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上個月在倫敦工作時逛 Foyles,見到 Adharanand Finn 的長跑三部曲的第三部曲《The Rise of the Ultra Runners》,這本書於兩個月前出版,Finn 之前兩部曲大家一定有聽過,分別是《Running with the Kenyans: Discovering the secrets of the fastest people on earth》和《The Way of the Runner: A journey into the obsessive world of Japanese running》。Finn 厲害的地方,是他善於問對問題而非像許多跑者博客重複又重複,寫一些眾所鳩知的答案。

Finn 寫到:「一般的馬拉松是不夠的。

我們需要珍視痛苦,而非逃避。

出現幻覺也是正常的。」

我們眼裡超級馬拉松已經挑戰了傳統邏輯。然而,這種最殘酷和最具挑戰性的運動,卻是目前世界上發展最迅速的運動之一。為什麼會這樣? 它到底是現代生活的解毒劑,還是現代疾病的症狀?


為了探索尋求答案,同時也看看他自己是否可以成為一名超級跑者,Adharanand Finn 對這項運動項目的核心進行了深入探索。他的旅程將他從阿曼的沙漠帶到洛磯山脈白雪皚皚的山峰,最後完成了他的終極目標 — 105英哩的 UTMB。

《The Rise of the Ultra Runners》是作者在整個過程中的真實領悟,以及所經歷的充滿激情和鼓舞人心的故事。作者在此期間遇到了許多超級跑者,每個人物個性豐富多彩。這本書再次體現了 Finn 細緻入微的洞察力,將人類努力挑戰極限的勇氣躍然紙上。

作者提供圖片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書還沒讀完,所以暫且不打算寫閱讀報告。

我想探討的是為什麼跑友是藍多過黃的? 帶頭盔先,我是不誠實使用大腦的,我的觀察一點都不科學,只是在鳩吹,不喜任插。

深藍通常是兩種人

圖片來源

第一種是在撐什麼集會上見到的十分甩皮甩骨的騎呢獸。從言談舉止,粗暴行為,標語的白字和錯字判斷,我想他們大多是撈唔掂的低端人口。跑步一定不會是他們的一杯茶。

另一種佔大多數的,就是像波叔的收成期高端人口。而這班收成期上等人部分會捨高爾夫球而揀跑步。

Runner’s World 曾經有專題《Why Is Running So White?》和《Is running too white?》,探討的正是為什麼長跑是富裕白人階層的潮流玩意。不講不知,Runner’s World 讀者的收入是高過 Fortune Magazine 的。

英國衛報 The Guardian 也有專題《Why don’t black people run marathons?

而 Outside 在《Why Do Rich People Love Endurance Sports?》一文便指出重點 – participating in endurance sports requires two main things: lots of time and money。耐力運動只需要兩個重要條件: 大量金錢和時間。

除了良知外,金錢和時間不就是收成期擁有最多的嗎? 收成期跑友執著我心口質問我:「為什麼現在要破壞他的安寧? 他還要花他大L把的時間和金錢呀!」

六月以前,我在好幾個長跑谷內轉貼我的文章時,都有深藍的跑友留言和給讚,現在的跑步谷已見不到他們的蹤影,很多已經退谷或 unfollow。以下是一些深藍跑友 persona:

深藍跑友一是在警隊後勤資訊科技部門工作,過著優哉悠哉的生活,起碼在 Facebook 所見如是。一年食好幾隻海外馬,有一隻歐洲馬,仲係開 Ferrari 去賽事會場的,十分型仔,媾死女呀。

深藍跑友二都是在警隊工作 (現在已經退休咬長糧?) 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生活,閒來可以投入大量時間去練跑,很快便榮升為拾四叔和拾四嫂。波士頓馬拉松都跑過兩次,好似不是 BQ 而是循慈善名額攞位的。

深藍跑友三是從事金融 (請不要再『吳京大腦』,人云亦云地寫什麼金融才俊,江湖猛人。才俊不一定從事金融,可以是柒一碌鳩一碌的地盤佬。還有,江湖多見壞人)。他重金一千五百元一次性交易聘請教練單對單訓練。打算跑兩轉六大,BQ 是一定的,其餘五隻都是免抽中出直入。

深藍跑友四是年輕的退休公墓員 (120歲唔死計),他成日笑鳩我練來練去都無進步。他的日程是跑步,跑步再跑步。成績由440,進步到sub-4,sub-330,最後sub-3。都是在年半內發生的事。

深藍跑友五都是在警隊工作,好似是管長短火的。六月之前,我們好投緣,傾什麼都十分投契,可能因為價值觀和對有所堅持的信念都十分相近。可惜,當他見到我六月以來出的幾篇文之後,他已經 unfriend 了我。

這教我想起發生在1992波斯尼亞的種族清洗,其中一名穆斯林女受害人憶述侵犯她的,竟然是朝見口晚見面本來十分和睦的好鄰居。因為當權者,一夜之間,由人變魔。當時卡拉季奇是唯一有能力阻止悲劇發生的人,然而他卻下令驅逐穆斯林,並進行屠殺,所以是罪有應得的。

深藍跑友六是我的一位好朋友,典型收成期。跑步吹水時最愛罵廢青,言談間常常流露出對自己的成就感到十分自豪。在公司,他常常訓示啲細嘅要以他為榜樣,俾心機工作,不要搞事,準時返工開 OT 賺多啲儲錢買樓。

朋友有無料坐現在 regional 個位? 平心而論,屎忽撞棍啦。英文是 Brian Problem 水平,國語同催屎痾差不多,專業知識肯定不是行頭最 top 的。正如畢菲特談到自己的成就時,他說他只是懂得投胎而已(Ovarian Lottery)。收成期朋友成功因為出生在對的時間和地點。就如依附在高速火車頭的蒼蠅,飛得快是因為架火車。不是因為隻蒼蠅,所以架火車行得快呀,要弄清楚。

任何社會,未來都屬於年輕人的,社會的希望一定在他們身上。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3616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