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隊友加入!》

Day 38-39

在沙溪稍息了兩天後也是時間動身,這次我們得於兩天內騎往香格里拉。我們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翻過兩個山峰後,又回到熙來攘往的國道上。那一刻有種穿越時空的感覺,我們從與世隔絕的隱世小村回到現實世界,好像到了《海賊王》裡那無人知曉、傳說中的空島,然後又重回大海上。

趕路期間我們都不禁緬懷著過去幾天的經歷,從有緣遇上的外國騎友Louis、Moon到移居大理的加港情侶Carol、Ding,再到於沙溪經營旅館的梁哥,這些人都樂於分享其截然不同的故事,每次都讓我捨不得離開,特別是在大理我們掙扎了良久才上路。記得出發那天的早晨,Moon跟我們吃過早餐,再在古城內擁抱道別,這是一份難得的友誼;我又記起我們拿著攝影機在訪問Ding,他七情上面地訴說對印度的感覺,說是個與別不同的奇妙國度。

20130724_145600_20130726172420552

我們邊騎邊回憶著這悠閒時光,不知不覺就騎得很慢,如非要考慮簽證到期,相信我們會在大理逗留更久。最近騎得疲累或者沒精打采,我們就會一直騎,直到有商店就停下來買冰棒(雪條)吃以補充能量(實則是獎勵自己),大陸的冰棒大概兩到三塊就有不少的選擇,實在令我們冰不釋手!

這天我們要騎到虎跳峽,留宿一晚後再騎一百公里、攀升1500米到海拔高度3384米的山峰,再衝往香格里拉。騎進虎跳峽前我們遇上廣西人黃華,他魁梧的身軀配著一頭凌亂的黑髮,外型酷似《天龍八部》的喬峰。他計劃從廣西騎到拉薩,曾於廣西遇上Isaac,自這天起我們並肩騎到拉薩。

其實騎友間組隊是相當頻繁,不少人都是在昆明或四川的青旅相遇,或在路上遇到,然後就結伴同行,更有人跟隊友不合拍,索性加入其他隊伍。至於我們則一直維持兩個人的狀態,雖然曾經跟其他人一起騎車,但感覺就只是大家一起騎,沒有團隊的感覺,因為最主要的交流還是局限於我們兩人,從來沒有人真正進入我們的世界,而黃華是唯一的例外。直至現在,我都會感覺FreeWider是我們三個人的,因為我們並肩騎過最艱辛的路、在最困難的時刻扶持過對方。至於到底為何是黃華而不是其他人,這個連我自己也說不定,大概這就是緣份吧?

20130725_104055_20130726172220921

正宗「插旗」

翌日早晨出發,甫上路已經是爬坡,而且還下著雨,在高海拔下這點微雨卻成了寒冷的催化劑,霎時間氣溫急降,彷彿進入另一個世界。騎了約二十公里後,雨勢突然加劇,還好前方及時有隧道,我們立刻衝刺進去當作避難所。這裡面又有不少騎友在避雨,有個六十幾歲的老頭說要騎到拉薩,還有三男兩女的廣東騎車團,聽說沿途更有幾歲的小孩跟父親一起騎,似乎在大陸不論男女老幼都愛騎車到西藏⋯⋯

我們靜心等待雨勢放緩就馬上起程,這1500米的爬升也算是個挑戰。我一直按著自己的步伐爬坡,沒有半點怠慢,總算能緩緩的騎上去,只是天氣驟變,暴雨停後卻另起大霧。此刻前方盡是濃厚白霧,能見度只有大概十數米,連陽光也遭遮蔽,把周遭都變得陰暗。我們連迎頭車也看不清,這對於在公路騎車是挺危險的,唯有減速並拉近距離,以整齊隊形緩慢前進,同時揮動電筒,希望能警示前方的迎頭車。

vlcsnap-2013-07-26-18h03m05s2181

霧厚成這樣還要拍⋯

vlcsnap-2013-07-26-18h00m53s2501

我們騎了四十公里後,終於抵達高度3384米的頂峰,但仍然身陷霧區,濃霧的濕氣造成刺骨的冰冷,這裡是真正的高處不勝寒。路旁的小木屋內有婦人在賣熱騰騰的玉米,但略嫌昂貴,我還是吃那種乾巴乏味的能量餅乾。頂峰實在寒冷,我們也不敢久留,匆匆離去。沿途是不斷的上下坡,不久終於出現微弱陽光,雲霧也逐漸散去,我們才發現周遭的建築都帶有藏式特點,似乎我們終於進入藏區。

20130725_125124本以為這好天氣會持續,誰知午飯後又下起雨來,雨勢更不斷惡化,這次路旁都沒有避雨的地方,結果被迫在暴雨下騎行。我們的防水褲都擋不了這麼大的雨,於是弄得渾身濕透,眼見前面只餘下平坦的公路,我們就加快腳步趕往香格里拉,還好騎了不久總算到達! 

剛組成三人團隊就遭遇暴雨濃霧,是意味往後會充滿挑戰還是代表「貴人出門」?總之,我們終於到達香格里拉,一個被喻為世外桃源的地方,像在大理和沙溪一樣的經歷會重現嗎?實在令人期待!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麗江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 Cycling 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