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黃蘆葦遍谷埔_03 路線:鹿頸 – 雞谷樹下 – 鳳坑 – 谷埔 – 鳳坑 – 雞谷樹下 – 南涌 – 沙頭角公路
起點/終點交通:
專線小巴 56K (粉嶺鐵路站 < > 鹿頸),班次或稍疏
九巴 78K (上水 < > 沙頭角),在南涌站上/下車
長度:來回鹿頸至谷埔約七公里,由鹿頸步行至沙頭角公路巴士站約三公里

行程當日本欲上山,惟北風凜凜、煙霞瀰漫,不得不向現實低頭打退堂鼓,改至谷埔閒逛拍攝近景。谷埔位處新界東北一隅,三面環山,山明水秀,北臨沙頭角海,彼岸為高樓林立的深圳,反觀谷埔一帶仍是一片鄉郊。如同南北韓邊境的非軍事區 (DMZ) 成了動植物天堂,邊境禁區亦意外的為香港保留了一大片近乎與世隔絕的郊野,不過近年禁區範圍漸減,大興土木只是遲早的事。

在粉嶺站候車前往鹿頸,若人數太多,可考慮改乘巴士在南涌站下車步行前往,以免耽誤行程。小巴離開總站時尚有一座位,司機駛至中途站時向上車乘客笑說知道她這個時候左右上車,故此特地留座給她,這些對話在現今冷漠社會買少見少吧?在陌生的沙頭角公路上馳騁,看着兩旁山巒,時間似乎流逝得特別快。在鹿頸總站下車,過橋沿車路直走,在水泵房路口左轉入小路 (路牌指着前往雞谷樹下),走至盡頭可見發記士多,接上岸邊小路 (鳳坑家樂徑) 續走,初段為泥沙平坦小徑,後接石屎路,輕鬆易走。

中途須按前往谷埔的路牌指示離開鳳坑家樂徑,沿岸邊紅樹林前行,若遇退潮更見泥灘生機盎然。燒烤場旁登上一小山崗。石砌步道一旁植有一列大樹為遊人遮風擋雨,那寧謐恬美的氛圍、與別不同的自然氣息令人忘卻憂愁。沿梯級穿越密林返回海邊,又是另一片紅樹林泥灘。稍行片刻隨即抵達鳳坑村口,不過似乎不太歡迎外人進村,鐵絲網上更掛有「胡亂規劃,趕絕村民」等橫額,這類橫額標語在新界不少村莊隨處可見,不知政府與村民何時方能放開彼此心中矛盾?從外觀看,村內時光似被凝住,仍是一條古色古香、純樸的農村。

海中有一小島,名曰水浸咀排,若遇上潮水大退,可徒步登島,不過整個沙頭角海(香港境內部分)連同此小島已屬禁區範圍,還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雖說今日煙霞頗大,泊在對岸的明斯克號航母甚或高九百多米的深圳梧桐山竟仍頗為清晰,也許是真的太近了。海面設有屏障作反走私之用,僅餘一有人把守的小缺口供船隻出入,而赤門海峽鳳凰笏對開海面亦同樣設有屏障,相信曾赴東平洲的遊人應曾近距離看過。

鳳坑至谷埔之間路段臨海而建,不過遊人往往忽略兩旁岩石,仔細察看研究可見岩石顏色、紋理、方向各異,向各位訴說着隨時超過一億年前地動山搖的故事。縱然香港面積僅區區 1104 平方公里,惟地質資源異常豐富獨特,不少外國知名地質景點如巨人堤道亦只能望其項背,日後有空動筆再談香港地質公園。

走着走着,不知不覺間來到谷埔老圍了,村口建有啟才學校及協天宮,惟村民多已外遷,學校早已停辦。眼前盡是一大片廣闊的金黃色蘆葦田,蔚為奇觀,近岸淺水處則是翠綠的紅樹林,兩者混為一體,相映成趣。沿海堤前行,可由不同角度欣賞這片動人鄉郊景致。不少遊人在堤圍盡頭處的松記士多大快朵頤,於此右轉入村參觀。離士多漸遠,四周漸復平靜,微風吹拂,那片蘆葦海金波蕩漾,如此田園美景,在香港難得一見。

金黃蘆葦遍谷埔_02
蘆葦海

田園大屋,書有「蘭桂騰芳」四字,大家聯想到甚麼?有說中環蘭桂坊名字源於「蘭桂騰芳」此成語,其本意為子孫昌盛,家族顯達,不過恐怕早已無人理會了。沿蘆葦田外圍繞了一圈,一群牛在頹垣敗瓦的屋前草地躺臥享受陽光野草,好不寫意。時間所限,沒前往二肚至五肚一帶,據說「肚」在客家話中解作平坦田地或河邊田地,亦有說可解作「裏面」的意思,不過好像大部份村落已人去樓空,部分村屋亦早已塌毀。遊人日多,還望各位尊重村民,切勿做出滋擾破壞之舉。

金黃蘆葦遍谷埔_01
田園大屋

循原路折返鹿頸,一路上遇上不少遊人帶狗散步,可見路徑頗為易行。沿鹿頸路前往沙頭角公路的巴士站,路上可近眺沙頭角海中的鴉洲,此小島為鷺鳥天堂,島上有數百個鷺島巢,為本港規模最大的鷺鳥繁殖地,故此政府早於 1985 年把鴉洲列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在路旁及天后廟靜賞鷺鳥後,隨即踏上歸途。

原文及更多照片,載於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Eric facebook專頁八十後的光怪陸離

更多:
撥霧尋海覓西貢—馬鞍山郊遊徑
Eric@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