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個馬拉松我跑完了人生第一次馬拉松,我成功了。

多謝那些曾經幫助過我,支持過我,鼓勵過我的朋友。很多認識,也有很多不認識,在此我也不一多謝你們。你們的支持,我會銘記於心。

其中一位跟我說:

「香港有幾多人可以在三條大橋任意奔馳?你跑完三條橋已經係壯舉。」

我就是記住這句話出戰全馬賽事。然而,惡運似乎陪隨住我:4K開始肚痛(絞肚痛想去廁所嗰隻)、6K左膝頭痛、14K左腿抽筋、18K雙腿抽筋、24K右腳出現水泡、30K撞牆力氣不繼……

對,我整段全馬路程,可以用「痛苦陪伴我左右」來形容。對於痛苦,我毫無怨言,因為我深明自己操練不足。但是,這些痛苦,並非單單身體上的痛苦,而是身體在抵抗這股越來越激烈的痛楚時,你還要堅持自己,抬高腿跨過每一步,踢好腿越過每一米。因為你明白,你一停下來,就不會繼續跑下去。

那時候,我才驚覺自己忍耐力很驚人:抽筋的腳可一直跑下去,又抽又跑,又跑又抽。在葵涌時,我跑到「爆粗」,一路跑一路自言自語小蝦拆蟹,嚇得周圍的跑手四處走避(以為我精神有問題?);在進入西隧前,我不斷致電給朋友,為了忘卻痛苦。我堅決往前跑,我要跑足42公里。

但是在西隧出口,36公土的告示牌前面,我停下了。我抵受不了西隊內的污濁空氣,更受不了面前的上斜路面。我不能跑足42公里,唯有緩緩由西環步行至銅鑼灣。

這就是我的全馬經歷。我的成績是五小時廿六分鐘左右。

對很多人而言,我的時間是笑話,但我根本毫不在乎。因為,我在這個神奇的全馬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原來忍耐力驚人;我發現信念是可以戰勝物理的規限;我發現了人生充滿挑戰,而挑戰往往是甘甜的。

從這個角度看,我在起步前擔心這擔心哪,那些問題根本微不足道。

後記:

  1. 我出戰前決定穿上那雙破舊的美津濃,但依然避不開膝痛及水泡。但痛苦是馬拉松的一部份,所以很正常。
  2. 我的成績是五小時廿六分鐘左右…用「左右」是因為大會沒有我的紀錄。唉,真當黑……事情容後再說……

人生第一個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