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某年某日,我參加了一項跑山比賽。那時除了渣馬,後從未參加過其他賽跑比賽,我打算以輕鬆心情作賽,自己跑自己,怎知遇著一大班跑L。

記得當時下雨,山路濕滑,視野濛糊,加上自己操練不足,在狹窄的山路只是蜿蜒慢行。當被另一組的快腳超越時,由於那段山路只能夠一人通過,我站也不是,跑也不行,我就被一大堆快腳選手不斷推撞落山。事後與友人談及此事,他們的反應是:「跑L嚟嘅啫,好平常。」那次是我第一次聽到跑L這名詞。

一直以來,我對他們很好奇:他們可為了集齊某幾個獎牌而一個月參加五個賽事;他們可為在Facebook打卡而不理傷患跑足50Km;他們更可以為了快幾秒鐘而將對手推撞……他們為何會執著於這些呢?

最近讀了《強風吹拂》,其中有不少地方描寫他們:

 「他們是拿出真心在跑,你為甚麼要去否定他們!就因為他們跑得比你慢嗎?在你心裡,只有速度才是衡量一切的基準嗎?那我們幹嗎要跑步?去坐新幹線啊!去坐飛機啊!那不是更快嗎?」

日本小說《強風吹拂》,或許是華文界裏流傳最廣的跑步小說。上述片段,可說道出了全書主題。小說描寫十位大學跑L,他們原是校裡長跑隊的雜牌軍,為了參加全國矚目的「箱根驛傳」接力賽(距離共二百幾公里,每人跑二十公里左右),開始了差不多一年的訓練。

故事圍繞這十位跑L的成長故事:藏原走(真心覺得「走」呢個名超正!)係數字跑L,只顧自己的成績;清瀨是身心受過傷跑手,決心要組隊參賽;還有阿King,他跑得最慢,但反而最有毅力…….

先前引述的說話,是清瀨指責阿走的跑L心態,指他看輕比他跑得慢的阿King。而阿走,就是像上水的水貨客,眼中只有錢(阿走就只有時分秒),他們不會理會手推車有否輾過你雙腳,有否搞亂你們的生活。

強風吹拂
《強風吹拂》電影海報

參加過毅行者的朋友一定會明白,所謂「四人八腿一條心」的毅行精神,其實是十分難以實現的理想。四個不同性格、不同習慣、不同目標的組員,在100公里路程上山下海捱眼訓,組員間怎樣合作怎樣妥協,正是整個毅行者最艱難之處。有一說法,說行完毅行,四位隊友一係變為好朋友,一係變為仇人。

小說中對執著於時分秒的跑L,就這樣說:

「馬拉松接力只要少了一個人,就無法成局。在這項運動中,不但可以強烈感受到自己是被需要的,還可以拋開矜持與自尊,敞開胸壞彼此互相扶持。不過,每個人在跑步期間都孤獨的,所以才能從對他人的顧忌或是人際關係中徹底解放,正視自己的內心世界。」

跑步吸引之處,是完完全全是個人活動,不用理會別人看法,可我行我素,獨行獨斷。但假若不放心靈,只有封閉自己,執著於時間,就失卻了做運動的初衷——運動使人快樂,快樂令人運動。

清瀨這樣說:

「你知道對長跑選手而言,最好的讚美是什麼嗎?」

「是『你好快』嗎?」

「不。是『你好強』。」

清瀨說。「只憑著快,是沒有辦法在長距離中脫穎而出的。天候、場地、比賽的發展、體能,還有自己的精神狀態,這許許多多的要素,都需要冷靜地去做分析,而且還得在事前就先鍛鍊出即使面對再艱難的局面,也能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的體魄。長跑選手所需要的,是那種體質的『強』。所以我們要把『強』這個讚美視為最高榮譽,每天持續跑下去。」

……「所以,走,你應該要更相信自己才對,千萬不要心急。變強,是需要時間的,也可以說永遠沒有終點。有人即使上了年紀,仍然會從事慢跑或馬拉松運動,長跑,真的是值得一生投入的比賽。」

「值得一生投入的比賽」或許是小說家之言,但跑步雖只是運動,但無論比賽還是練習,當中要涉及繁覆的人與事的處理,由對自己日常生活的紀律性、與對手的互動,以及比賽的計劃上,每件事都要好好照顧。這絕非L只顧望錶就可達成的。

小說最吸引人之處就是那群大學生永不言敗的熱血精神。其實上作者三浦紫苑,為了寫這部小說,籌備了六年,那股熱血與跑道的健兒不遑多讓。至於小說結局,你懂的,總之很令人開心。

[vsw id=”MrzNxYhf_G4″ source=”youtube” width=”425″ height=”344″ autoplay=”no”]
《強風吹拂》電影trailer

更多:
跑步聽乜歌?
《天生就會跑》— 跑鞋是腳痛的元兇?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