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美國之音

今次想講的,其實關於跑者同政治的關係。

事緣是,最近政府就處理一宗港人在台灣殺人的案件,而將現行的逃犯條例提出修訂,但由於它的修訂內容牽涉到會移交內地受審,對社會層面的影響亦較廣,故在這幾個月來引起公眾廣泛關注。一些專業及教學團體亦就這次修訂紛紛聯署表態,甚至就修訂內容在社交媒體發表各自不同意見。

政治乃眾人之事

這種政治話題亦難免在跑步群組中醞釀出來,然而在涉及政治的話題上,總會有人話:「跑步都攪政治!!  專心跑仲好啦!!!」、「運動唔應該牽涉入政治」、「跑個步嗟,唔講政治,俾人靜下得唔得呀!」這類人,只要在跑步群組入面開個同政治有關係的 post,佢地自然會衝出來,擺出一副不吃人間煙火的生活態度去教化世人,其實這類人或多或少都是有點政治潔癖,但他們似乎忘記了自己的生活根本沒有離開過現實。

他們似乎忘記了一點,就是政治從來就是眾人之事,政府作出所有的政策及政治手段都是會影響社會內各階層及各界團體的生活及權益……其實,簡單點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不是只限於政府及政黨之間的爭權奪利的認知,而是其他地方及團體,甚至家庭都會有政治。

連我們平時在跑步群組入面對賽事安排的討論,或多或少都已經牽涉到政治。

圖: 立場新聞

我們不能脫離政治


不是嗎? 難道你們忘記了……田總在每年年尾在大尾篤舉辦的美津濃半馬賽事,仲有其他機構舉辦的三鐵及長跑賽事,在2017年因村民反對封路而要改道,有些賽事甚至要取消。

前特首梁振英在2017年初提出拆卸灣仔運動場作會展、康體及社區設施,引起各界關注。拆卸灣仔運動場的建議,引起社會及體育界很大迴響,不少運動員均反對計劃。其後特首林鄭月娥在首份施政報告宣佈暫時擱置拆卸灣仔運動場,改拆三座政府大樓以擴建會展新翼。

講下單車呢,2018年原訂舉辦的全港公路單車賽,因港珠澳大橋通車後,大量旅客湧入東涌,運輸署實施新分流措施,將部分旅遊巴及車流轉至欣澳站,預計有關路段會有嚴重交通影響,決定否決主辦單位的封路申請,令單車賽被迫取消。

講埋今年呢,今年渣馬半馬挑戰組突然收緊截人時間,引起不少參賽者甚至公眾關注及質疑。接下來的最近期還有「粉紅大佬」司徒兆殷,她在1月中在社交網站貼文,指警方接獲匿名投訴,指她那件印有洋紫荊圖案嘅三鐵比賽衫,違反「區旗及區徽條例」

今年1月,康文署建議重建香港大球場為公眾運動場,並大減目前的座位數目到8,000至9,000個,並會免費開放予公眾跑步。提議引起社會關注,外界亦憂慮是為拆卸灣仔運動場鋪路。而足總副主席貝鈞奇更直言,若改建大球場後可以拆卸灣仔運動場,體育界,特別是田徑界絕不會支持建議。

以上這些事實,如果話同政治無關,敢問那又是甚麼?

為社會盡一點公民責任

或許有人會說,唔想運動牽涉政治是因為討論政治實在太多爭吵,太髒亂,太多負能量,同運動帶來正能量不符…所以才認為運動不應牽涉政治。其實,這種說法明顯是脫離現實而且自欺欺人,甚至是活在自己的平行時空。每個人確實是有自己的取向及選擇,但今時今日,從種種事實可見,運動同政治已經無法完全分離。即使你討厭政治,政治依舊都會影響你。

討論政治,難免會有正反兩面的衝突及爭議,但這些都是討論及言論自由的意義所在。筆者現時修讀公共行政及管理課程,亦拜讀其中一名導師的文章後,發現我們好多人甚至現今當權者在任何議題的討論上都搞錯了重要一點: 錯誤的言論,是有容許存在及討論的需要,讓大眾反覆討論,使真理愈辯愈明……否則,真理就只淪為盲目順從的教條。

此單張由市民自發自資向公眾派發,並非出自政黨政團。圖: 東區區議員麥德正

另外別忘記,當我們跑完步除掉跑衣之後,其實我們甚麼也不是,同普通市民無異,都是社會的一份子,大家都有對社會議題提出任何意見及表態的權利,為社會盡一點公民責任。別以為穿著跑衣跑步就自以爲自己超凡脫俗,沒有一個是高尚的。要是這樣政治潔癖,逃避現實,但又坐享其成,那只是一種對別人不公平的虛偽。

最後,提醒那些患上政治潔癖的人,將來香港變成北韓時就唔好問點解變成咁,對自己身處的地方唔關心的人,連問的資格都沒有。

編按: 小題為編輯所起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0790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阿三
一個意外,將一個攝影者進化成跑者,之後那幾年跟住舊患,帶著目標走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