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珈立志成為瑜伽老師,聽起來好像挺有理想,但在社會上也不過稱之為「轉行」。

轉行第一件要做的是寫好履歷表,然後發放出去。對我來說,守株待兔是不可能的,所以與此同時,我也開始籌備小班教學。

我曾經掙扎過,也和不同的朋友討論過,到底去大公司上班或是自由身。到大公司,就有穩定的收入,設備完善,不需要擔心有沒有學生來上課,還有人為自己安排好時間表不需要操心,安全又有保障;相反自由身, 甚麼都要自己來,自負盈虧,沒有安全感。讓我最尷尬的還是收學費的時候,真的好不容易才能說服自己:理想不能當飯吃呢!

這回,分享一下初嘗以自由身自居的滋味。

瑜珈找一個合適的地方
「找一個合適的地方」何謂合適呢?這是目前為止令我最懊惱的問題。

因為同期的導師課程的同學在上環開了一間跳舞室, 她亦特意增添了漂亮的瑜伽墊,所以理所當然地成為我租用場地的首選。

那位置其實挺方便,地鐵站一出不到一分鐘便到達。奇怪的是,住在九龍區的朋友好像有過海恐懼症一樣, 一聽到上環,比去羅湖站更難;同樣地,住在港島區的去九龍區,就好似在他們身上刺一刀一樣,實在令人費解。

因此我曾在九龍區物色過地方,真的不容易。曾經有一家在旺角的studio向我提出天價接近一千元一個小時;也有studio好像好便宜,但一租就兩個小時起計,每次也要花五百元或以上,對於剛起步的小眾的確吃不消!

其實最方便的是康文署和各住宿會所,價錢實惠,地方寬敞又舒服,我亦不介意因應各同學需要而遊走,可是大部分會堂都沒有音響提供,各學員更需要自備瑜伽墊。對於從未接觸過這運動的人來說,未體驗就要買一張墊確是有點難度。

找一個合適的時間
甚麼是一個「合適的時間」呢?這絕對是一個重大的學問。

因為我剛開始教課的關係,所以只租用studio一個特定的時間:上午十一點到中午十二點鐘。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都是偏早的時間,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有時候我會想他們可以出去夜夜笙歌,可以通宵打機看電視劇,可以半夜無聊都不睡去食宵夜,但就難以付出一點點,為自己的健康努力。然後就不斷的說自己胖了、代謝慢了、皮膚差了、筋骨硬了、肌肉鬆弛了……等等,繼而再花錢在美容院、減肥公司、減肥和保健產品。這樣治標不治本的惡性循環,難怪這類型的公司和產品越來越多,亦難怪香港人難以儲錢用在正途上。若是把時間推遲一點,會有幫助嗎?朋友說得對,相信都會有人抱怨因為時間晚了而誤了一天的時間,實在很難一個時間就能遷就全世界。但願收生穩定點,再給學生多一個選擇吧!

其實我曾經也對上午十一點到中午十二點鐘這時間糾結過。我的老師每逢星期六同樣時間也會授課,換言之我正正錯過了他所有星期六的課。這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亦因而考慮過移動學生的上課時間表,(其實都不是考慮,我是真有行動去問studio的時間表,可是都爆滿了!),繼而有一位老師好朋友喝止了我,她喚醒了我作為一位導師的操守,「不應為了個人方便而隨便更改學生的時間,雖然剛開始學生不多,但誠信是慢慢累積,word of mouth 更是非常重要。」這句說話就像當頭棒喝一樣叫我好好自律,做一個有誠信的老師,也要好好習慣學生與老師的身份對換。

瑜珈

課程的編排
當一個老師,要設身處地考慮學生的狀況和身體質素,這是我剛一開始沒有慎重顧及到的。我沒想到對新手來說一個downward facing dog pose(手腳伸直,頭向下垂,胸口沉低,坐骨向天,腳後跟著地)難度已經很高。在準備第一堂課的sequence 時,我以為已經顧及到初級者的感受,以為會是一堂簡單又好玩的課,可以伸展筋骨亦可達到健身效果。結果,大家都半死的狀態。有一位女生第一次接觸Hatha yoga,以前只玩過Pilates(嚴格來說不算是瑜伽),結果比我嚇怕了,第二堂沒有再出現。

這雖然是一次感覺很差的經驗,但非常寶貴難得。為了不再犯同樣的錯,在編第二堂的sequence前,我特意上了好幾堂初級班,看看有經驗的老師是怎樣教學的。我發現了各老師的節奏,用詞及動作的描述和自己的有甚麼分別後,再改良一個新的sequence,後來同學都覺得比之前的好得多了,亦得到大家想要的效果,更有同學即場買package繼續來上課,這是一枝很大的強心針啊!很令人振奮!

正正是因為這份成功感讓我覺得不活在大公司的庇蔭下,可能也不是一件壞事,雖然所有事都要自己去操心,但正正所有事都是自己一手一足去經營,當中的體會,實在百般滋味在心頭,更顯得難能可貴。但願我一直能保持這顆決心,一直堅持奮鬥下去吧。

Carol Yeung 楊焉 facebook專頁

更多:
Devotion to Yoga
Carol Yeung 楊焉其他文章
Fitz Yoga 瑜伽

分享
Carol Yeung 楊焉
前香港模特兒/藝人,熱愛運動,曾參與過站立式格鬥技拳賽、樂施會毅行者及渣打馬拉松,在2015年獲得瑜伽導師專業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