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男女的祈禱靚媽Joanne道出了「中佬的祈禱」,相信「激」發了很多師兄再「戰」跑場!

聖經裡有位中佬叫Jacob雅各,他是一個「激戰」的典範。他不但跟人摔跤,更是跟神的代表 — 天使 — 摔跤,而且得勝了! 那是回家見對頭人哥哥的前夕,他先打發妻兒過雅博河,剩下自己一個,誰知天使找上他來,要跟他角力。創世記32: 24-32的記載是一場精彩的「摔角禱」:

只留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來與他摔跤,直到天快亮的時候。那人見自己不能勝過他,就在他的大腿窩上打了一下。於是,雅各與那人摔跤的時候,大腿窩脫了節。

那人說:「天快亮了,讓我走吧。」

雅各說:「如果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讓你走。」

那人問他:「你叫甚麼名字?」

他回答:「雅各。」

那人說:「你的名字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

雅各問他,說:「請把你的名告訴我。”」

「為甚麼問我的名呢?」他就在那裡給雅各祝福。

於是,雅各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意思說:「我面對面看見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雅各經過毗努伊勒的時候,太陽剛剛出來,照在他身上。他因為大腿的傷,跛腳行走。因此,以色列人直到現在都不吃大腿窩上的筋,因為那人在雅各的大腿窩上的筋打了一下。

雅各贏了摔角,也贏得天使的祝福,得到一個新名字,從「抓住」的雅各變成「與神與人較力,也得了勝」的以色列。只是他的髖關節傷了,不能去跑步!要知道這是大腿骨連著盤骨的窩狀關節,不但為我們提供活動能力,如走路及運動,也承載著我們身體的重量。各路跑男跑女,所謂:「小心跑得萬年腳」。不要為贏一場摔跤,而輸了一雙跑腳啊。

跑步女的祈禱又如何?當我出門練跑時,我就是拋開一切,跟神face to face,heart to heart的傾談,可謂夕陽下手挽手的談心:

我說:「神啊,淺紫色的天,鴨脷洲大橋,過橋的人,就是一幅迷人的風景畫,太美了!」

神說: 「就是知道你喜歡,邊跑邊留意啊,更美的在後頭!」

我說:「紫色愈來愈深了,嘩,雲端那裡冒出一輪明月!」

神說:「你開心時,我也開心!」

跑得如痴如醉,神魂顛倒。

當然,正如談戀愛,談情不一定是浪漫的,有時會是激辯。

我說:「唉,神啊,我覺得自己好唔掂,好難受好難做呀。 我唔想撐落去!」

神說:「You can,because I can!」

我說:「我唔知我跑到幾耐,我淨係知宜家跑得到。」

神說:「這樣就好了,明天在我的手中,不在你的腳下。」

跑到要心要肺,氣來氣喘,就像雅各跟神摔跤。此時五內翻騰,小心失腳跌倒,不然就要停腳,要多吃雞腳進補。

更多:
睛天雨天跑步天
屋村妹由細跑到大
Florence Leung其他文章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