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長跑五年,由最初的五公里,然後十公里、十五公里到半馬拉松,自問進步一點也不快。去年年底在想今年還能再進一步嗎? 想了一下,就決定在2018年進軍全馬拉松的旅程。

因為一向都喜歡日本文化,而日本的長跑比賽也是以氣氛熱烈而有名,所以順理成章就向日本不同城市的全馬比賽入手了。

看了幾個長跑專頁,要報跑東京、大阪馬絕不是容易事,要抽到也可能要等幾年時間。為了要確定自己能早日達成目標,那便要向能一報名就可確認資格的賽事著手。

用了很短的考慮時間,我便選擇了東北風土馬拉松。一來因為自己未去過東北旅行,這比賽也是為了復興東北而辦,別具意義。當然,這個比賽是一個 fun run,以六小時為時限,配合大量不同的日本食品補給站,估計自己是用慢跑也沒問題的。(反正只要能完賽,怎樣也是 PB 啊)


比賽前是緊張的,原因有很多:

  1. 天氣冷,登米市三月的天氣預測長期都是大約3-10度。氣管不太好的我還是會擔心的
  2. 長距離,自己最長距離只跑過半馬拉松,半馬之後的距離會是什麼感覺呢
  3. 腸胃狀況,半馬拉松可以全程不去洗手間。全馬估計四個多小時,中途還有不少東西吃,去洗手間的安排也是考量之一

到了比賽日了。雖然早上九時半才起跑,但因我住在仙台,五時多便要起床,乘預約了的旅遊巴士前往登米長沼湖比賽場地。一個多小時後下車時,第一件遇到的事,就是下著毛毛細雨。這可是天氣預報沒有預計過,不然我也會帶雨衣來。可幸的是毛毛雨慢慢也收了,之後還轉為藍天,所以也不用在冷雨粉下起步。

東北風土馬拉松的賽道是圍著長沼湖跑兩個圈,中途有二十多種日本食品作補及品。起步點是一個大草地的公園,裡面除了大會 counter、大台、行李區外,比較特別的就是草地上有很多便攜帳篷搭配野餐布。感覺是一家大細都來支持家人比賽,還順道野餐郊遊一番。這畫面可和香港長跑的時候很不一樣,因為往往可會被工作人員說不要在那裡停留呢。(土地問題)

這比賽在網上流傳多年之後,今年參加的香港人也可不少 (當然,我也是看網上資料才知道吧)。臨起跑前碰上了不少香港來的跑手,平日在香港比賽也不一定有朋友一起起跑。這次頓然覺得這裡比賽温暖多了。

上午九時半便是全馬的起跑時間。這次起跑沒有鳴笛聲,取而代之的是樂隊現場演奏。起初還有點不習慣,但這樣的安排也很符合這次 Run and Music 的主題,也更能給予人好好享受這次 fun run 的感覺。

起步時四周其他跑手的步伐都比我想像中快,我只好不時提醒自己控制在6分半至7分鐘一公里的速度就好,免得之後路段會沒有力量。跑了不久,每兩公里一個的補及站很快就到了。我本著每站都要吃的宗旨,當然是半停下來吃了這首站的一小片醃製桃。這作為長跑的餐前開胃小吃可是不錯的選擇。

圍著長沼湖的路程並不是想像中的完全平坦,倒是有不少的微上微落。平日自己路跑練習都有不少上落斜,所以這還處理得到。意料之外的是有部份路段非常當風,幸好自己怕冷而準備了頸套,好幾次都要把頸套拉上鼻子上繼續跑,才能令氣管舒服一點。中段時間陽光慢慢出來,所以後來就更為温暖。跑下去不致非常大汗,也能乾濕相宜地繼續慢跑。

雖然這比賽是在郊區跑,打氣的群眾一定不及大城市的路跑熱鬧,但很多住在附近的公公婆婆都會在屋前出來落力打氣,有些還帶了很小的小朋友。每一次跑過他們時,聽到他們的由衷打氣聲都會內心有一刻感動,然後表情裝作沒很辛苦地繼續向前跑 (這對撐著跑下去很有效)。

頭半馬的處理還算輕鬆,畢竟平日也能跑到半馬,中途還能吃到蘋果、熱湯、甜酒、特色肉腸、芝士撻等等。每到站休一下、再跑一下,總算是能維持到預定的步伐,用了不到兩個半小時跑完了第一個圈。

第二圈開始,內心就對自己說,現在真正開始「打大佬」了。這圈因為沒有了半馬的選手,也少了很多觀眾,一路上就冷清了不少。這正正好開始要和內心交戰,不斷提醒自己堅持不步行,就算慢跑得比行只快1%也要保持跑姿。(當然,還有堅持每一站都要吃 XD)

在大約二十六公里時去了洗手間。這其實是忍到半馬後才去的,因為相信會少很多人,但那時還是要等候一下。那公里因此跌到12分鐘。不過這也沒辦法,如果不去洗手間也無法專心繼續跑下去。

這次比賽故意沒有戴耳機,希望能拉近和環境的距離。近三十公里時,不其然地開始內心唱起歌來打發時間。期間唱過「Tonick」、「圍城」來為自己打氣,兼且作為步伐速度指標。沒想到又竟然唱起「再見我的初戀」! 其實我也不能解釋為何會想起這首 ,不過拍子跟步伐夾得來,便在內心繼續唱了! XDDDD

過了三十公里是不少人說過最辛苦的距離,我也不例外。有段路內心開始不斷說玩命呀、粗口呀、怎麼不報半馬呀…(下刪二百字) 這時開始感到是1公里1公里的撐出來,感覺可和頭半馬非常不同。

這時小腿肌肉感覺變化很大,一來上斜沒了大力量,但原來也變得非常敏感。一時褲管觸及皮膚時,也會覺得是被異物掃過。有時還好像有些電流走過小腿。雙手呢,有時也會有一點點麻痹,不時要做些手部運動來讓雙手充血。不知道這些是不是長時間的跑步,讓血液大多流到腿部去了而引發的。

第二圈的補及品比第一圈還豐富,例如:青瓜、和牛、味增湯、蕎麥面、芝士蛋糕等等。不過我通通吃過後還是有點餓,原本以為不用吃 gel/鹽,這圈還是吃了三包 gel 和一包鹽,證明我總是要吃才能跑的。

跑到40公里,手上的 Apple Watch 便沒電了,我可有充足了電源才來跑啊。不過,這也不打緊,盡了自己努力跑就行。那時自己內心計著從09:30起步,14:30前在終點衝線便可以做到 sub-5 的時間內了。

沒有了音樂拍子、沒有了很多打氣、沒有了電子儀器的輔助計算,這更能清楚聽到自己的呼吸、自己的步伐和自己的意志。

最後轉入終點的公園,打氣的群眾又多了起來。太好了,終點在望了。衝過終點後,工作人員還會說聲恭喜,實在非常窩心。

因為大會安排了即時印刷完走證書,完走時間是能立即知道的。等待證書印出來時,我還在喘着氣。看到完走時間時,實在有點激動。因為,初馬sub-5成功了!

官方完走時間:4hr54min37sec

之後接到不少完走紀念品,還領取了海外跑手才有的完走獎牌。這比賽以往是沒有獎牌的,今年突然有獎牌也算是意料之外吧。

後記

東北風土馬拉松的目的是希望能把多些人帶回日本東北,振興當地經濟。雖然311地震已經過去多年,但這裡還是要繼續得到各地的支持來持續發展。希望這次的成功fun run經驗,能令更多人繼續支持東北地域。

在日本長跑果然讓人滿足度很高。接下來在其他日本大城市全馬,相信我都會入紙抽籤了。不過,還是全馬初哥的我也不敢說在其他全馬會否跑得更快。因為其他比賽應該沒有這麼多食物,也沒有每兩公里的小休。下一次全馬時,相信又會是另一次的學習體驗了(長跑長有 完走就好)。

原文載於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1172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Barkley Marathons 2018] 超邪惡山賽 今年無人完成
[倫敦馬拉松2018] 92歲事頭婆鳴鎗慶生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