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嬸喜歡跑山,但又驚青,不會做危險和缺乏準備的事情。解決這個矛盾,就是加入跑班,學習上落山技巧和 pacing 策略等。對大嬸來說,有系統的訓練比起男人更有安全感。

稱得大嬸,必是先進組成員,但最抗拒被尊稱為「耆英」,現在潮語興叫「廢老」更難入耳。大嬸唔服氣,因為可以老而不廢。操了數個月,膽粗粗學人報比賽,當然揀一些有先進組分齡的才報。2018年組隊參加第一屆Kill標王越野賽,雖然沒有得獎,但時間竟然快過隊中一位小鮮肉K仔10分鐘完成,大嬸心中暗喜,總算有得威下。K仔完賽後散晒,大嬸見他年青英俊似有為,知他沒有上過跑班,於是邀請他加入。

第一堂操 interval 衝400,K仔一起步就彈了出來,畢竟血氣方剛,奈何臨衝終點前幾十米,他突然慢下來,明顯爆左,大嬸從後趕上,步履輕盈,又過佢一次,自信番晒嚟。見他在彎腰抖大氣,上前鼓勵幾句,擔心他不會繼續來上堂,你知,現在的港男都十分脆弱。

操環島,跑班的長青隊員與小鮮肉們都非常熱血 (攝: Doon [email protected])

但K仔不是一般的港男,他不單持續來操,從不缺席。還每晚自己在球場街道,不間斷地跑十數K,為累積里數,週未週日很多時還 back to back 連操兩課山。K仔進步神速,不消一年間已成為班中的精英隊員。

最近大家吹水講起當初入跑班的情況,K仔說起第一課在維園被大嬸超前,還歷歷在目,是激發他跑步的動力,因為接受唔到囉! 他用速度、汗水和毅力走出這個「創傷」! 大嬸頓時領悟到廢老也有他們的存在價值。

操杯靈雙渡,大嬸和幾位小鮮肉在「一線脊」前掙扎
好驚呀!

某天與學員操杯靈雙渡,去到「一線脊」 – 一條闊約腳掌位長約兩公尺的窄小泥路,左右兩邊都是深十數呎的懸崖,其實可以繞路而過,但大家又想挑戰自己的膽量,有幾個隊員已輕鬆走了過去。驚青的大嬸和兩位小鮮肉,呆在那裡掙扎,過定唔過? 兩位鮮肉嘗試幾次踏出了第一步,但向下望時個心離一離,都縮腳而回。大嬸那刻想到塵世間一切煩擾,都源於一念之間,於是澄空心靈,一跑而過,Yeah! 此突然的壯舉,即時令兩位小鮮肉膽量和信心倍增,紛紛踏出勇敢的一步,KO了「一線脊」!

平板比賽,男女子組竟然都由「廢老」勝出

有次跑班做平板比賽,第一回合竟然由一位60+「廢老」同學及大嬸分別在男女子組勝出,其他的年青同學都大比數落敗,嚇了教練一跳,也激發他們要做復仇者聯盟。第二個星期進行次回合,結果由一位年青師妹打破了大嬸的時間。而男子組仍被另一位50+的D哥以10分鐘稱皇,恨得一班小鮮肉牙癢癢的,要私下苦練加操。

班中另一位長青組60+女學員M姐,外貌是位十分高貴優雅的女士,她不但完成了數次海外全馬和100K山賽,更經常在山賽的組別獲獎。每次在港島區操練,無論在那裡終結,她總會不乘車跑回位於半山的家。前個星期跑班操環島一段,Team A 快腳走30K,Team B 走18K。M姐是 Team B 隊員,在小西灣完成18K後,繼續獨個兒跑回家,結果共走了43K.01K,多過了Team A的猛將。大家都目定口呆!

操斜路是跑班指定動作

其實長青組同學絕不是「廢老」,反而是年青學員的 benchmark 和精神能量棒。D哥去年受腳傷困擾,停操了數個月治療,但他沒有從此收山,反而跟治療師指示,持續慢跑斜路,完成康復。呢位「大叔」一上斜路,就甩掉那些小鮮肉,還鞭策他們不能停下來。D哥跑10K pacing 是4分頭,對新學員發揮極大激勵作用,大家都以他為目標!

跑班不停都有年青的新血加入,初期幾課做 tempo,大嬸大都可以走在他們前面,耀武揚威一番,但不久這班小鮮肉又強起來,要走出被「廢老」超前的創傷。廢老的二次貢獻就是活化廢青為鮮肉!

71歲夠老未? 71歲仍在跑馬的村上春樹說:「在長跑中,如果說有什麼必須戰勝的對手,那就是過去的自己。」

「如果要寫自己的墓誌銘,我會說至少到最後都沒有步行回終點。」

好型呀! 這位村上「廢老」,也就是大嬸這些年青人的能量棒!

各位廢青廢老,係時候落街跑番幾K啦!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逆流大嬸
大嬸喜愛跑山,攀峰下坡,挑戰自己,有逆流大叔的堅持。跑齡雖短,積極鼓勵一眾大嬸踏出行山的第一步,共享大自然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