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馬拉松_013

(編按:因遷就篇幅,本文將作者原文兩集合併發表。)

尚有一星期就到大阪馬拉松比賽了,5個月的經歷,從新打做了我,身心已經準備好,大阪馬關門時間是7小時,不再執著時間,按目前情況是可以完成的。但,世事真的會這樣順利嗎?

就在出發前一個星期,在家中換天花燈膽時,一時失足從高處掉下來…倒在地上足足有5分鐘不能動,之後檢查傷勢,幸好雙腳無事,只是左手整條手臂撞瘀,左邊盤骨有小許痛…出發前試跑過幾十米,擺手時仍會痛,盤骨位置痛楚減少了,手臂瘀傷位置已變成紫黑色。

還可以完賽嗎?記大阪初馬7《我的馬拉松—大阪篇》

到達咗目的地-大阪,安頓好之後,就出發EXPO領取號碼布,現場雖然好多人,但秩序好好,分流好快。

終於領取第一張馬拉松號碼布,在會場中走走,有很多紀念產品,影相打氣位。場中有一個比較特別,是一個時鐘計時器,可以按各參賽者提供的目標時間設定,然後拍照留念。我應該用什麼時間作為目標?

4’59’59

或者,這個時間對於一些師兄師姐們,覺得太慢了。

或者,在我這個情況下,完賽就好了,還求什麼時間。

但我仍然希望在目前情況下,完賽之餘,亦可以給自己有一個追求的目標。

賽前狀況:
賽前一星期,跌傷整隻左手,出發前仍未消腫去瘀,仲係痛。因為緊張關係,由24號到比賽當日,已經腸胃不適,沒有開大了…超擔心比賽中會出現一位外國跑手的情況(比賽途中肚瀉)…

而25號晚,亦因為緊張,過咗24:00先瞓,但26號04:00已經起床,換好衫褲,檢查所需物品(藥水膠布/帽/4包power gel/即棄雨衣),去到會場07:00(09:00開跑)。

放完行李包,在場內拉吓筋,做d熱身運動,慢跑一會準備開跑,開跑前30分鐘,先自隊一包gel。由於我N區,所以大約0920先到起跑點,當跨過的一刻,感覺到自己已經是一位馬拉松選手(誇張咗小小)。

賽前策略:
1. 以7分速開跑,盡量保持心率145~155之間,keep住去到21K。
2. 如果順利完成第一項,之後再睇情況…

一開始可以保持住以7分速,心率151(85%)。

由跨過起跑線到2K左右,發現身邊一切好唔真實,好夢幻。

會問自己:
「點解我會係呢度跑步嘅?」

不過,當投入咗賽事當中,之前的疑惑已經沒有再出現了。

頭10K安全渡過,去到13K時,發現手錶距離,同大會顯示嘅距離,小咗幾百米,咁我第一次參加賽事,諗住小小誤差一定會有,但手錶去到21K時,大會只是20K?

或者我重申一次,我第一次參加跑步賽事,唔知算唔算正常,如果我有錯請大家多多包涵。

當時心諗:
「死啦!咁咪要跑多1K?即係要跑43.195?」

算!豪比佢。

21K(手錶距離)再食第二包gel 。

過咗21K(大會距離),仍然可以貼住7分速跑,體力無明顯下降,手臂、腳、腰沒有不適,決定繼續以7分速再跑多段。

自己練習時最多跑到23K左右,但當日由於要留意步速,同欣賞四週風景及各參賽者的裝扮,跑過咗自己最長距離都無為意。

當日大阪天氣—暴曬!天氣預報當日是12~18度,間中有雨,但比賽當日氣溫高達26度,大晴天,無雨。

所以沿途每個水站、補給站都無放過,亦由於多日腸胃不適的關係,肚脹脹跑得唔舒服,而沿途各個廁所排長龍,有d仲距離賽道1.4K…

到了28K(手錶距離)發現有廁所只有兩個人排隊,所以去了第一次。之後再跑,到咗前輩們號稱「魔鬼之30K」(大會距離),發現膝蓋對上肌肉酸痛,好似提唔起腳,心入面真係有把聲音同你講:

「唔得㗎!跑唔到落去㗎!再跑一定斷腳呀!」
「你都係放棄啦!唔好搞咁多嘢!」

難度是撞牆?步速開始放慢了…雙腳提唔起勁…此時,諗起之前跑友建議的高步頻跑法,好!我要再密d腳先得。

同自己講:

「依家每跑一步,都係我個人最長距離。」

就這樣不停同自己對話。

之後,神奇地膝蓋對上肌肉無再痛了。差不多去到大會距離32K時,見廁所無人排隊,再去多次。

回到賽道自己計計數:

42.195-32,「即係仲有10K啫」,就當自己訓練時唔夠瞓,作感冒時的狀態,跑10K就可以完賽了。

人,往往就是如此大意了。在35K時(大約仲有7K左右),明明每1K都有指示牌,點解跑極都唔見有?唔通我掛住影相睇唔到?在最後的幾K賽段,感覺比跑半馬更難過,到底如何跑過去?根據大會公佈,沿途應援人數達1,300,000人….

就是有一眾大阪市民及志願工作者,沿途上幾乎站滿人群,不停地為參賽者打氣:

「奸爸爹!奸爸爹!」

以及伸出熱情之手同參賽者擊掌!

就算我幾攰,每當見到長者、小孩、傷殘人士,伸出熱情之手,我都會逐一擊掌回應。

另外,除了大會補給站之外,亦有市民、商舖自發作出補給,補給物資有鹽巴、朱古力、麵包、糖之外,亦有車行用水喉灑水幫參賽者降溫,甚至有市民提供舒援肌肉噴劑。但當中有兩個畫面最令我感動:

一位年紀老邁的婆婆,雙手拿著小小不銹鋼水壼,為參賽者補給水,沒有杯子,我們雙手合著作碗狀,婆婆就這樣為我們打氣補給⋯

在3xK時,有一名西裝男子,腳邊仲有個公事包,他帶咗幾支1.25公升可樂,用小紙杯為參賽者補給。

就係以上種種嘅支援,可以令我可以繼續跑落去。去到大會指牌顯示仲有2K時,我突然間諗,5個月嘅訓練過程,傷過、痛過、錯過,到呢一刻終點就喺眼前,好感動。前方視線已經開始模糊了,眼淚就快要不爭氣的落下時,突然發現前面有攝影師!

唔得!要忍住呀!

即時對住鏡頭,昂起頭,雙手指向天空…

跑著跑著,前方有一塊橫置天橋的上的告示牌,寫上尚有220m!

終於…終於到了!

由第一日訓練開始,我已經幻想過無數次,到底我應該用咩姿勢衝過終點,到最後,我只是輕輕舉起雙手,緊扼著拳頭,用最大力量大喝一聲!

大會時間:

5’06’52

賽後有跑友話:

「如果你去小一次廁所,影少d相,你首馬有機會sub5。」

但我自己覺得,就係因為首馬,而且還要在外地,機會難逢。

更加需要細心欣賞及享受過程。

**最後手錶距離:43.5K (我當自己跑咗超馬,超過馬拉松的距離)

 You’ll never run alone

有好多人都會認為,跑步是件好個人的運動,每次都只是自已一個跑。但,在跑嘅過程中,你會遇到各種唔同嘅人與事:

在一個跑步嘅清晨,遇見影日出的年青攝影愛好者(Louis Li),冒昧上次提出,可否幫我影相以作紀念。又在一個跑步嘅早上,遇到幾名跑友,上前問可唔可以泊住一齊跑,大家一齊跑咗一段…

之後24號機場出發時,竟然又再見面,原來佢地都係跑大阪馬,依家我已經加入佢地群組,繼續保持聯絡。

(全文完)

上一篇(第六集)

更多:
我的3400米
722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