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擘大雙眼,總會不自覺地自責,為何會變成一個失敗者,身上刻上未完的圖騰印記,嘗試將一切責任都推卸到別人身上,好像時常聽見別人的冷言冷語、明嘲暗諷自己不自量力。儘管心裡說過千句對不起,還是覺得辜負支援隊伍的厚愛,欠了家人的鼓勵,以往月復月的備戰,宣告功虧一簣,結果既成事實、不許上訴,漸漸對日復日的鍛練、週而復始的傷患產生厭倦、甚至恐懼;面對當前低谷,只有自己孤獨面對,不敢與人分享、不想找人傾訴,慢慢走進死胡同、不能自拔,活在黑暗深淵,明天還能看見黎明嗎?

回想HK168,上年遇上幻象,體力和思維都耗盡,唯有決定退下火線。今年捲土重來,礙於幾個月來香港的大氣候,日常訓練都轉到街上,反而待在家中變得懶散,很想休息,一般肌群鍛練、伸展運動甚至長課上落斜狀態大不如前,雖然備戰不算足夠,還是雄心壯志,在比賽日如常出發,所以開賽不久,各位參賽者的作戰狀態,就快要現真章。可能開賽時間改在下午三時,太陽高照,一眾選手攀上八仙的確氣喘如牛,幸好風光明媚,換回不少欣慰,暫時忘卻辛苦感覺,然後就是下坡路段,亦是大叔最害怕的碎石路,稍一不慎,必定拗柴早抖,後來快腳步步進逼,之前上山超越他們,現在只好夾道歡迎他們過頭。

CP1有得影靚相固然是相當重要,但竟然有香甜西瓜供應就實在是一大喜訊,不過大會用人手記錄參賽者號碼,然後再將時間上載網絡,是否落後了一點呢? 大叔恐怕腳患復發,就算平路也不敢輕舉妄動,剛入黑總算來到CP2,準備打第一個大佬,誰知亦是惡夢的開始,紅花嶺不算高聳,但路況崎嶇,如要一條氣走上實在自尋短見,尤其需要運用雙腿各種大小肌肉向上推進,沒有足夠克服山路底子,今年的大叔立即中伏,左腳腕登時一抽,肌肉僵直,完全不能動彈,深信右腳可以借力,卻又無情地一拗,突然同樣地抽搐,兩隻腳一條心好像快要爆炸,心想其中一位跑友的家傳之寶金標老抽怎會跟到我身上。

好不容易才舒緩下來,只好動用生疏已久的行山杖龜速前行,不過走在密林中的狹窄山路,卻不知腳掌位置,竟然將杖尖插在腳趾頭上,痛楚即時由腳尖傳到頭頂,實在痛不欲生,之後迷迷糊糊間跟著兩位師兄,總算安全回歸超級陡斜死人車路。大叔不想跑仍需跑,左腳膝頭後面的筋膜亦開始隱隱作痛,每踢前一步便會痛一次,前面還有一百幾十公里相等於十幾萬步要走呢! 慢腳的參賽者變得越來越疏落,大家都成為黑暗中的明燈,獨個兒在深宵中狂奔,看見村屋內男女老少安坐家中,自己卻滿頭大汗攞苦嚟辛,自作孽不可活。

終於在公廁方便過後,遇上另一位參賽者同行,大家吹吹水又來到美食豐富的CP3鶴藪,亦可以品嚐自攜的即沖梅飯,體力總算恢復過來,不敢怠慢立即起行,繼續挑戰難關,其實如果狀態良好的話,走上龍山這類崎嶇山徑是十分好玩好有滿足感。粉嶺過後,便要克服另一個大佬大刀屻,今年借助行山杖的確省回不少氣力,不過亦感到慚愧兼內疚而傷害了黃沙路徑。破壞是很短暫,但復原卻需要很長時間;想像是自己的身體,無時無刻被一百幾十人用刀尖狂刺,怎可有機會完全康復呢?希望各位參賽者包括自己,以後好好裝備自己,訓練出強健的中央肌群、臀部肌及下肢平衡力,不需要使用行山杖都可以無病無痛完成賽事,為保護我們的郊野出多一分力。入夜後,山頂上寒風刺骨,還是趕快找個下台階,右腳卻踏在亂石頭上,拗柴後當堂失去平衡向右仰天長歎,背囊剛好踫在形狀似龜背的石頭,四腳朝天就算這種。後來路過的參賽者都詢問大叔有沒有受傷、需不需要幫手,還建議食枝煙仔休息一下,然後大家都裂嘴而笑、各走各路。

終於來到最期待的林錦私人補給站,兩小無猜仍舊提供著最貼心的支援,要粥有粥、要薯有薯、按摩揼骨、斟茶遞水、毫無怨言,他們還為大叔計時,給我十五分鐘小睡,在發電機低沉的催眠聲之下,回神效果十分顯注,自己竟然懂得自動彈起身,面前卻立即出現一杯窩心的溫暖黑啡,實在令大叔感動流涕,緩和心情之後,便準備打大大佬之稱的大帽山。黑夜襯托著情歌,一個人走到山野,到底有幾浪漫呢? 反而有時候經過溪澗低谷,會突然傳來刺骨寒風,頓時雞皮盡現,亦讓腦袋不期然產生恐懼感,但只要擁有夜行經驗,抱有正向思維、保持頭腦清醒,所有妖魔鬼怪都不能夠侵害自己心靈。不過,越登越高即表示溫度越低,清晨五、六點的白波波,寒風效應下的體感可能只得四、五度;大叔一個人無助地坐在山上,讓等待觀看日出的行山客都緊張一問,所以在今個比賽竟然第一次出動救命氈保命,落到荃錦坳CP6,真的冷得我騰騰震,一於再來一杯熱黑啡暖一暖身。

今次抗睡策略似乎湊巧,以往晨早見光死情況暫時沒有發生,反而腳痛讓人擔心,就算落斜也沒法加速追回失去的時間,只好繼續借力於行山杖,卻又令雙膊雙手提早疲累,所以在沒有絕對優勢的前提下,大叔還是寧願只依靠雙腿急步行。此時,領先的尼泊爾選手已經第二次返回荃錦坳,足足快大叔五十公里,他到底是什麼構造呢? 中午左右來到麥徑九,竟然遇上舊同事努力在練車,雖然沒有見面一大段日子,卻仍然在面書留意對方,熟悉彼此的動向,為大家的努力和付出打打氣。

於林道CP7小休之後,便繼續進入沉悶死人引水道,再要在烈日當空之下挑戰四排石,再返回同一個CP。迎面而來,出現著一個個練習UTMT的優秀健兒,說聲香港人加油,已經增強不少信心。遠處傳來熟悉身影並夾雜燦爛笑容,原來是大叔系列之毅行隊友,他的突然出現,就像提供身心靈雞湯,讓168旅程的下半場充滿希望。不過,大欖涌水塘真的很悶,只行不跑隨時中眼瞓,所以即時要分散注意力,欣賞千島湖風光,還有歷史建築水霸,都值得留下倩影。不過,睡魔突然急call,還是乖乖靠在路邊快速補眠,這卻令一位參賽者擔心大叔有什麼狀況出現。這時,亦即將要迎接第二個晚上,終於來到期待已久的深井CP,一眾支援院友已急不及待伸出援手,七手八腳合力為大叔按摩、餵粥、即沖黑啡、補水、外賣、溫暖,應有盡有,難道這個就是傳聞已久的帝王式享受? 清醒過後,大叔懷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CP,繼續往山上爬,重蹈去年最討厭的蓮花山段,不過今次發覺不是太難完成,點解嘅?

又再次重臨荃錦坳,換件乾爽上衣,繼續餘下旅程。上年就是在龍門郊遊徑被推爆,今年自己作主,還是為了趕時間而要不斷提升速度,右腳踫上樹根差點PK,雖然立即修正,但雙腳舊患真的越來越痛,救命呀! 幸好,院友再次在城門CP出現,大叔又再次擁有各式各樣的帝王式招待,今次還加插衝擊槍按摩膊頭;另外,御用咖啡師正在嚴肅地製作手沖黑啡,你叫大叔以後比賽怎可以使用大會的普通補給服務呢?所以,比賽前大叔堅持不能有太多私人補給站,免得有太多留戀的想法,厭倦作戰。千辛萬苦,終於趕得切與女俠同行,大家互相鼓勵,時間沒有那麼苦悶。今次比賽大叔最怕肚餓,所以每站都食得很飽,變得腸滿肚脹,不得不停下來做件大事。事後的確身手輕盈,立即追回失去的時間,亦是大叔探索去年比賽離開後的路段,被遺忘的衛奕信徑,兩小無猜正在心急如焚地在CP等候,大叔與女俠終於安坐溫暖座駕,品嚐私伙靚粥,充滿能量迎接餘下最後三段路線。

大家以後比賽真的要試路,不準備試路亦要研究路線長短、上落斜度,真正上路的時候便可以有個預算。好像今次大叔竟然完全忘記九龍坑山及以後路段的記憶,完賽心理生理都大打折扣,剛吃下的薯仔立即吐出來,加上落樓梯雙腳傷患繼續劇痛,究竟能否硬著頭皮頂到終點呢? 天光了,黎明來到,要光復這香港,希望公義良知永長存,詭詐陰險等報應。大家重回低地然後又再爬升,時間有點緊張,因為這段路線的所有路標都不見了,心情變得更加暴躁,唯有趕著跑,好驚險才能夠在死線前到達CP。女俠仍然保持最佳狀態,極速補給完之後,對大家拋出一句:「我一定喺三點前返到終點嘅!」便頭也不回絕塵而去,留下氣喘著的大叔急忙地進食夜粥,然後亦趕著尾班車,看錶不夠六個半小時,向下一個CP進發。

就在大叔邊急步邊補給薯仔的時候,突然又嘔吐大作,身體四肢開始軟下來,雙腳再不能起動,加上萬里無雲,溫度上升,心想勉強上山的話,會否暈低無人發現,明天成為新聞頭條呢? 此時自信心跌至負數,只想逃避,而退出只不過是輕易地做個草率的決定,反而留低繼續比賽卻需要極大勇氣。大叔選擇回到舒適圈,身體躺臥在清涼的雲石座椅,腦袋一遍空白、忘記一切承諾,寧願過著逃兵的苟且偷生、隱蔽生活。朦朧之間,我看見兩小無猜來接大叔,但想起一眾手足被扣押48小時,不准睡覺、冷氣著涼、巴打被私刑毒打、暴力拷問,還有絲打被性暴、不准聯絡家人、沒有律師陪同,更甚者是近期無數的屍體發現,大叔這些苦楚又算得上什麼呢? 還有,參加這幾場百里賽的初心呢? 所以,邊度瞓底就邊度起翻身,無論當前環境有多黑暗、高牆有多極權,兼且未來有幾多未知之數,香港人仍然要繼續走下去,直至迎接成功的一刻。何況,接下來的路段只是雷利加TNF的逆走或順走,只要抱著打不死的心,以前有重光紀念日,很快榮光必定歸香港,一起期待榮光紀念日吧!

首先,繼續行程之後,最甘可能是登上屏風山的長命斜,唯有藉著優美風景分散痛苦的心情,其他路段總有點上上落落,但不算是大幅度,但如果參賽者已經走了140多公里的話,體力必然大打折扣,加上兩晚沒有好好的睡覺,前進只能依靠自我本能和反射動作,還有強大的完賽信念。

既然最後一個CP烏蛟騰都克服了,終點還會遠嗎? 大叔前面一個參賽者都沒有,到底是否行錯路呢? 唯有邊走邊檢查GPS地圖,不想走錯冤枉路。最終又返回最初出發互相爭先的入口路段,過了新娘潭路,便準備進入開心小密林,可能大會義工貴人善忘,竟然沒有移除路標,不如由我這個包尾大叔幫他們一把吧! 兜兜轉轉重臨大尾篤青年營,大門都已經關上,裡面就更加人去樓空。

「咪住,望吓隻錶先,今日係十二月七號喎! 即係HK168完賽後嘅第六日,大叔依家先嚟到終點,到底我係咪瞓咗喺鶴藪圍個涼亭六日六夜,都冇人發覺,定係我去咗結界,啱啱先返出嚟呢?」

Processed with MOLDIV
Processed with MOLDIV

後記

恭喜女俠成功完成HK168,她並公告貓類賽事掛靴 (有人話聽住先喎)。

大會今年搞得有聲有色,首先是選手包內附上的貼紙,另外開幕有睇頭,有代言人,又國際化,贊助多,食物尚算充裕。不過作為素跑代表的大叔與女俠,一致希望將來賽事能夠提供真素食,例如台灣素杯麵,香港都已經有得賣啦! 還有,每位參賽者都應該繫上計時裝置,始終一個長途大賽,安全第一,要準確知道參賽者什麼時候到達那個CP是很重要的,而且家人及支援隊伍亦可以很方便地了解戰況,作出部署。關於路標可能被他人清除的問題,真的不敢想像郊野都有撕紙狗,但作為大會,當得悉參賽者投訴的時候,好應該即時跟進,而不是讓義工對參賽者說:「你用自己嘅方法走完佢啦!」當中始終會有一些經不起誘惑,走了捷徑,也有少部份自轉到某個里數便到下一個CP (親耳聽聞),可能只有極少數參賽者堅持走畢賽會路線 (女俠就是表表者),這種體育精神及誠實行為真的值得嘉許。最後,掃尾隊的安排也是重要的,職能包括清理垃圾、尋找傷者或失踪參賽者、搬運簡單物資、移除路標等。上年和今年,大叔都幫大會在比賽後一星期執起幾個黃絲路標啊!

歡迎大家傳遞大叔這個消息給有心同路人,緊記Like「囉嗦大叔」專頁以便得到各項超馬越野賽的最新比賽結果與賽後感言。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