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船洲大橋
圖片來源: http://www.yin-image.com/

完成了人生首個全程馬拉松,百感交集。

那天漏夜起床,啟程前往起點,在面書看到朋友岸伯的面書,他對自己說:

「六十一歲的第一個全馬,未知自己能否完成,但廿一公里過後,每一步對自己都是創舉。好好享受比賽吧!」

岸伯的面書完全鼓舞了我。當我過了青馬大橋的半程告示板,雖然面臨抽筋、肚痛、肌肉痛,但絲毫不感到苦楚,反而充滿喜悅。我當時看到,迎面而來的跑手,面臉雖然扭曲,眉頭或會深鎖,對我來說,那是一副副歡欣的笑臉。這時,我顧不得周圍跑手奇異的眼光,我大笑了。

歡笑,才應該是運動的真正意義。

在青馬大橋對面的昂船洲大橋,有位孤單的女孩。

她孤身隻影,一個人站在雪糕筒前。有關方面派她在大橋上站崗,她唯有照辦。但她對面前跑過的人、對這個活動毫無感覺。於是,她只能低下頭,看著前面的雪糕筒,猶如一具雕塑。間中有人會歡呼吶喊,但她仍無動於衷。因為她真心覺得,眼前的事與她無關。

當我跑過這位女孩面前,我當下覺得她的反應其實十分正常。一位十來歲的年輕人,單獨站在大橋吹風,既寒冷又孤獨。如果指責女孩對選手毫不熱情,就不如指責大會安排。為何不找多幾位女孩,與她一起站崗?甚至應開放大橋予民間支援,令賽事更具氣氛?

我們常說,渣馬大會(或說田總吧!)只著重報名的數字,贊助商的數字,以至受傷選手的數字。而這女孩的反應,其實極為忠於大會。馬拉松選手,被困於高架公路,而大會亦沒有嘗試招聘對比賽有熱誠的朋友擔當工作人員(據講部份是蒸餾廠員工),故此42公里比賽,有九成賽道都是靜悄悄的,氣氛冷清。選手們,就唯有在心中享受自己的喜悅了。

大會主題「從心出發」,跑手以至工作人員,是要用心靈感應才可感到大家的感受吧?

這些年的香港,大家就好像只顧留心數字,留心眼前的工作,大概不懂得看看身邊的你我他(七十多日的佔領區除外)。而我們網站,希望不會令大家感到渣馬賽跑的冷落吧。

這就是跑畢全馬後,我所下的第一個決定。

 訃告:十公里跑手吳卓諭,願你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