾步又有幾個老外在唱歌,這不正是香港的文藝青年一直趨之若鶩的文化氛圍嗎?

我在酒吧外呷著啤酒,憶起了麗江的浮華,心中一下悸動:眼前的會否就是九六年地震前的麗江?我不敢多想,只祈求天公不要摧毀這福地,這裡的一切也太美好。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祥雲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 Cycling 單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