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東山

路線:伯公坳 – L015 – 大東山頂 – L014 – 爛頭營 – 伯公坳

長度:6 公里

起點交通:嶼巴 3M 號 (東涌 < > 梅窩,設現金分段收費,請先與司機揚聲)、嶼巴 11 號 (東涌 < > 大澳)、嶼巴 23 號 (東涌 < > 昂平),於伯公坳下車

終點交通:同上

雖不是甚麼高難度路線,但看到那刻着「大東山 869 m」的木牌,仍然興奮莫名,總算走遍香港三大高山 (可惜大帽山山峰為禁區)。眼前一片綿延不絕的金黃秋色,爛頭營的石屋散落在大東山、二東山山脊之上,而東北季候風帶來的空氣污染物則在蔚藍天際劃了一條分界線,涇渭分明。一層混濁的灰霾籠罩着山下悲情都市,藍天,在秋冬時分無疑是奢侈品。

凝望着鳳凰山,勉強可見昂坪高原的天壇大佛,雖說是戶外最高青銅坐佛像,但與附近高山相比,亦不過是小巫見大巫。小心爬上三角測量站,站在大東之巔,景觀更見開揚,不過秋天草枯葉黃之際,正是蜂蝶辛勤工作之時,耳邊不斷傳來嗡嗡聲,善惹狂蜂浪蝶的 Eric 不敢久留,隨即離開山頂範圍。

先循原路返回方才左轉往山頂的岔路口,不過吃過上山的苦頭、見過下山的狼狽,Eric 決定按照本來行程計劃直走起自 L014 的支路,不過部分路段植被茂密,若是初次登頂,或是雲霧蓋頂、烏燈黑火之時,最好先由有經驗人士帶路,以策安全。徐徐下山,沿路基本上不覺有甚麼明顯支路,而爛頭營一眾石屋漸漸近在咫尺,小徑亦更見清晰易走了。

大東山返回鳳鳯徑之上,續向前行一會,便見 L014 標距柱,誠如前文所言,建議遊人取 L014 的支路登頂,路雖窄但不崎嶇,較 L015 附近的陡斜小徑更平易近人。時而見到遊人爬上石屋屋頂,為免發生危險以及苦了維修石屋的義工們,懇請遊人自重。郊遊人士日多,亦希望各位攜手保護香港這片樂土,不要把垃圾棄置於山頭之上,就算山上有垃圾箱也請自行把垃圾帶回市區。

去年來到爛頭營,是在一片冬天寒霧之中,未能一覽爛頭營全貌,慶幸今日晴空萬里,終能一睹建於山脊金黃芒海之中的天空之城,暫且忘卻山下的紛爭。另須注意山上氣溫低五度左右,加上風勢往往不弱,上山帶備風衣為宜。來到惹人注目的 18 號石屋,回首可見大東山上的石屋,亦能遠眺赤鱲角機場,當然不得不提薄刀屻,山如其名,山脊猶似薄如刀刃,刀鋒朝天橫亘在東涌灣後,確是氣勢非凡。

大東山由於須趕及傍晚時返回市區,時間所限,來到 L013 標距柱便循鳳鳯徑折返伯公坳,未有登上二東山,亦不續走鳳鳯徑前往較遠的南山、梅窩,而落差極大的黃龍坑郊遊徑當然不在考慮之列。一路上遇到不少剛上山賞金芒賞日落的遊人,不過跟十一月全盛時期相比,十月時的人潮也算不上甚麼。太陽漸漸西下,把大東山照得一片金黃閃爍,芒草在順光或逆光下各顯美態,景色之迷人,令人回味無窮,實非三言兩語所能描述,還是留待各位登山親自感受。

走畢無盡的無情石級後,汽車引擎聲再度傳入耳中,其時還有不少剛下車在涼亭整裝待發的遊人。向東涌方向稍走片刻即能小心橫過東涌道,不必那麼辛苦跨欄。途徑伯公坳的新嶼巴路線雖說不少,但往往未抵伯公坳已是滿載,結果 Eric 與其餘幾位遊人等了數班車方能上車返回東涌,不過據說遊人眾多時會有特別班次自伯公坳開出疏導人潮。

原文及更多照片,載於 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更多:
金芒秋色大東山(上)
Fitz行山文章
Eric facebook專頁—八十後的光怪陸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