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起跑的...第一個鼓勵我跑步的人是媽媽。她大清早會去運動場晨運,鼓勵讀高中的我去跑下步,鬆弛一下。

我也尋找自己的方式,通常在黃昏或晚上活動,曾經跑去深水灣或淺水灣。在海闊天空中奔馳,但從沒跑在沙灘上。有一段路很窄,而且貼近風馳電制的馬路,跑手好像要跟車手比拚一樣。

長洲的跑道是最精彩的。4時多從神學院出發,往山頂道公園熱身,沿著花瓶路向海邊進發。總會路經「滑浪風帆第一灘」這牌匾,是指著觀音灣而言。華威酒店很快在左面出現,右邊就是東灣。

然後進入鬧市,路經很多美食店、海味店、碼頭,沿著另一條海岸線,直奔西灣尾。來回西灣尾與碼頭,用上約4公里,廿多分鐘吧。單車手擦身而過,還有下班下課的街坊們。從黃昏到入夜,天色漸變著,難忘那一抺深紫色,是漫漫長跑的優雅佈景。

跑,讓我學習放下,穿上跑裝,就得先放下手頭、心頭的負擔。先是一種抽離/抽身,跑後進入冷靜/放鬆狀態,心靈豁然開朗,重整身心再上路。

更多:
Fitz跑步文章
人醜要讀書 肥胖要跑步?
拆解街馬跑手包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