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堅毅精神,絕對值得嘉許,無論打風落雨、山泥傾瀉、交通擠塞,香港人都會想盡辦法,務求能夠準時返工。同樣地,一班毅行精英,亦不介意樂施會已經取消上星期五的毅行者活動,他們仍然浩浩蕩蕩,按照自己預先部署好的計劃,進行起步禮,誓要完成一百公里的麥徑大長征。香港人都是善忘的群體,記不起去年樂施會的負面新聞,基於個人信念,大叔一早便打算不參加這項年度賽事,不再為樂施會籌款,但仍然樂意為前隊友打打氣,提供一丁點補給。雖然支援力度不算很大,但我絕對明白身為參賽者的需要,就算是一聲問好、一句鼓勵、一個擁抱,都足以影響作戰心態,讓手足知道,他們並不孤單,面對前方困難、受盡痛楚、接連傷患,仍然勇敢應對,奔向終點。

原本大叔都應該開始四個一百英里的傳奇,只可惜第一個雷利旋風,已經在上個月被取消。這真的是個天意,因為當時練習時間不足,心情亦不佳,只恐怕勉強作賽,最終還是會以不能完成賽事作總結。不過機會只會留給有實力、有預備的人,所以十月底以後開始的一連串賽事,大叔必須加緊參與,予比賽於練習,讓肌肉重新熟習作戰模式,不再被打敗。

另外,不要忘記參加四個百里賽的初衷,就是為各個真心為香港人服務及發聲的獨立傳媒機構及人道組織籌務經費。在這幾個月的風雨飄搖,很多海外或本地所謂慈善團體、環保組織都自揭底牌,沒有譴責暴政警黑濫暴、沒有質問被自殺、沒有追究性侵、沒有投訴環境污染、沒有保護動物權益;平時舉辦籌款活動便找香港人,香港人大難當前就玩失蹤。正所謂「一次不忠 百次不用」,看看以後這些團體要花多少時間,才可以由黑變白,洗靚自己個招牌,現在大家記得取消定期捐款啊。


最近,大叔被一名傻漢子趁著當前亂局,惡意中傷,本人心感無奈;不過只要自己做事光明磊落,堅持普世價值觀、公義與良知,腦殘人仕的奸計只會徒勞無功,希望他想通了之後,可以改過自新,學會面對現實生活環境,不要只敢躲避在虛擬網絡背後,亂作文章。

為了達成自己完走四個百里賽的承諾,大叔分別在三個星期,自我鍛鍊;首先是一場60公里路跑,這是一個在黑夜裡,圍繞著自己最熟悉的地區,不斷地來回奔跑的練習。大叔早已習慣一個人在途上的寂寞,亦享受自我對話的樂趣;特別在零晨時份,大家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社區面貌,例如,天橋底下的露宿者、探頭窗外的駿馬、創意無限的壁報、訴求清晰的塗鴉。邊跑邊想的過程當中,提出了很多社會議題、未來期盼、工作困擾、生活瑣碎和個人反思,雖然沒有即時得到解決方案,但總能夠為自己的壓力暫時鬆綁,就好像跑步後將崩緊的肌肉伸展一樣,為應付明天的挑戰,再次做好準備。

另外,大叔亦連續兩星期參加兩項50公里山賽,第一個是HK50,見證好老友的首個超馬山賽,一大清走上太平山起步,俯瞰美麗香港大城市,亦讓自己正式回歸山界,重拾上落梯級、穿梭綠野的樂趣。不竟不夠練習里數,跑了廿公里便提不起雙腿,立即要借助「殺龍巴獅鳥」,解決弱弱肌肉作抽筋的老問題,可幸還總算捱得過每個檢查站,最後在又驚又險的情況下,順利完成賽事。只可惜大會說好了的完賽手工啤是不會留給我們這班慢腳;不過,義工卻搬出每人一個大薄餅來代替,算是有點交代。

另外一個50公里是在大嶼山舉行,好玩之處在於一口氣遊走三大主峰,老虎頭、大東山和鳳凰山,更可順道欣賞滿山芒草景致。事實上,這個比賽難度更高、所需技術更加細緻,多得義工們的熱情招待,提供冰凍水果及飲品,所以在大叔留前鬥後的策略之下,終於無傷無痛地順利完賽。今次大叔能夠與幾位舊隊友身穿昔日隊衫同場作賽,實在十分高興;雖然不是攜手回到終點,但能夠一同起步,亦已經感到不亦樂乎。

其實在這個大嶼山50公里之前一日,大叔亦任性地參加了一個限時五小時的籌款倉鼠跑,總共跑了30多公里,而其他同事就更加表現優秀,帶領著團隊成為最多圈數第二名。

雖然沒有了雷利旋風160公里的賽事,但從以上幾個比賽過程之中,仍然體驗得到既然要達成理想,必定要有堅強的意志,不怕辛苦、不畏受傷的心態。相比手足及其家屬所承受的皮肉之苦,甚至往後更恐怖、更慘痛的後果,大叔必定會堅持到底,與每位香港人,繼續走下去。

延續各自爬山精神,大家請往以下連結了解各傳媒機構、人道組織或研究單位的服務,並且按照自己能力及認知取態,作出訂閱、贊助或捐款 (排名不分先後): –

歡迎大家傳遞大叔這個消息給有心同路人,緊記Like「囉嗦大叔」專頁以便得到各項超馬越野賽的最新比賽結果與賽後感言。

原文載於網誌 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囉嗦大叔 Facebook專頁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囉嗦大叔
一名正處於尷尬年齡的囉嗦大叔,為著保護環境、重視健康和尊重生命,2013年開始素食生活;並於一年後積極加入跑步行列。最不希望見到年輕人跑錯冤枉路,自己未來我們香港人一齊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