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跑無理卻有愛_f時興一人一扇,行到邊,吹到邊,扇人無所不在。當你操烈焰跑功時,迎面碰上一位扇人,你會覺得自己不是人,而是一名怪人! 人家開扇cool down,而你大開摩打burn up!

當然近日是傘人處處,而你就怪跑雨中!

如果跑步又問天氣,又怕濕身,就是不明白跑為何物。

當你覺得需要跑而跑,一塊石頭擱在心頭, 跑了即完成責任,感覺像希臘神話的西西弗斯,每天將大石推上山頂,收工時石頭就滾下來,到第二天才推上去,日日如是。長期strength training必定令他很健碩,只是談不上任何意義 。

為何有些人樂跑一個又一個的全馬?我想起耶穌說: 「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馬太福音6: 41) 當時羅馬官兵可隨時徵召猶太人,幫忙背負重物走一里路,作為被殖民的猶太人,這是不可抗拒的責任。耶穌挑戰信眾完成第一里路後,要超越要求的多走一里路。重點就是奪回選擇的主權! 我不是被動、無奈的作這苦差,而是主動的、有心的做這樂事! 想像一下,當官兵聽到有人說: 「我可否為你多走一里路?」,他霎時會有多錯愕? 本是對敵的二人,同行第二里時,會擦出甚麼樣的「愛火花」?

我跑,不是因為滿足外在的要求(包括健康常識和醫護勸告); 我跑,是因為我有choice,我有voice! 我選擇了回應跑步那愛的呼喚。我選擇跑全馬,因為我熱愛生命;耶穌選擇下凡間成為人,因為祂愛世人。怪跑無理卻有愛

更多:
老爸與海 — My Dad and me!
屋村妹由細跑到大
Florence Leung其他文章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