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已故香港真.才子林振強,有篇文章將鴨寮街形容為「佬街」,將「麻甩佬」行街的喜好形容得繪形繪聲,更謂別人(特別是他太太)不明白「麻甩佬行街」的樂趣。那些年,還是何寶生教人砌電腦的時代,我也十分喜愛逛高登黃金,望著櫥窗的一塊一塊的電腦底板、電腦顯示卡,竟然可以嘩嘩大叫。當時的女友(即現在阿囡個娘親)不明白那一堆電子零件有何吸引力,我唯有將這篇文章介紹給她。(現在,大家只需說句「男人的浪漫」……)

某天,在電腦看跑步group的留言,看著這些以肉身繪製的路線,忍不住嘩嘩大叫,老婆就說:「睇乜呀?咁似你當年喺高登睇電腦底板?」

11034413_10205246297570722_4698611929175843811_o

外人看,這些路線猶如電路板,不明代表甚麼。但只要你熱愛跑步,你就知這些路線圖,代表了跑者的汗水、孤寂與艱苦。而我,讀著那些神人級跑手的「畫圈圖」(最令我佩服的是那幅港島一圈圖),就知可望而不可及,但就充滿幻想。

這個情況,有點像遠古愚民望到天上的織女星雲,聯想到牛郎織女的故事。作為一位低紙跑手(指能力而言),看到這些神人一口氣由沙田跑去紅磡,再由紅磡跑回沙田 — 56K!係56K!先不論其速度與耐力,單是孤身一人,已令人拜服不已。

我跑步最遠距離,就是渣馬的42K。但在賽場上跑,除了顧及自己能力,其餘均有大會照顧。飲用水、食物、醫療、廁所,甚至投降時也有巴士接送,雖說每年都有人投訴其不足之處,但仍可令跑手後顧無憂。但在市區一個人跑56K,跑步又不能帶太多裝備,中途遇到腳痛、尿急、口渴、肚餓怎辦?更嚴重的,就是跑褲爆呔、跑鞋甩底,又如何可立即回家?

對這些神人來說,這可能是多餘問題。但對我等低手之輩,望著那張由人肉繪製的地圖,就能產生無窮幻想,用思想去達到這個大師級境界。

就是這些圖夫,給予了我們低手的莫大鼓舞,令我們由幻想中的織女故事,化身為登月行動。

99

圖片來源:Facebook截圖

更多:

家聯其他文章
Fitz跑步文章

分享
家聯
為何要運動?去公園看看那些四五歲的小朋友,從跑跑跳跳所得來的喜悅吧!勿忘初衷,運動會令人快樂,難道我們都忘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