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小生遊古都》

Day 25-27

之前養傷期間,我們並沒有在昆明久留,反而跟香港好友Simon一起搭火車到麗江。麗江是個雲南城市,裡面有三個較著名的古城:大研、束河、白沙,當中大研已經過度發展如同露天商場,束河算是平衡,街道也滿是商店但不覺擾人,白沙則最為古樸但未及沙溪。

昆明老麥
昆明老麥
dsc_0552
昆明火車站金牛

dsc_0553

我們搭火車都選硬座一排有三座位的那邊,坐我們對面的是三姊弟,整程車都在上演家庭欺凌劇,兩個姊姊老是在恥笑、欺負弟弟,但這個小男孩又確實是傻呼呼的,而最大的姊姊說話老成,感覺很機靈可愛,逗得我們很歡樂,實在很想跟她瘋狂聊天。

dsc_0565
中間的就是大姐

在昆明結識的寧波人周挺這時已經跟他老婆在束河,還向我們推薦他正在住的青旅。在昆明道別後我一直不捨得周挺,他視我如親兄弟一樣,很是照顧和關懷我,我也相當珍惜這次重聚。這間青旅面積蠻大,都是古雅的木建築,花園旁還有間玻璃屋做咖啡廳,晚上更有樂隊演唱,算是間不錯的青旅。

20130713_102050

環境是挺好的,但職員卻不太靠譜,竟然把床位都調亂!他只給一條寫上床位號碼的鑰匙,再告訴我們其餘兩個號碼。我們不以為然,放好行李就去找周挺,後來回到房間時卻發現有人在我的床上!我當堂嚇一跳,他卻說他的鑰匙寫著這床位,我一看確實無誤就去找職員問,他卻愛理不理還建議我們自己解決,但這分明就是你的失當,還要我們負責?我跟他理論,但他竟然跑掉了!這還是人嗎⋯⋯最後我們跟那室友溝通一下,他跟我調了床位,總算是息事寧人。

擾攘一番後,我們終能與周挺夫妻共晉午餐,再搭車到大研古城,也就是過度商業化那個。城內盡是石板路及木建築,這的確是挺漂亮,但周圍的商鋪都是千篇一律,大部份店鋪還要播相同的一首歌,我們只逛了一個小時就覺枯燥煩厭。被疲勞轟炸後,我地去了一間有現場演唱的咖啡廳,還以為挺有風味,誰知點了餐以後就開始播CD,而那杯昂貴咖啡連香港最爛的茶餐廳也比不上,絕對是伏已中。

dsc00367

dsc00370

dsc00369

dsc00363

我們跟周挺夫妻搭車回束河,他說他吃不慣川菜滇菜,又不習慣沒海鮮,因此剛才買了菜,打算回青旅煮跟我們分享,但回去以後青旅那邊竟然說「自助廚房」是員工,周挺氣得立刻跟他們理論,但也無補於事,於是我們就拿著菜去餐館,提供食材讓廚師煮。周挺夫妻一直在廚師身旁指點著他要怎樣煮,先煮甚麼然後又煮甚麼,也不斷叮囑他不要放太多油鹽,場面相當滑稽。

飽嘗這美味晚餐後,我們就夜遊束河,這邊算是比大研多元化,也沒那種「觀光聖地」味道。翌日早晨,周挺夫妻要出發往香格里拉,我們終於要離別,我還寫了張明信片送給他,只是送禮時氣氛有點gay。

送別過後,我們再前往大研古城,打算按網上資料搭7號巴士到藍月谷,但在車站就只有5、6、8號,卻沒有7號。「你們去雪山嗎?」在車站不夠五秒,一個中年婦人隨即走近,還問我們是否要搭7號。原來所謂的7號車就是那種小型客貨車,我們猜真正的7號線大概是取消了,然後就給這一眾司機騎勢,並趁機抬價,原本¥2的車費竟竄升為¥10!不過她說可以幫忙逃票,讓我們不用付每人¥185的門票,因為當地人進景區不用錢,於是向我們開價總共¥200。

我和Simon都暗中叫好,但Isaac卻不屑這種坐地起價的商業手法,亦討厭大陸的昂貴景點風氣,堅持要價¥150。那婦人亦不是省油的燈,先裝可憐後裝腔作勢,總之是不願減價,結果只有不歡而散。至於一直在旁吃花生的我們,其實都情願為Isaac付那僅僅五十塊,不過看他們吵得臉紅耳赤也只好作罷⋯⋯

頓失目標後,我們唯有轉往白沙古鎮進發!這裡歷史較悠久,而且人跡稀少,甚具古村風貌。白沙內也有不少咖啡廳,但感覺悠閒,我們發現其中一間有個穿圍裙的外國人,於是就進去打探一下,原來他是羅馬尼亞人,以前在巴黎唸漢語,打算在中國繼續進修,因為咖啡廳老闆提供食宿就此當義工並練習中文。

dsc00373

20130713_162824_20130716144257509

離開咖啡廳後,我們到處閒逛,再回到束河吃晚飯,然後就去搭火車。終於要回昆明!

原文載於 FreeWider網誌《搭車到歐洲盡頭》

更多:
從香港騎單車到印度-沙溪
FreeWider其他文章
Fitz Cycling 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