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3400米故事有點長,記錄了2013年關於我的一些事…                                             

一;因由
2013年對於我來說,是艱難的一年。

據有關統計,近年在港澳地區大部份人因本身各種問題,包括生活上的、工作上的、情感上的…,容易令自己患有情緒病,當中所指的是經常焦慮症,驚恐症,社交焦慮症,強迫症,創傷後情緒病,抑鬱症,等等…

而大部份患者在日常生活中,會透過各種唔同嘅方式宣洩,例如:運動、唱歌、與人傾訴…可能一生中都未必會知道自己有病及病發,但當遇到某一個點或某一件事情的時候,就會爆發出嚟,事前可以毫無先兆。

是的,在2013年我經診斷後,證實患有情緒病。

或許是工作上的壓力,也許是生活上的問題,在一次意外中燃爆了自己的炸彈,剛開始病發時,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直至體檢時醫生認為有問題,才轉介專科醫生治療。

基於個人問題,我沒有向太多人提及,只有身邊幾個傾得埋嘅朋友知道一點點(包括我太太)而旁觀者大都認為我只是工作上的不如意,心情比較低落,有部份人會認為:「唓,講呢d,你一向都神神化化,爛gag攪笑多,有咩可能?

當我第一次去專科醫生時,我問醫生:

「醫生,情緒病是否俗稱神經病

醫生耐心地解釋:

「情緒病是現今社會上,一種好普遍的病,同精神錯亂是兩回事。旁人唔清楚、唔知道,是因為他們沒有接觸過,情緒病不像一般疾病或身體損傷,可以簡單地從外在看得見…」

我的3400米_02二;晴天
2003年沙士肆虐,當年從事旅遊業的我,首當其衝成為受影響人員之一,記得當年公司只可以出半個月薪金。我駕車等太太下班時,電台正播放著周杰倫的晴天,聽著聽著,心情很難過,是因為看不見自己的前路,一份工作可以因為某些突發性事情而停頓了,找唔到出口。

 …但偏偏 雨漸漸 大到我看妳不見
還要多久 我才能夠在妳身邊
等到放晴的那天 也許我會比較好一點…

10年後,周杰倫的晴天又再響起,我會等到放晴的那天嗎?

三;等待都需要勇氣
工作上,未能即時作出配合,以至情緒更為反覆,等待是當時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幸好在家庭上,得到太太嘅體諒及支持,太太本身要打理店舖,又要照顧家中兩名小孩之外,現在再加多一名病者,所以特別感激我太太。

朋友中有些會做我的聆聽者,以每天接聽我無數個無聊電話。有些甚至每隔幾天就找我聊天,種種方法都是希望令我開懷。

當然,有好的自然有壞的,部份人會以嘲笑、懷疑及不屑的方式看待。

終於,漫長嘅等待期,在各方人士協力下順利過渡,在此感謝每一位幫助過我的人,特別那些落井下石的人。

但轉換了新的崗位,是否就能夠有新的生活

我的3400米_03四;為了跑步,你可以去到有幾盡?
本身是長期捐血者,201311月,因為身體問題不能捐血,從而引申出一個比賽,友人家榮提出:

給我一個月時間操練,18分鐘之內可否跑健康徑兩個圈(3400)

這個比賽令我重新檢視自己,到底自己有無能力突破目前困境?有無能力挑戰自己?重點已經唔係可唔可以18分鐘內完成,而係我有無信心踏出第一步。

有了這一個新的目標,亦可以借此機會調整自己的身心,所以我決定參賽。

簡單介紹一下我跑步的資料,小學參加過長跑社,跑過舊澳氹大橋,跑過中國香洲,中學之後無再玩,結婚之前,為了影婚紗相而跑了一個月,之後…再沒有之後了。

13年的12月,寒冷中還會下雨,要在這種天氣下練習,需要更大的勇氣及決心,而練習的地點是家附近的臨海的休憩區,風勢更加猛烈,氣溫更加寒冷…

我跟自己講唔好怯呀,怯,你就會輸咗成世。」(電影—《激戰》金句)

當休憩區氣溫只有8度及下著雨,我仍然繼續跑,在跑嘅過程中,19分鐘跑約2400米,到18分鐘跑3千米,顯著的並不止是步速由慢變快,而是在精神上變得更集中,心態上變得更堅定。

隨著每次跑步路程增加,每公里的時間減少,感覺恍如超越從前的我,每一步都將舊有的我拋離到身後,跨越舊有的我。

往後的練習,我更加投入、享受這個比賽,為了令賽事更加有趣,我在討論群組中設計了幾個小遊戲;

比賽當日戰衣冠名贊助、比賽當日打氣歌有獎競猜活動。

2013年真的是艱難的一年…因為舊病突然復發,需要再次入院做小手術,與醫生相約手術日期時,我定在1231是希望將所有唔好嘅事,一刀切除,留在2013年。

小手術前後有7日不能練習,但我沒有擔心過自己18分鐘內跑唔到,因為勝負已經不再重要了。

我的3400米_04

五;跨過去,跑出去
比賽當日,氣溫13度,健康徑應該再低12度。

提前20分鐘到達現場熱身,除了家榮之外,另外再有兩名熱心嘅朋友前來,不知是打氣還是監場,不過都感謝他們到場,因為山上真的又凍又大風…

既然他們來了,就讓他們幫忙做裁判吧。

跟平時個人練習唔同,不知道是否有熟人在場,起跑時步速有點快,節奏有點亂,第一千米比平時慢,之後控制步速,第二千米回復正常,到第三千米時已經完全無留意時間了,只是一直在跑,直至看到終點三名友人,在最後大約100米加快速度衝過終點,時間:

1645

從未試過在練習中做出的時間,心情卻沒有太特別興奮,喘著氣回頭望自己剛剛跑完嘅賽道,突然間好似明白咗,過去了就讓它過去,我們可以回顧過往的片段,但路還是必須繼續走下去。

3400米,起點、終點都在同一位置,兜兜轉轉又回到當初的地方,重新出發,重新起步。

每次練習回家,兒子總會問我:

「爸爸,今天跑步有拿冠軍嗎?」

其實,爸爸只係同自己比賽。

— 待續 

更多:
跑者的「苦路」和「復活」
為什麼我要跑步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722
跑步除咗健康,訓練、比拼之外,應該仲會有類似心靈雞湯之類嘅感受,將正面訊息傳遞開去。我以722為終身號碼,參與各大小賽事(722 — 7代表妻子,22代表兩名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