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8%80%e5%b9%b4%e5%ae%b9%e6%98%93%e5%8f%88%e6%af%85%e8%a1%8c3利申:小弟無玩過毅行,但今年身邊好多朋友都有玩,就令我回想起中學時期做Support Team 的有趣故事。

每年11月,山頭人頭湧湧,麥徑上的郊野公園燒烤場總是人聲頂沸。筆者的中學有一個很特別的傳統,就是每年都會有幾隊學生參與毅行者。可能是因為老師之中,有幾個是特別喜歡行山,而且當年 (都有十年了) 中學生參與毅行者也不是太普及,學校名字能夠出現在毅行者的名單上,也是美好的名聲,故此學校管理層都相當支持活動,於開學不久就會做全校籌款,也會安排有興趣的同學去走走麥徑,順道找尋有意願挑戰100公里的選手與及支援小隊。

現在我明白何謂少不更事。「曾經有一個幾近免費參興毅行者的機會,但我沒有去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苦痛的事莫過於此。」當年會去行毅行者的學生其實不多,因為絕大部分人聽到要挨更抵夜行100公里山路,聽到都會「灑手又擰頭」,我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當年公眾對毅行者也沒有如近年般熱衷,隊伍中簽的機會比現在高很多。所以當時我就參加了Support Team ,還選了很「Hea 底」的CP8大帽山扶輪公園當值,就是貪可以不用走山路,下巴士就能直接抵達。

%e4%b8%80%e5%b9%b4%e5%ae%b9%e6%98%93%e5%8f%88%e6%af%85%e8%a1%8c1現在的Support Team 裝備豪華,物資豐富,很多時又有專車接送成員遊走各個CP。有時我覺得更像是Support Team 齊齊去遠足野餐BBQ直落通頂,是朋友聯誼的好時光。中學雞年代的Support Team,沒有車,沒有美食,唯一比其他隊伍優勝就是人多。還記得當時每個學生都在百佳買了很多袋食物,不過我記得都好似零食居多,飲品方面就係大量汽水與寶礦力。(若果我當行左成80公里,到CP8 時只係得卡樂B 薯片食,我實慶過火屎都似)。當年好似沒人提到要吃什麼高能量食物,沒有人煮救命回魂羅宋湯,不是現在每組都是化學戰般計算精準,我們每個人都是心口得個勇字走上山,畢竟年輕就是任性。

我們在扶輪公園上,就隨隨便便找了個草地,鋪墊了幾張舊報紙就坐下來。那時候是深晚十一點左右,入夜的大帽山相當大風,我們沒有帶生火工具,只好向CP8 的工作人員借點熱水,沖沖咖啡和泡杯麵來提提神。當我們的組員陸陸續續從大帽山道下山,我見他們都披著透明膠雨衣,應是為了在大帽山山頂上擋風,每個人都不知道從那裡撿到樹枝,用作行山棍借力,個個人都好似歷劫餘生的樣子。他們神情呆滯,連話也不想多說。我還好記得有朋友講:「唔要寶礦力!飲到個口都無曬味啦!」說罷,他就衝去了拿了個合味道杯麵,只花幾口就把麵都吃完了,就連熱湯飲得一滴不漏。吃飽飽,個個都爭取時間到凳底下,大樹下呼呼大睡,那怕只是短短的十五分鍾。

%e4%b8%80%e5%b9%b4%e5%ae%b9%e6%98%93%e5%8f%88%e6%af%85%e8%a1%8c5 %e4%b8%80%e5%b9%b4%e5%ae%b9%e6%98%93%e5%8f%88%e6%af%85%e8%a1%8c4當年我們都不知道為何參賽者為何要「有自唔在,攞苦來辛」,不眠不休行足40小時。今天回望,人生旅程有很多里程點,就如跑步,也是5公里,10公里,半馬,全馬一路跑來。行山如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山再高,海再深,也是4個人一起共同面對。社會上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如毅行者般把4個人於荒野之中連在一起。當走過100公里,風吹雨打共同渡過, 4位組員要不成為超級老友,要不就不再聚頭。100公里雲和月,患難見真情,時常聽到有人行完毅行連Friend 都無得做。能夠找到一班好戰友,一班同上同落的Support Team,也許就是毅行者能愈走愈壯闊的原因吧。%e4%b8%80%e5%b9%b4%e5%ae%b9%e6%98%93%e5%8f%88%e6%af%85%e8%a1%8c6 %e4%b8%80%e5%b9%b4%e5%ae%b9%e6%98%93%e5%8f%88%e6%af%85%e8%a1%8c2

原文載於 wing leung’s blog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毅行者2016] 32小時感謝之旅
我的第一次毅行者100KM
[毅行者2016] 人生中最寶貴的一課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偽行出哲學] 一年容易又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