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幾名傻佬傻婆,由朝跑到晚、淋足整日雨、山野間狂奔;其實他們為了什麼目的呢?除非有自虐狂,恐怕都沒有其他解釋了。

山野馬拉松與街跑馬拉松真的很不同,無論在裝備、技巧或者難度都有很大的分別。首先有關裝備,服飾七彩繽紛、功能齊備;男女各展身段、入型入格。當開步笛聲一起,大家迎難而上,浩浩蕩蕩向著終點直跑,變成最偉大的一場花生騷。

山野跑涉及大幅度上落斜,在體能上需要大量氧氣,技巧上亦依賴身體多組肌肉互相協調發力。遇著異常環境,甚至手腳並用才能夠越過障礙物;又有時,遇著昆蟲走獸,亦要冷靜面對。山野跑的辛苦程度可以是平時街跑的十倍;但同時,山野跑的滿足度和成就感亦可能是街跑的十倍。每當大家由水平線一步一步向前進發,一次一次向上攀爬,心底總在問自己:「點解要咁辛苦呢?痴線!」這時,魔鬼與天使又要進行一連串的鬥爭,經過多輪激戰;最後,你來到山頂,你回顧曾經走過的路徑有多遠、河溪變得渺小、建築物變成腳下的積木、即時你會高興得高歌一曲 “Top of the World“。

企嶺下
回望企嶺下海

其實人生怎會永遠風平浪靜呢?生命中總會有起有跌、生活總是存在著喜樂和憂傷;既然我們逃避不了,倒不如正面應對,克服所有困難!山野馬拉松確實可以讓大家對跑步多一方面新的體會。

如果將我跑山野馬拉松的感想,寫成急口令的話,可以是這樣的。大家預備,開始:起步前天色陰暗,雷暴警告都已經生效。當笛聲一嚮,健兒都勇往直前,同時天公配合滂沱大雨,山路變成水溪,閃電劈落遠方,雨水灑到全身,不見有人敗走,只見各人更加雄心壯志,一鼓作氣一直走下去。經過一半路程,雙腿開始酸軟、肩膀開始繃緊、雙手開始失力。幸好,遇上補給站,原本平凡不過的麵包香蕉變成雙暉美點,白開水變成甘露。大家都不介意重覆的上山落斜,全身變成泥鴨,只期待完成賽事;獎牌其次,對自己有個好交代才是最重要。

在回程的巴士上,我發現真的有內地人拖筴來跑。而其他參賽者雖然互不相識,但都積極分享;其中坐在我隔隣紋眉大媽,她來自內地惠州,今次賽事得到女子組亞軍,她由五公里、十公里、半馬全馬山野全部都跑。我問她:「妳跑多少呀?」她輕描淡寫回答:「3小時17分。」一項廿六公里山野跑只需要三小時多跑畢實在太強勁吧!坐在她對面與她一起來香港參賽的男生還比她快十多分鐘完成。那我再問她:「全馬妳跑多少呀?」她想一想,然後笑笑口說:「334!」我與朋友無言以對。

香港人,我們真的要振作起來,不要給別人淘汰啊!

講完。

unnamed
山野跑後的跑鞋

更多:
跑鞋黑店
李照邦其他文章
Fitz Running 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