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明白為何我的人生會如此曲折」

婉婷成長時不幸受到母親虐待,對母親一直懷有怨恨,長大後更遭受性暴力。種種經歷讓她一直承受很大的精神壓力,需要定期接受精神科醫生及心理治療師的跟進。她在2013年更曾企圖跳樓自殺,幸得數名街坊把她從鬼門關拉回來。以為一切雨過天晴,但命運弄人,噩耗接踵而至……

一位一直關心婉婷的好朋友在2014年突然自殺離世,為她帶來沉重打擊,她非常自責自己一直沒有察覺到朋友的心靈需要。她的世界頓時陷入混沌之中,彷彿只有已離世的朋友才能夠明白自己的痛,腦海中更不斷浮現要跟隨朋友離世的念頭。

獨居的婉婷,當時的自殺危機非常高,不單已有全盤自殺計劃,甚至連遺書都準備好。其他服務機構的社工在跟進婉婷個案時,眼見情勢危急,便馬上把她轉介到我們的自殺危機處理中心作跟進。面對不同機構的社工跟進,婉婷感到非常煩厭。加上她的成長背景和經歷,使她習慣把感受埋藏心底,獨自面對困境,繼而對本會的社工表現得非常抗拒和冷淡。

但本會的社工並沒有因而放棄,透過家訪及陪診,嘗試從不同途徑去了解婉婷,讓她感受到社工是真心希望與她建立關係,協助她走出困境。直到一日,婉婷偶然目睹他人企圖自殺,讓她對生死有了全新體會。這個契機讓她反思自殺未必是解決眼前困境的唯一方法,自殺的決心開始慢慢軟化,她對我們的社工持更開放的態度。

「他的死在我的心中留下一個很大的問號」

經過持續兩年的輔導,婉婷的情況漸漸穩定下來,尋死的念頭亦減淡。正當中心社工希望與婉婷商討完結輔導之時,她的另一位朋友竟在同一時間選擇以自殺離開,而且沒有留下遺書。婉婷的情緒再次跌至谷底,社工再次與她開展危機輔導。

因為社工已跟婉婷建立了較好的連繫,這次可以更有效去協助她從傷痛中重新振作。慢慢走出陰霾的她,更首次參加

「未完的小說」自殺身故者親友治療性小組,希望用自身經歷去感染其他同樣經歷至親離世的同路人。

讓我們陪伴更多人面對人生逆境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深信防範於未燃,致力向公眾進行生命教育,希望大眾明白生命的可貴和獨特性,相信自殺並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法,只要願意踏出求助的第一步,我們便會盡心聆聽、跟進每一位求助者,一直陪伴他們渡過情緒困境。

捐款支持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

資料由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 提供

Fitz 編輯部
我哋坐唔定、無時停,唔做運動唔舒服! 只要係有用知識、重要資訊,以至好玩話題,Fitz都會全力搜羅,同時鼓勵「郁民」齊齊參與,打造一個開放嘅運動生活資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