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行山 路線:萬宜水庫東壩 – 錨形石紀念碑 – 花山 – 白腊仔/七重石灘 – 白腊灣 – 西貢萬宜路 (請由熟悉附近山徑的朋友帶領前往,免生危險)

起點/終點交通:
的士車資由西貢碼頭至萬宜水庫東壩約 $100-110,若無的士在東壩等客,返回西貢那程電召的士或須另加數十元,若時間充裕,亦可徒步往來北潭涌與起點/終點

飽覽破邊洲鬼斧神工後,循原路上山返回觀洞坳途中,在路旁看到一株吊鐘花,萬綠叢中一點紅,甚是搶眼。在觀洞坳稍息後隨即向白腊方向進發,緩緩下坡至一岔路處,左方有明顯小徑,而郊區地圖並無列出該小徑,由於附近一帶十分開揚,迷路機會不大,大家便帶着一點探險精神左拐小心探路看看。

不消一會便來到懸崖邊緣,山崖鋪滿略為傾斜的岩柱,蔚為奇觀,腳下岩石亦非常特別,皆因此處風化嚴重,岩石中的鐵質被析出並累積在節理間,形成奇特的斑紋。望向破邊洲方向更是目不暇給,「萬柱海岸」絕不欺場,顏色、高度各異的火山岩岩柱多不勝數,與洶湧的太平洋波濤日夜爭戰,不少岩柱早已耐不住海浪沖刷,俱往矣,僅餘下基座。萬柱擎天,自崖頂觀之,確是攝人心魄,但切忌為了拍照進入忘我境界走近崖邊,天堂與地獄不過數步之遙。

西貢行山
萬柱海岸

續向前行來到一片平地,地面滿是碎石,旁邊山坡的「壁畫」實在是太抽象了,一大片淡黃色的岩石夾雜着褐黃色的裂隙。崖邊有一棵樹,頗為易認,於此亦已可遠眺白腊仔。覓路返回地圖所載路線,須留意附近支路繁多,先行弄清方向為宜,最好有熟悉附近一帶的朋友帶路。

走着走着,身後的萬柱海岸已不見蹤影,眼前出現兩個海灘,中間由一小岬角相隔,較近的一個為七重石灘,據說石灘上有七層石,可是 Eric 眼力不太好,不就是石灘嗎?下降至石灘也是不太容易的事,雖然路徑大致清晰,但略帶崎嶇,須在近乎垂直的岩壁上找踏腳石。眾人小心翼翼抵達七重石灘後小休片刻,環視四周,灘上全是石春,與白腊沙灘可謂天壤之別。

西貢行山
木棉洞

然後問題來了,白腊已是咫尺之遙,本欲避開翻過山頭而打算在岸邊覓路而過,惟此路不通,而旁邊山徑亦陡峭非常,探路隊全變成四腳生物方能上行,只好折返石灘覓路翻過岬角。在密林中有一路口,很快便重見光明,景觀開揚,在岬角頂亦可見白腊村的村屋,但走着走着發現不太對路,前路忽然埋沒在草叢之中,其後轉而走另一條小路亦是如此,就是這樣看着目的地就在眼前卻沒有去路,若是根據地圖,路況不應如此。友人拿指南針、地圖出來核對,發現所在位置與原定路線略有偏差,懷疑有另一條平行路線,但回頭找也找不着如何前往原定路線。

掌握目的地方向後,大家都把相機放好,隨後闖進林間小心覓路下山,惟林間植物茂盛,長有不少滿是針刺的植物,務必步步為營,結果整整四十分鐘沒有拍過照。在幽深密林轉轉折折,終於接近白腊村了。闖出密林重見光明之際,有遊人自旁邊一光明小路輕鬆走過來,令人很是沮喪,而穿着短褲的友人的腳就多了不少血痕,可說是血的教訓。

向海邊士多前進,終能舒一口氣,叫了一個餐蛋麵,雖要等候良久,但可算是誠意之作,活像一件藝術品,辛勞過後,甚麼也特別好吃。賽後檢討,拿着地圖仔細研究,希望不再重蹈覆轍。吃畢精美的餐蛋麵後便往沙灘走走看,水清沙幼,聽着浪濤拍岸,確是賞心樂事。隨後沿村內小徑上山返回萬宜路,花了一點功夫(最重要是 $)方能成功電召的士乙輛返回西貢市區。

原文及更多照片,載於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更多:
破邊花山萬柱岸(上)
Eric facebook專頁—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Fitz行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