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比賽,如果由民建聯主辦,還可以! 但工聯會是主辦單位的話,我就要帶同「教具」來參加,以提醒大會和跑手,工聯會既是大埔大尾篤國慶長跑2019的主辦者,也是發動六七暴動的組織。

賽事特色

第一,賽事設有多個分齡奬項,目測頒獎台旁邊放好的奬座,最少有30個,對跑手來說,無疑多添鼓勵性; 第二,賽事缺乏亮點,主辦單位不是專門籌辦跑賽的組織,所以全港跑手焦點是放在同日舉行的「Victoria to Peak 10+1 challenge 2019」,雖然後者名字沒有標榜「國慶」二字; 第三,縱然易如反掌,但大會沒有垃圾環保分類,終點大派紙杯、玻璃瓶飲品、膠樽飲品、香蕉,四種物料全部放在同一收集箱內,慘不忍睹; 第四,在我眼中是一項特色,就是有一名穿上「平反六四」跑tee的選手,獲得分齡組別第八名,能獲工聯會頒發獎項,甚有玩味。

跑者態度

國歌在大埔大尾篤水壩奏起,跑手有什麼思緒呢? 除了建國七十年的民族情懷外,大家還會想起大埔青年在港鐵站內被連番棍打嗎? 抑或會想起警察遇上濕滑地面而把大埔中學生意外拉倒在地?

十公里跑道上,有兩人對我進行的「高原訓練」裝束有些微反感或敵意,有跑手一邊作賽,一邊用手機拍攝我,說「低能、白痴」,其實這位師兄拿著手機拍攝的舉動,或會妨礙其他跑手呢! 另一跑手在我身旁說了一句「收皮啦」,不過,該師兄隨即感呼吸不順,吐出一口濃痰在跑道上! 這當然不太衞生吧。

Who ran the 1967 riot?


Google 一下工聯會,就知道它的富貢獻和極醜陋的歷史: 1940年代,工聯會前身是「港九勞工子弟教育促進會」,它創辦「勞工子弟學校」,為基層市民提供教育機會。1950年代,東頭村和石峽尾發生大火,災民數以萬計,據說工聯會有向災民派發食物,以解民困。另外,當時很多基層市民缺乏醫療及藥物,工聯會開辦多間醫療所,提供廉價醫療服務。

不過,工聯會是六七暴動的策劃組織,這點也是不爭的事實。聽長輩所說,當年動輒在街頭上有炸彈爆炸,死傷數以百計,包括幾歲大的兒童。商台節目主持林彬更遭人投擲汽油彈活活燒死,工聯會公然承認是兇手。

不管它有什麼的貢獻,也不夠遮掩它的醜惡;不管它有辦多少次體育活動,也改變不了六七暴動的歷史! 今天它自稱造福社會的組織,舉辦跑步比賽,本是可嘉;但50年前,這組織卻佈局殺人、遺害社會,實在非常諷刺和遺憾。

總結

自資$200製作的旗幟布教具「The HK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ran the 1967 Riots」,很多製作公司拒絕落單訂造,或許以後未必能年年也可在工聯會的跑賽中作出如此的表達行動。唯有,珍惜現時可有的機會吧。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6423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倫sir
家住馬灣,受著PI Runners的感染,漸漸養成對跑步的興趣;喜歡寓賽於操,享受邊跑邊聽歌的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