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世桃源之營商有道》

Day 36-37

離開大理後,我們趕往百公里以外的沙溪古鎮。沙溪並不在原定路線中,是旅居大理的Carol告知我們附近有這懷舊村莊,說是真正的樸實古鎮。沙溪隱蔽在群山當中,不但要翻過山丘,還要比原本多騎近五十公里(來回),但我們聯絡了在沙溪辦旅館的順德廚師梁哥,希望能暸解他的故事並跟他學做飯,再者能一睹古鎮風貌,這些路也不算是甚麼。

20130722_150120

騎出大理,周圍風光明媚而且道路廣闊平坦,一直保持以時速二十多公里騎行,相信要準時到達「其實唔難」。不過當我們拐進一條鄉村小路後,柏油路就轉為泥路,沿途的居民都提醒我們前面路況更差,勸我們及早回頭。

到沙溪的路有兩條,一是像這樣向西面騎二十多公里,二是先向西北面騎三十里,再繞回頭向西南面多騎二十多里,所以我們這條可算是捷徑。那時我們都不相信前路會惡劣得連騎也騎不過,便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繼續騎,反正再難騎也應該比騎五十公里快。

20130722_133731

一直騎進去,路況果然每況愈下,可能昨晚下過雨,不單滿是泥沼,還有異常陡峭的長坡。一個路過的司機直接說這條路連車也過不了,叫我們都別再騎。我們只能在泥濘中打消前進的念頭,但這樣路程就要大幅增加,還要算上剛才白騎的幾公里路。預期的進度落空,又要騎冤枉路,加上難以避免的遲到,我們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敗感。

DSC_0682

意志消沉的我們騎了幾個小時後都覺身心俱疲,此時天色漸暗更下起雨來,但距離沙溪還有一個長約二十多公里的山丘。我們一下子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以現時的體力在風雨爬坡恐怕要兩個多小時,而且不太安全。經過一番商討後,我們本著「反正都要騎這條路出來,又不是原定的行程,不算是偷搭車」的心態,搭上了一台貨車並趕在天黑前到達沙溪。

沙溪是預期之外的簡樸古雅,是真正的古舊房屋,但仍然有民居及商店,感覺就像回到過去一樣。我們繞過迂迴的巷弄,急忙走到梁哥的旅館打算跟他一起做飯,但原來他已經吃飽,還特意為我們留下豐富菜餚,我們唯有一面不好意思的享受滿桌的佳餚。飯後我們走到遠離人煙的小村莊,他讓我們住在一間民宿中,算是他更僻靜的分店,並在天台跟我們聊了很多生意經,還談起他的往事。

DSC_0722

來自順德的梁哥本來在大公司工作,卻因為一次旅行重新發現自我,及後因興趣兼職在順德經營戶外俱樂部,於周末舉辦攀岩團。他的創業道路並不平坦,生意一直虧本,但他熱愛攀岩,一句「年輕,輸得起」,即使虧損亦用心經營,更因此結識了不少朋友,為他贏來了寶貴的人際網絡。

後來他在攀岩活動中結識了一個旅館老闆,更受其啟發,開始四出尋找適合發展的土地,結果被這幽靜純樸的古鎮所吸引。他毅然辭職並結束俱樂部,就此在沙溪紥根,苦苦經營兩、三年後旅館的生意也穩步上揚,連老外也會慕名而來。展望將來,他遙指著遠處的一棟民房,說他打算有資金就買來改建為酒館。

我是由衷的佩服梁哥,先不論他能賺多少,就算他沒開分店、不打算擴張,我也認為這樣的人生是成功。你總能把他的成功要素都歸納為運氣,從員工到老闆,再到奮不顧身的辦旅館,他兩次都碰巧遇上貴人為他帶來創業的靈感,但忽發奇想不會導致成功,再完美的構思不用心實踐也只是個泡影。

他也經歷過失敗,虧損的攀岩事業可以使他意興闌珊,但他不以商人而以攀岩愛好者的姿態去營運,每個抉擇都忠於自己,為自己的熱情而犧牲。他富眼光、具野心,又把握到每個機遇,但更難得的是他在走自己的路,他是為自己而活。

20130723_162150

反觀許多營營役役、披星戴月的人,從不去思考自己希望追求甚麼。在壓迫的社會中,我們連自己的興趣也搞不清楚,每天就只懂幹活,究竟活著的意義何在?是否有三餐溫飽、有房有車、組織家庭、生兒育女,滿足這些現代人的基本需求就足夠?這些所謂的基本又是否足以達至快樂?

五十年後,你可以在你位處山頂白加道的別墅愜意地在花園安坐整個下午,你的兒孫在旁與寵物嬉戲,而你則享受暖和的秋陽,這會是你所追求的嗎?你說這太奢華,你只想過安穩簡單的生活,那當你擁有耗費半生所得來的舒適生活,你又是否會感到真正的快樂?

或許你撫心自問後,你內心真誠的告訴你那答案是「會」,你認為這就是快樂。若是如此,那就一步步的實踐這個夢,像梁哥般一路走來也只是隨心意而行,將精神都貢獻在自己的熱情上,讓夢想在這隱世桃源裡發酵。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大理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 Cycling 單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