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可以

上星期六晚在觀塘跑完《The BackStreet街後》,星期日早上4點便起床梳洗,準備會合兩位朋友上山頂廣場參加《揹水一戰》15公里賽事。

從報名、添置必要裝備、兩次試行到正式參賽當天,我都對自己能否完賽半信半疑。走15公里完全不是問題,去年參加《盲俠行》已經試過整夜不眠走20公里了,教我擔心的是那4.5公升水,從來沒試過負重走那麼遠那麼久,完全不清楚自己的極限。兩次試行時遇上長長的濕滑石級,才發現陪我跑過400多公里的跑鞋原來已有點磨蝕,抓地不穩,每走一步都似要踏空下墮的感覺很不安,更削弱了我參賽的信心。

但有兩個原因令我一往無前頂硬上。一是朋友的扶持。有經驗的師兄得知我參賽後,便馬上告訴我很多實用的備戰貼士,如果沒有他提醒,我根本沒想過需要提早借竹籃回家、用豬腸膠包好揹帶避免肩膊受傷。事實證明他的建議絕非過慮,現場所見差不多八成參賽者都有為揹帶加工,可見細節這回事,始終都要靠經驗累積才能一一發現,有人願意跟我分享經驗,也是讓我感動的事情。同行的兩位朋友都是《揹水》初哥,又不是運動健將,雖然咀裡說只會hea行,實際上都盡了能力做好準備,兩次試行和正式參賽時又對我照顧有加,這都令我無形中積極起來。朋友有時就是不用多話,一起去做一件健康的事情,談笑之間,就會互相得到啟發和鼓勵。

原來我可以_02
加上食水和沿途派發的補給品,重量早就不只4.5公升了

二又是因為跑步。以前我做甚麼都很容易半途而廢,每遇困難就怕煩,找藉口逃避。跑步之後,對所有事情的耐性和專注都不知不覺增強了,遇到難題就面對現實,專心想對策,不再浪費時間在傷春悲秋上。跑鞋不防滑嗎?添置一對行山鞋就好;揹帶保護不足嗎?自行加工就成;4.5公升水很重嗎?沒嘗試過又怎知道自己不行。結果,我的高筒行山鞋因為鞋側兩旁的保護太硬,跟久行引致腳腫的右腳眼磨擦造成紅腫,我幾乎全程都痛得一拐一拐,4.5公升的重量反而忘了。途中看到一句標語,大意是這樣的:你一陣,但農民要一世。我突然覺得,痛苦可以是相對的,視乎你把自己放得有多大,是否清楚承受痛苦的目的是甚麼。比賽裡的適量痛苦是意志磨練,生活裡的痛苦卻是避無可避,不服氣,就得咬牙面對。常常聽說馬拉松選手跑到大小腿同時抽筋劇痛也要完賽,也許都因為不服氣:跑了大半,怎能放棄?到達終點,或者解決了生活上一個難題,不保證你以後跑馬都不會抽筋,不保證你以後人生都會一帆風順,但曾經戰勝痛苦的經驗,就是你日後遇強越強的信心來源。

最後想說一段賽前小插曲。我們早了到達山頂,碰上比我們早出發的挑戰30公里組別整裝待發。朋友在旁觀察了一會,不禁問我:「妳覺唔覺呢,佢哋個個啲口面都埋一箸咁?」的確,健兒們位位身形fit爆,但個個如赴戰場一般,不苟言笑。鬥快,要講體力講策略;比賽,不同兒戲,認真點也不為過。但運動原意不是要令人開心的嗎?競勝之時,難道就容不下多點寬容?

我跟兩位朋友對望笑笑,沒有結論,繼續等麥記開門醫肚。

原文及更多圖片載於 INNIE CCY博客
https://innieccy.wordpress.com/

更多:
「THE BACKSTREET街後」- 藝術導賞,不如跑入鬧市
Innie Ccy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