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野公園 夢與價值_f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在其個人博客,以草原居主人身份,發表了文章《郊野公園:夢與價值》(原文亦刊於《立場新聞》)。以感情角度去看香港郊野,提出「社會仍然有人未明白或不重視郊野公園對整體香港人的『價值』,最近幾年的辯論,說到底是『價錢』與『價值』的對壘。」

是的,與地產商,或傾向地產商的特政府,談郊野保育,就像與虎謀皮,主要原因就是以牛頭搭馬嘴。我們要保護的,已不單是郊野的樹林生態,而是大家對大自然的態度。

原文在此

「夢裏我走向羣山,來到岔口,左邊走向較矮的山坳,右邊的小路指向高聳的山嶺,選了右邊上坡,來到眼前的山峰,發現前面有更高的山,唯有再往上走,如是者多次失望,多次以盼望的心情再上路,途中有少許驚險的攀爬,不過終於到了臨近懸崖的制高點,逗留片刻,視野遼闊,胸懷舒暢,繞到山後,右拐徐徐下山,左面是大海,途中經過溪流和村落,部分尚有農耕,部分則已荒廢,來到海邊,沙灘廣闊,水清沙幼,海的彼方有山嶺橫亙,忽然來了比人還高的湧浪,幸好站得高沒被捲走,沿着小徑再往前走到了渡輪碼頭,上船後才知途中會靠泊荒涼小島,那裏有紅樹林和鳥類保護區,可惜不能久留,船很快回到港內,已是黑夜,但見巨型廣告牌炫目襲人,上岸後人頭湧湧,擠迫不堪,高樓間的縫隙滿是車輛,川流不息,嘈噪萬分,廢氣充斥,呼吸困難,人在窒息感中夢醒。」

自然馴服夢魘
某年墮馬,腦部動了手術後,每晚都與無數的「夢」糾纏,只要閉上眼睛,心中就立即呈現紛雜的影像胡亂疊加和串連,腦海不斷波濤洶湧,整夜無法真正睡眠,造成很大的困擾,後來想了一個辦法,上牀後主動「靜觀」過去旅途中所見的山川風景,例如站在喜馬拉雅山脈脊線俯瞰腳下羣山的影像,發現頗能鎮壓失控的胡思亂想,經過時間不短的鍛鍊,「夢」開始略有故事內容,而不再是無意識的影像亂流,雖然跟正常人比依然不算完美,但已經是康復路上的跨越式進步。

當然夢中的故事次次不同,但是重複出現的山嶺、河溪、大海等,大致都是大自然的風光,為我帶來稍為安寧的睡眠狀態。過去數十年山野行旅所見的美妙風景,無意中成為最佳靈藥的儲備,解救了腦部受傷衍生的後遺症。我在香港「行山」,絕大部分走在郊野公園之內,透過這次親身體驗,我深刻體會到郊野公園對人的身、心、靈的正面作用,以及香港郊野公園蘊藏的無法以金錢計算的價值。

香港不斷有人指郊野公園「浪費」地方,認為應該切割郊野公園土地用來建屋,並聲稱可藉此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這是站不住腳的悖論,持有這個看法的人們基本上只懂「價錢」,不懂「價值」。郊野公園  夢與價值_002欠缺聚居條件
先談悖論,只要細心看高空航攝照片或者高分辨率衞星圖片,便可清楚見到香港可供建設公屋和居屋的平原地很多,「沒有土地」的說法絕不成立,因此根本沒有需要向郊野公園開刀。

再檢視郊野公園的實際情況,它們成立時以水塘集水區為設計起點,也因此基本上是山區。飲水是人類生存的必要條件,因此香港的集水區從來嚴禁任何污染,包括不得住人排污,此外香港的山勢陡峭,到處隱藏滑坡的危機,在山裏建屋是漠視地理條件和製造事故,因此郊野公園是不能用來開發的。我們又必須從以前的屯門新市鎮和相對近期的天水圍新市鎮汲取血的教訓,認識到把基層市民集中遷去遠離市區和沒有就業機會的地方,會因為無聊與無助的氛圍,製造家庭悲劇和社會問題,負責任的政府不可以重蹈覆轍,再把人們流放到不毛之地。

郊野公園遠離支援集中居民點必要的條件,包括道路、食水、電力、煤氣、電信、排污渠道等基礎設施,還有作為生活關鍵的就業機會,前者勉強可以花天文數字的巨資興建,後者卻不可能憑空以魔術變出來,因此在郊野公園建屋解決香港廣大市民房屋需求之說,是沒有經過城市規劃專業研究的空想,徹底脫離生活的現實,如果勉強要在郊野公園內建屋,恐怕只有想擁有無敵風景而又不怕沒有職業的富人才能住進去,但是這樣能解決香港廣大市民的「住屋問題」嗎?

呼吸與安寧
以上談的是理性角度,不過郊野公園對香港人最重要的地方,是平等地為所有人提供一種無可替代的價值,不論貧富都可以去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置身寬敞的天、地、海之中,釋放城市擠迫生活造成的精神壓力。站在山巔之上,不管是鳳凰山還是無名山峰,頭頂穹蒼,腳踏大地,享受靈氣浸淫,重拾做人的根本。行進在山嶺之間,路徑蜿蜒曲折,風光柳暗花明,以腳步寫下人生的軌迹,以汗水洗滌塵世的勞累,山我融為一體,返回城市,山嶺的惦念成為生活的支撐。

轉個角度,郊野公園讓我們看到蘊含多樣生物的生命世界,春天滿山欣欣向榮的嫩綠、四季輪流盛放的野花、清涼靜寂的樹林、多采多姿的蝴蝶、蜻蜓、飛蛾、雀鳥等,滋潤大家勞累到枯竭的心靈,抵銷城市埋在我們心中的冷硬。又或閒坐山野,欣賞藍天雲卷雲舒,夜觀星空,細賞銀河星月,感應長宙廣宇,然後知自己的渺小,心中生起安寧。

「價值」> 「價錢」
以上所說的感性經驗,觸及靈魂深處,到過郊野公園的人大概都能感應和理解,也因此明白郊野公園擁有的無窮價值,以及認同它們是香港人非常珍貴的共有資產。遺憾的是少去郊野公園的人,出入汽車代步,室內日夜空調,失去了與自然的連繫,根本無法與天地萬物產生感性共鳴,也因此看不到郊野公園的「價值」。在他們來說,土地是金錢的代碼,郊野公園的土地與城市他處無異,只要「價錢」上說得通,沒有理由不加以利用,不過在風光如畫的郊野公園內插入幾座盡攬美景的別墅,平民百姓要站在屋後看風景,等如把老鼠屎掉入白粥,很小的干擾造成巨大的破壞,是把個別人的一次性金錢盈利置於全港所有人都有份而且永遠存在的價值之上,這是他們不管或不明白的。

郊野公園  夢與價值_003
作者鳴謝:流浪攝

郊野公園不能建屋道理簡單不過,硬是有人要拿郊野公園土地用於個別集團的「地產項目」,反映至今社會仍然有人未明白或不重視郊野公園對整體香港人的「價值」,最近幾年的辯論,說到底是「價錢」與「價值」的對壘。

更多:
「CY下台」我真係頂你唔住呀!
司馬文: 停止在郊野公園塗鴉
讓斬樹黨無所遁形
Fitz Hiking 行山

分享
Toby
媽媽說我出生的時候,她作動時是望著望夫石,祈求大家平安。年少時也經常跟父母上望夫山。今年,終於可帶媽媽上鳳凰觀日。未來希望能與她攀登更多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