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個本地三流業餘長跑手,說起長跑成績難以望其項背;但同樣作為一個香港人亦有同一樣的關心。發此文不是希望引來對罵,但修補裂痕始在溝通,相信家豪教練亦會同意。

沒有人希望見到暴力,更沒有人希望見到流血、縱火、大搜捕的發生。但重點在於為何有這些暴力的源頭,是因為警方濫捕、濫用公權力、而無任何制裁;政府強推法例以至社會撕裂,但無人問責,問責制蕩然無存。既然教練你都同意警方有濫權的情況,為何政府堅決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徹查始末? 現在已有數百名示威者已被捕控以暴動等罪名,他們負上了破壞社會安寧及其暴力行為的責任,但為何大部份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途人卻可逃過法網?

難道置之不理問題便可解決? 公義便得以彰顯? 我們不能放下,不能忘記,是因為我們不能忘記公義;暴力違法的示威者被捕,將會由法庭裁決是否有罪,但到現在沒有半個警察受到停職、受到譴責、受到檢控。指出警暴不是「互揭瘡疤」,是面對問題; 要解決社會紛爭,直接面對問題是唯一出路,而主動權從來在政府,而不在市民。

跑手是固執的,服膺於現狀的跑手永遠不能夠突破自己。就算是我這個三流跑手,每場比賽都想挑戰自己的 PB ,家豪這個一流跑手應更加明白這個道理。 面對未能越過的時間,我們應該抱著「行人止步」的心態,還是「明之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 於星期一林鄭記者會後,仰望權威給予施捨,不得要領後,便服膺於威權,不再爭取? 這不是跑手的風骨。


相信作為一個跑手都很享受穿上跑鞋無拘無束地跑,而這種自由是可貴的。但現在香港已瀰漫著一股白色恐怖,連穿上黑色跑衫的自由也慢慢失去了。當然家豪教練仍然可以輕鬆地穿非黑色的跑衫,但在你跑的同時,不公義的事情仍然在發生,仍然有女生被捕時在公眾被扯甩底褲; 仍然有落街食飯的市民被無故被扑得頭破血流;仍然有買鐳射筆的學生無故被補;仍然有很多公然使用暴力的白衣人逍遙法外……這些這些你都可以視而不見,但一直在香港這個平行時空發生。

「有一餐食一餐,苟且偷生,度日如年; 我們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我們其實好幸福。」對這種生活態度,我更不敢苟同。很難相信,生活在香港這個國際金融城市的大學畢業生,身為多個學生的教練,竟甘於三餐溫飽,安於逸樂的人生目標,仍停留於生命中最低層次的「生物邏輯層」。「不自由,毋寧死」,基本法賦予我們的基本人權、自由,才是我們本來應該擁有,但現在一點一點失去的。失去了這些,我們什麼都不是。

每個運動員都服膺於「體育精神」,相信家豪教練亦一樣,體育精神就建基於公平、公正、公開。試問現今警方的執法又是否公平? 律政司的檢控準則是否公正? 政府處理修例問題由諮詢至今又是否公開? 當一場長跑比賽,裁判、計時員、禁藥檢定都全傾倒向一方,倒果為因,你身在其中,又會否服膺於這個結果而不哼一聲?

知悉家豪教練不久前喜獲麟兒,相信你與太太都希望自己的下一代可以在一個公平、有法治、自由及民主的香港長大,而不是在一個警權無限大、無約束的地方成長,最後只論溫飽,「苟且偷生、度日如年」。而這一代的年輕人,正用他們人生中最光輝燦爛的十年青春去為香港下一代打拚。我們作為大人,愧疚之餘,又怎能在這個時候輕言放下,輕言放棄? 即使我們不同意他們的手法,但至少,我們應該用非暴力的立場與他們站在一起對抗暴政。

最後,希望你可以在馬拉松及長跑成績再上一層樓,甚至可以代表香港踏上奧運的世界舞台,為香港爭光。但希望你披在身上的香港旗、穿在身上的香港隊跑衣,背負著的是自由、民主、法治等普世價值的榮耀,而不是代表著極權統治、指鹿為馬、威權世界的恥辱。

附: 陳家豪原文

昨天全日無工作,黃昏跑了上山,一路跑一路思考,怎樣可以化解香港現時局面……連早上政府記者會也不過如此,真係好難好難搞……

然後昨晚8:00 我有在大埔中心一帶看情況

既然她無回應,問題要點樣解決? 暴力? 係咪要繼續升級? 香港大部分人一定唔想見到這情況。

其實……

我們可以唔認同政府
我們可以唔認同警察
我們可以唔認同朋友/家人立場
我們<唔>可以認同暴力繼續不斷升級
我們<唔>可以同家人/朋友就這樣決裂
我們想要的香港是這樣發展下去嗎?
香港人打香港人到幾時?
大家想團結就做一些團結的行為
不要再散播不要再助長暴力
因為現在快要到一個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慶幸還未有因為警民衝突而有人死亡
此時此刻我們真係要反思下

明白示威者背後有種種原因才迫使他她們如此激進,更也是政府多年累積下來的因。示威者一再升級也等不到政府真正的回應 (真心灰),但是再升級示威的方法也不是好的方法,相信大家都認同示威者真係開始過了火。

現在的示威情況,史上我見過香港最激烈的一次,其實示威者又好警察也好,兩邊一定都有犯錯及激進左,示威者到處破壞,擾亂秩序,主動襲擊警署,明顯是過火了,警察都有地方做得不好,有殺錯無放過,濫權? 我都好想讓朋友們知道警察同示威者都係人都會有情緒都會犯錯,示威者向警察或警察向示威宣洩情緒都不好,只不過仇警的情緒越來越激進,去搞埋警察宿舍,禍不及家人,大家係香港市民,不是黑心市民,不要做出這樣的事,對,說到這裡有人會講,無錯,係有黑心市民,至少我同你不是。

不是幫那邊講說話,我講我自己的話,警察在元朗事件確實令人失望 (單憑電視所見) 警察本身在這事件的磨心,由維持治安,協助政府,演變到現在比香港好多好多人仇恨,但係他們的職責就是維持社會秩序,使用器械武力打擊罪案暴動也是正規 (濫權另計)。

大家要知道,互揭瘡疤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每次示威完總說對方的不是,忘記了本身行出黎為咩,唔好每次行出黎都是要暴力收場,好多香港人唔想睇唔想見,好多香港人都抑鬱了。

再講是朋友家人的關係,眼見好多朋友 unfriend 朋友,不同立場就 unfriend,包括我呢編野,都好快有人 unfriend 或嬲嬲 like 我。但我想講我們父母兄弟姊妹多年的養育相處,我們多年來朋友間建立的友誼,大家不要因為這些事和家人朋友鬧返,要互相尊重,包容不同聲音,聽下對方意見,為可這樣的想法?講下自己角度,鬧交同暴力是無用的,良好的社會/家庭就是能夠接納不同反對聲音,我和太太成日意見不合,都會火遮眼,當時也會發火,但之後都會檢討自己思考對方,這樣才可長久下去,嘗試下控制自己的脾氣,成日發脾氣人都易老d

最後想講人生的意義仲有好多事可以做……不想再見到示威者及年輕人犧牲,不想見到有人入獄,什麼前途也没有, 不要說革命就要有人犧牲

一個都不要再犧牲

人生的意義每人也不同,大家想想吧
好多第三世界的國家
好多戰亂的國家
他們的人民莫講人生,能活一日多一日
有一餐食一餐,苟且偷生,度日如年
我們珍惜我們所擁有的,我們其實好幸福。

珍惜朋友  珍惜家人  珍惜香港

網上有時好多人發放假消息
不要亂發放
不要唯恐香港不亂
我不想再聽那些不斷譴責譴責譴責譴責譴責譴責譴責譴責的記者會
香港絕大部分示威人士係和平無暴動
從幾次示威事件中睇到香港好多的示威者市民係有愛心,真心感動

再至朋友們花生友們,當有示威事情,當越來越激烈時候你還站在咁近,請自己小心,最好離開現場,無做過野都係咁話

出路? 希望? 絕望? 我還相信會有出路
我是一個死唔斷氣的老鬼長跑運動員
我相信、我想、我現正努力去試下再做一次馬拉松港隊
人生一定要有希望

最後真係最後,請不要留言說警察不是,請不要留言說示威者不是,請大家和平刻制,請大家三思而行。

一大堆廢話。完。
香港加油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3750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長跑懶鬼
跑左十年,最懶練習但係又鍾意比賽,無論山賽定路賽,由十公里到一百公里都跑過,搞到周身傷,唯有止痛藥上場。目標係練最少但係又可以跑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