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遇故知》

接連幾天就是不斷趕路,八天下來我倆從深圳騎到廣西的南寧,共騎了約872公里,平均每天約109公里。如果以香港路線作比較,109公里大概是從屯門進上水,再騎到西貢,然後到將軍澳,最後經觀塘由青山公路騎回屯門。這段路即使搭車也覺得累,而我在香港最長也只騎過89公里,事後還休息了一整天,可想而知這八天對我來說絕不是易事。

每天騎畢後我都想在旅館倒頭就昏睡到天明,但每晚也忙於檢查單車、寫網誌、確定路線等才能入睡,睡醒就吃個早餐再開始騎,而且還不是雲南西藏那種青山綠嶺,而是大陸城鎮間沙塵滾滾、烏煙瘴氣的公路。路上確實有不少值得懷念的人與事,每個都值得寫成獨立的故事,但每天痛苦不堪的騎行令我們不得不加緊腳步,希望盡早回歸大自然。

20130619_110109

20130619_153216

旅程的早幾天我們都不斷爆胎,這可能是由於路面較多玻璃刺破內胎,也可能是Isaac單車的外胎過於殘舊薄弱,為免再耽誤行程,我們到達羅定市後就騎到市內的單車店買外胎,郤因此意外結識了一眾騎友。

羅定是廣東省內的小城,仍然以粵語為日常用語,我們跟這班騎友自然也以粵語溝通。雖然我們以英語和普通話溝通也沒問題,但終究沒有講母語那麼自然和爽快,結果這夜我們在店內都聊了很久。

我們的話題除了各自的騎車經歷和香港的事物外,當然也少不了「進藏」,原來單車旅行在大陸頗為流行,聽他們講這季節每天竟有差不多百多人進藏。我早在出發前就曾聽聞從四川(川藏線)或雲南(滇藏線)騎車進藏不是新奇的事,但也沒想到會是如此瘋狂!如此艱難的路線也能吸引這麼多人,似乎大陸人很愛吃苦⋯⋯

當然,要騎五千多公里到印度是個更艱辛的旅程,有騎友呷著一口煙,微笑說:「年青想幹麼就幹麼吧!」又不斷叫我們加油。雖然路上遇到的盡是素未謀面的人,但他們說的每一句「加油」,其實都逐漸為我累積起信心,而香港好友不斷的支持也令我覺得不能辜負他們,而更重要的是,我不能辜負了自己。

vlcsnap-2015-02-27-23h30m35s191

這時一個黝黑瘦弱的男人走進店內,別人馬上說他就是進藏路上從未爆胎的騎車神人,我們自然希望他能指點迷津,但他卻謙虛的說爆胎與否其實說不定,還是要看運氣。那時我們還有很多疑慮,提到我們那兩台才一千多塊的單車時,他就說有人騎幾百塊的爛車來爬坡也比他快:「所以你們這樣的車就可以了,騎甚麼車其實並沒所謂,最重要的是人。」這個我向來也相信的道理,由這過來人口中說出來,竟然安撫了我戰兢的心,似乎又真的不必再擔心些甚麼。

談得興高采烈之際,一直言談不多的單車店主阿志突然提議明早送我們一段,這當然是無任歡迎!多聊一會後,我們就跟一眾騎友道別,及早回去休息以養精蓄銳。即使大家才剛認識,但對單車和追尋理想的熱情都把我們連繫著,這個夜晚我們就像久別重逢的老友,笑談車輪上的風光。

翌日早晨,我們就跟阿志還有另一位騎友阿盛踏上旅途,他們騎車總是保持著均速:爬坡時用力,平路則放鬆,跟我們正好相反。那時我還以為這樣會更省力,後來也管不了多少,因為車背的行李實在太重,小斜坡還可以,但我根本難以在較長的斜坡衝刺,還是在平路追回他們較實際⋯⋯

day7b

我們一起騎到廣東西的交界,原以為握個手拍個照就會道別,但此時阿志卻從背包內拿出香蕉和乾糧送予我們:「路上要好好補充體力,不然就很辛苦了!」旁邊的阿盛則帶出兩張明信片,跟阿志即時寫了幾句話再送給我們。也許這都是些普通不過的東西,但這份體貼及心意令我至今依然難忘和感動,謝謝你們!

day7a

e7a59de7a68fe58da1

「年青想幹麼就幹麼吧!」我想著這句話,帶著阿志的糧食和阿盛的明信片,又重新上路。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FreeWider facebook專頁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 — 啟程
Fitz單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