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單車 Cycling > 珍惜.我的單車之路 (前香港山地單車代表鄭澤誠)

現在的小朋友普遍都有幸福的成長環境和條件,知識水平比我們以前高,但是當下的你又是否有珍惜,還是只覺得父母的給予和身邊的物質條件是理所當然? 本篇分享不為批評任何人,純粹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看法。 作為80後的我,我們那個年代的香港,單車運動很多時候在家長和老師眼中都是比較「飛仔」,通常是不學無術的人先會去玩單車。那個年代沒有各種社交媒體,而手機更不是每個人都有,所以我們獲取資訊的速度也會比較慢。

我的第一部山地車

曾聽過我故事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我是一位出身在普通家庭,在馬鞍山成長。在這裡都簡單再說一次,讓不知道的朋友可以知道一下。我初中的時候,有機會學踩單車,然後跟同學去大尾督郊遊。後來在單車店看到有車友踩著山地車跳來跳去,讓我覺得這種單車「很有型」,然後就開始接觸。

然而,當時只踩著一輛 $300的入門單車,有什麼方法可以買到一輛山地車呢?現代的小朋友可以跟父母說給你買,非常輕鬆。但我們那時是不可能,都要靠自己。於是經朋友介紹下,當時 15歲的我就去了馬鞍山一家茶餐廳做兼職外賣員/樓面。大家應該都聽過現時法定最低工資為$37.5/小時,但當時我的時薪是$15。這裡先跳過當中的工作細節,但經過一個暑假的努力下,我成功買到第一個單車架和配件,慢慢就組裝起我的山地車。

在故事繼續之前,我想正在觀看文章的年青人反思一下自己腳下的單車是價值多少? 3萬、5萬、7萬還是 10萬? 如果以現今法定最低工資為 $37.5/小時,你估自己要工作多久就足夠購買自己的單車? 而父母辛勞工作賺錢,為你買單車,為你找單車教練學單車等,你們有沒有說過一句多謝或感恩父母的付出?在訓練過程中,你有沒有認真去做還是敷衍了事?答案不用告訴我,你自己知道。如果還沒有珍惜機會或答謝父母的,可以現在去做都不遲。

踩單車成為了「壞學生」

買了山地車後,如是者開始跟馬鞍山的單車發燒友踩車,然後報名參加第一場比賽,展開了我單車的生涯。對於踩單車的天份,我自問不高,比賽初期也沒有成績,主要都是抱著參加的心態慢慢地去累積經驗。

接著,我說說當時家人和學校對我踩單車的態度都是反對,就像我在文章開頭說過單車運動在當時家長和老師眼中都是比較「飛仔」,通常是不學無術的人先會去玩單車。當時我在馬鞍出名高要求的中學就讀。在學校中,我面對的「三宗罪」是:

  1. 踩單車去做兼職
  2. 做兼職為了買單車
  3. 為了踩單車而不去補課

從我看來,除了第三點有問題外,其他兩點都是沒有問題的。對於學校老師中的「壞學生」,自然地會有校長和訓導組給我好好招呼,自從他們知道我做兼職後,便開始要求我每日放學留堂。我們稱這個罰留堂為「坐火車」,即是在校務處外,每人有一張桌,做功課、抄聖經和背聖經等,鄭澤誠這個名字,基本上每日或隔日都可以廣播中聽到。「坐火車」目的就是讓我沒有機會去踩單車和做兼職。當時我的方法是晚飯後,自己再去踩。

時間轉眼間來到中五,畢業禮那天校長和訓導主任終於給我說一句我認為是多年來的好話。「鄭澤誠,如果你鍾意踩單車去踩,畀心機!」而我也跟他們說:「好的,我會繼續爭取好成績,有一天我會穿著香港隊的戰衣回來學校的!」當時的自信加上努力,讓我一年後真的成功加入了香港隊,我真的做到了。可惜的是當時的校長已因病離世,校長的太太在學校的聖母山安慰著我,說校長會在天國看到的……

然後,我說說自己當時的單車器材。當時我就只有一輛山地車。在加入香港青訓隊後,教練就給我安排一輛公家的公路車,讓我可以跟隨公路隊進行訓練,就是圖中這一輛。雖然這一輛單車,配普通輪組和 105套件,但大家可能想像不到這已是我用來參賽的戰車。我就是靠著它在隊內選拔並獲得第一次代表香港出賽的機會,也是用它去完成第一場泰國的公路車多日賽。

大家看到我過去有 Specialized 到現在的 BMC 等大品牌的贊助,應該都沒想到我在大家這個年紀的時候,連公路車鎖鞋都買不起呢? 其實人的成長就是一個學習和進步的過程,結果很取決於你在過程中的努力。記住,沒有不勞而獲的成功。羨慕別人的成果時,不如先學習他們努力的過程,吃過什麼苦頭。

最後,在文章作結前,我說說我家人對我踩單車的態度,這可能是很多年青人會較關心的。對於我踩單車,父親是極力反對、母親是中立/反對的狀態。我的單車大概在我 16歲開始就「寄人籬下」,從置放在朋友家中、單車店到後來出現的迷你倉。為什麼單車不能在家中,就是因為爸爸的反對,所以單車不能出現,也曾經出現父親收起我的單車而我去警署報案的鬧劇。媽媽方面就還好,當時知道我去香港隊,在我離開香港北上集訓前,帶我添置電腦和衣物。媽媽沒有口裡說支持,但行動上是默許。

當然長大後回想,家人的不支持也是不無原因。家裡有一位頂級讀書成績的妹妹,父母自然會擔心讀書成績一般的哥哥將來的生計問題,畢竟只有 $1000月薪的全職運動員的未來讓人擔心也屬正常。過去已是過去,大家想知道更多,也可以之後私信我。

不過我可以告訴大家,運動和讀書/工作的關係,就好比「雪糕和蛋糕」。雪糕融化時間快,好比運動生涯,所以要先吃 (先做)、蛋糕可以擺放時間較久,就如讀書/工作可以之後做。我這樣說,不是叫大家不用讀書和工作,而是當你有這個機會發展的時候,好好去把握,青春和機會過去了就沒有的。我自己的例子是,加入香港隊後,發現$1000月薪是不可能生活下去,決定離開重返校園 (IVE高級文憑、大學學位),再轉型教練為香港發掘更多未來人材,也是一種讓自己的單車夢延續下去的方式。

多謝你看到文章的最後,祝你或你的孩子在運動/夢想追尋的路上有更明確的方向和發展,同時亦歡迎大家留言或私信我交流。

鄭澤誠 Cheng Chak Shing Facebook 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