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七十二道煞車味》

Day 49-54

抵達芒康後,我們都輪流生病,而且是不斷循環感染,六天下來不是騎少點就是乾脆逗留休養,最後才騎了370公里。

IMG_1748有天抵達後到處找旅館,其中一間的入口就只有狹窄的走廊,還要爬樓梯上去。我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走上去,才發現是別有洞天,推門內進就是個大廳,感覺像青旅的common area一樣,放著大量沙發,還有電腦、煮食設備、洗衣機等等。

我尋遍整個旅館都找不到老闆的跡影,後來才發現老闆在隱匿的房間內,他一看見我就不斷向我推銷,說甚麼設備齊全,又說只有這裡才收學生優惠價每人¥30,叫我即管找找看有否比這裡更便宜的旅館。對於這種不斷推銷的老闆,平常沒耐性的我早就會離開,但我卻不知怎樣的感覺他很真誠和親切,得知其他旅館也是¥30後,就決定在此留宿。

那老闆是個藏人,他說曾遇上兩個聲稱身無分文的背包客,跟他請求要借宿,結果就深信不疑,還請他們吃晚飯。那兩個背包客感動得流下男兒淚,說在路上就只有老闆對他們這麼好,最後離別時三人都相擁著哭了一場。

對於老闆來說,這些床位食物都只是舉手之勞,他只是做了任何人也應該做的事,又說他為此感到無比快樂。雖然這一切都是輕而易舉,但又會多少人會對素未謀面的人伸出援手?

IMG_1831這段日子還有兩件不得不提的事,一是必經的通麥大橋倒塌了,我們都惆悵應否改騎317國道,那就要繞個大圈並且穿越兩段土路和無人區,那是沒有任何補給的荒蕪地帶,難度系數達9.9。那時有騎友選擇搭車穿過土路和無人區才開始騎,有不少更直接搭車回老家,剩下的就在等傳聞中的臨時橋開通,而我們就正好利用養病的時間來等消息。第二是從芒康開始房租都上漲,這大概是跟塌橋有關,因為不少騎友都聚集於通麥前的兩、三個城鎮,需求增加而供應有限,租金自然上揚。

在距離芒康160公里的左貢,我們休養一天後病情都好轉了不少,期間更獲知通麥的臨時橋已經開通,於是翌日即使還未痊癒,也決定動身上路,在兩天內騎205公里、途經怒江到達八宿!

怒江七十二拐是川藏公路上享負盛名的地標,那是位於險峻峽谷的七十二個拐彎,從海拔4660米的業拉山一路延伸至海拔2740米的怒江橋,氣勢磅礡的建在陡峭的山勢上,這絕對是夢寐以求的賽車道。

IMG_2029早前在廣西因一時不慎而發生車禍,事後有一段時間在下坡時都會很在意的減速,很懼怕會再生意外。在大理後我終於克服這恐懼,不過這七十二拐實在兇險,下坡時往往有接連的急彎,更有騎友曾經在此遭遇嚴重車禍,因此我也相當謹慎,不敢騎太快。

其實慢並非理想的彎位處理,過份減速容易人仰車翻,我認為最妥當的方法還是像賽車一樣減慢至適合速度,盡量取直線以達至最少的減速,再於彎道一半加速脫離。另外不斷的煞車會嚴重損耗車輪上的煞車片,所以我減速時都會挺身擋風以增加風阻,再輕按煞掣以減低損耗。

DSC_1017就這樣騎了近半天,我們終於平安抵達八宿,感覺是鬆一口氣多於享受。這對我來說,又比跨過海拔甚麼甚麼的高峰更像個里程碑,如果說爬坡是堅忍和毅力的考驗,那七十二拐就是專注和謹慎的試煉,我們總算是順利渡過。當然,這也意味著我們更接近拉薩,距離布達拉宮又更進一步了。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紅拉山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 Cycling 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