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鵝耳櫪 Carpinus insularis 樺木科枯花

香港植物界近年大豐收,找到不少本地獨有的物種,除了香港水玉杯,還有香港鵝耳櫪。香港獨有,為何如何珍貴呢?談植物大有學問,讓我們跟《尋花》作者、植物達人葉曉文一起尋找香港鵝耳櫪。

香港鵝耳櫪是2014年發現的本地獨有植物,屬於樺木科,只有二米的矮小喬木,行山客也不易發現。全球只有港島的山坡曾找到,現今只發現十棵的香港鵝耳櫪,極為珍貴。原來香港獨有品種,也靠網民出力,資深行山人仕先發現它們,放到網上,引來學術圈關注,之前香港一直都沒有發現鵝耳櫪屬的植物,當年發現也震驚植物界。

葉曉文憶述尋找香港鵝耳櫪的歷險,地圖上的山坡陡峭,等高線異常密集,現場大量碎石,稍一不慎,便會掉下石澗。時值四月中,花落果生,只能找到三兩串快將枯萎的小花,形態獨特,有點像有待孵化的蟲俑。

為何香港鵝耳櫪全世界數量如此稀少呢?葉曉文估計港鵝耳櫪棲身在斜坡上,地形所限,研究人員難以發現,種子亦不易傳播。

幸好它沒有藥用或經濟價值,不像可止咳祛痰的桔梗和跌打用的華重樓被濫摘,暫時免受破壞,處身山坡接近行山徑,希望行山朋友愛惜花草,切勿破壞,不然可能誤傷僅有十棵的香港物種。對於香港鵝耳櫪,最大威脅是政府。如政府向郊野公園開刀,作住宅地產發展,不單是香港人的捐失,也可能消滅世界的一種植物,影響深遠。

除了香港鵝耳櫪,不少鵝耳櫪也是極珍貴,當中要數普陀鵝耳櫪,野生的普陀鵝耳櫪全球只剩下一株,在淅江的普陀山內。中國官方因此使用科技進行大量人工繁殖,避免普陀鵝耳櫪的絶種。

想知道更多有關香港鵝耳櫪的故事,留意年底,葉曉文的新書,《尋花》的第二集,繼續跟大家尋找本土原生物種,用畫筆和雙腳共同打開香港的植物寶庫。

香港鵝耳櫪 Carpinus insularis 樺木科初放之花序
香港鵝耳櫪 Carpinus insularis 樺木科果序
圖: 香港鵝耳櫪 Carpinus insularis 樺木科葉子
羊角拗 Strophanthus divaricatus 夾竹桃科
雞骨香,金錦楓 Croton crassifolius 大戟科
角花烏蘞莓 Cayratia corniculata 葡萄科

原文載於TrailWatch徑.香港 by Yuen Yan

更多:
另類行山秘笈
TrailWatch徑.香港其他文章
Fitz Hiking 行山

分享
Trailwatch徑‧香港
郊野公園及郊野保育特別地區佔香港總面積達四成。這些珍貴而無可替代的自然資源,分佈於不同地區,讓所有人都可享受大自然的景致,必須加以保護。 然而,政府部門尚未建立相關的管理計劃,同時城市發展的需求亦持續威脅着郊野公園及自然地貌。 徑.香港提供手機應用程式服務讓使用者記錄行山及郊野活動,與其他使用者分享見聞記事,從而積極參與監察郊野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