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護署與城市大學合作,推行為期兩年的「野鴿避孕藥試驗計劃」,向堅尼地城、紅磡馬頭圍以及將軍澳坑口的野鴿,餵飼塗上避孕藥的飼料,以求減少城市入野鴿的數量。

署方委派承辦商每日一次,於特定時間以塗上避孕藥的天然粟米粒餵飼野鴿。署方聲稱,這種含有「尼卡巴嗪」 (Nicarbazin) 的避孕藥,對野鴿沒有明顯副作用,在大自然環境可自然分解,對人畜無害,對環境安全。

但問題是,以這種方法去減少野鴿對市民的滋擾,合理嗎?

默認餵飼野雀行為?

這個「野鴿避孕藥試驗計劃」漁護署並沒有解釋目的為何,但相信如果成效顯著,將會廣泛採用,成為解決城市內野生動物問題的方法。不過,野鴿以至其他野生動物,出現所謂滋擾民居、滋擾市民的情況,是源於有市民不遵守法例,擅自餵飼野生動物所致。所以,強制為野生動物避孕,令人覺得署方對非法餵飼者妥協,默認了他們的餵飼行為。

事實上,野鴿聚集鬧市,馬騮走去停車場,野豬到訪民居,主因是有人非法餵飼。筆者每次行經金山,都會見到有市民化身 Foodpanda,將一箱一箱香蕉或蔬菜送到馬騮口中。沙田某些公共屋邨,亦有市民送食物給野豬,令野豬自自然然走入屋邨。不過多年以來,我們看不到有大規模檢控非法餵飼者的新聞,這些市民就視法例如無物了。

我們希望漁護署在研究為野生動物避孕的同時,亦加強執行非法餵飼的行為,才可真正解決野生動物滋擾市民的問題。

資料: 政府新聞公告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生活 Life > 漁護署避孕藥餵野鴿冀減少數量,默認非法餵飼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