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超人有唔少人都鍾意問:「一定要揀,屎咪嘅咖哩同咖哩味嘅屎,你揀邊樣?」

我唔知你咩答案,亦都唔想知,但係我會再問:

「馬拉松式高潮同高潮式馬拉松,一定要揀一樣,你揀邊樣?」

然後你會問,屎同咖哩,我明,高潮同馬拉松就⋯

聯想範圍可廣闊了,但第一個反應,大多數都係好、正、激嗰方面。又或者係:咁衰架講呢d?

我地每日受住停唔到嘅感官刺激,每日個芒都爆出好多嘢,吸引你嘅眼球,虛擬嘅一日比一日逼真,現實嘅又一日比一日荒謬,網絡同現實世界扣連之後,我地奉行嘅就係一套「高潮式馬拉松」嘅生活主義,「再俾多d刺激我啦」,好似過年期間報導嘅靚仔一樣,自瀆到虛脫為止啦。呢隻叫高潮式馬拉松,意思係要不斷高潮到麻木,到無能力高潮為止,呢個其實係喪心病狂無節制式慢性殺死高潮症候群,簡稱「無能潮」

感官爆炸到耳聾同眼盲已經係通病,網上嘅耐性係用秒數去計,一件事,一個人嘅有趣同無趣亦變成用幾秒鐘去判斷,用一秒去selfie,用一秒去po,用一秒去like,用一秒去笑,用一秒去喊,然後重覆,生活就變成一張gif圖,J到半死。

「如何留得住高潮,一招了太過少」

喜歡帶一雙跑鞋去外地跑步嘅朋友,應該最明白跑手先可以享受到嘅獨特風光,佢比散步行到更長嘅路,不含購物只求共存,仍然聽到街聲,見到人嘅生活,最重要係路上嘅傾斜度,係坐觀光車遊覽嘅人士永遠都唔知道嘅體驗。當地俾到你嘅安全感甚至陌生感都會非常深刻。

呢刻我腦內嘅畫面係入夜時分,從海灘往墾丁大街,財無分手,右手寬闊海洋,左手陰深山墳嘅夕陽。

成為在旅途中親手寫俾自己嘅信。

其實,跑步之所以喺香港興起,主因就是心靈想被充實,而要用一種最原始最踏實嘅方法,幫我地敵擋「無能潮」嘅侵襲。佢俾我地又一個點到一個點,快唔過搭車又未至於穩定到可以做低頭族,佢令我地放低對秒殺式高潮嘅慾望。亦係愛呢個地方嘅一種表達。

「靈與慾已升級了,怎可再跌落寂寞」

香港人太快,過份高潮,一隻最急嘅人種玩一種最唔急得嘅運動,呢個先叫做平衡。個個男人都希望自己幾多歲都仲得,而馬拉松式高潮同樣,持久力先重要。

而「高潮能」嘅最佳裝備是一對跑得動的腿。

更多:
香港人除左玩裝備,仲可以點?
每日115.6米?
Law少 許耀斌文章
Fitz跑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