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一個男人可以喺女子馬拉松度做d乜?不如先諗下唔可以做d咩先?唔准報名,唔准參加,唔准講(都無你份、講咩啫),唔係太好意思去睇/昅,同埋唔關你事d衫幾靚都。

想像過程中,我突然間覺得自己好似大頭妹。係咪大頭妹都唔記得係邊個呢?我都要google先記得戴志偉個老婆叫早苗,必殺技係搖旗吶喊同「小」樑仔。最重要係陪戴志偉移民去巴西,點適應呀?(呢d同丁蟹一樣咁出名嘅人物都唔識?講完。)

而真相係根據剛去名古屋及台灣跑女馬的朋友報導指,一眾model身形男士(應該係受薪),負責在終點線派紀念頸鍊,已經好難想像:一個西裝骨骨男子幫成身香汗嘅女子戴鍊,情況應該比史力加娶公主更顛覆同更臭。係我唔啱,根據日本文化,應該係禮服蒙面俠同美少女戰士先啱,有請小鳩陽菜。

最驚係如果無收錢你地都去做,日本台灣男子顏面何存?但如果香港有,我咁抵得諗,都願意去做義工嘅。

咁每個成功女人背後個男人呢?佢地要喺旁邊,吶喊助威,喺終點等準女朋友、女朋友同老婆、甚至前妻返嚟,甚至乎帶住個b同陀住個啤酒肚,千萬個不情願咁攬住一攤人型汗,然後講一句:「你好叻叻豬呀!」

(題外話:近排喺茶記餐牌見到沖涼狗,即是唔要茄汁轉肉醬嘅熱狗,比起細個見到靜兒沖涼更驚為天人)

咁咪唔好去支持囉?你係咪想個成身香汗嘅女伴向一眾受薪踢死兔男模投懷送抱同瘋狂自拍呢?唔想嘅話,就帶埋親戚朋友一直去支持「你」啦。

不過,重點係唔好掛住望其他女仔而miss左你女伴過終點囉,等人返嚟都唔係咁容易架。

喺呢一刻我都好想問各位男子,眼見對方得到皇后級待遇,點解你唔著上你對跑鞋,攞番d皇帝級鼓勵同支持,甚至搞個男子馬拉松呢?(雖然歷史以嚟一直參加馬拉松都係男人)

講左咁耐,女馬其實係咪為左一班身、心、靈都被女仔大幅拋離嘅廢青而設計嘅激將法呢?

小鳩陽菜、費安娜同大頭妹,真係用心「涼」苦。

左至右:大頭妹、小鳩陽菜、費安娜。
左至右:大頭妹、小鳩陽菜、費安娜

更多:
三個女生教我跑步的事(一) 化全妝跑步?
三個跑女一個墟
Law少其他文章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