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女去跳舞(二)—學舞「心」要軟健體舞(aerobics)始祖是美國的 Ms Jackie Sorensen,在1970年代開創了以舞蹈形式來進行有氧運動。80年代,再由影星Ms Jane Fonda大力推行之。後來一路發展、演變,原來Funky 也屬於健體舞,還有 Thai Boxing Aerobics , Kick Boxing, Hip Hop Aerobics 和 Belly Dance等等等等。 聽說我們的導師是肚皮舞高手,時有表演呢。

雖然我愛好運動,但自知肢體智能不高,所以要厚著臉皮的學。同學仔大都是我的師姐,一直都在跳,跳完course又一course,步法很自如。老師會不時瞄一瞄我這初哥,糾正提點一下。不過有一些複雜的節奏和步法,我真的跟不上,有的不明白,有的做不到,有的令我完全無奈……除非有一對一補底時間,我要slow learn 才行啊!

要面對自己的笨手笨腳,當然高難度,但可趁機操練一顆柔和謙卑的心 (gentle & humble),待人處事上一定無往而不利。之前學琴也是late beginner,在30而立之年,才開始學古典鋼琴。慶幸雙手算是能夠協調,停學前總算可以彈到二級書,不枉用上的琴費和琴室。

我們的舞步是混合低撞擊和高撞擊的,「低撞擊」就是任何時間有一隻腳著地,如低踢腿、提踭和滑步。「高撞擊」就是雙腳有時完全離地,包含跑、單腳跳和大字跳。過程中包含warm-up 和 cool-down,沒有甚麼閒站的空間。雖然身在冷氣房,每次也變成汗女。導師是連續兩小時教兩堂,她超級專業不出奇,但有幾位師姐也是連續跳足兩堂兩小時,欽佩也! 想起當我跟人說自己跑半馬、全馬時,他們大都目定口呆,如今恍然大悟了。

更多:
跑女去跳舞(一) —有耳聽的就應當聽
Gym房的宇宙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