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Walls of Jerusalem,按原定計劃,是直接開車都下個目的地,Frenchmans Cap,不過因為Zeke的關係,我繞遠一點路,先把放到主道路上,讓他可以截車到搖籃山,再往西開到皇后鎮,休息一晚後再到Frenchmans Cap。

第二天早上,在我開車離開皇后鎮時,居然讓我遇到第二個截順風車的人,他是在昆士蘭讀書的日本人Kentoro,借假期來塔斯旅遊,他在皇后鎮等了近兩小時也沒有多少車經過,幸好遇到我載他一程,不過我也只能載他50公里路,要去荷伯特的他,還要等下個好心人載他吧。

來到Frenchmans Cap的停車場,到出發時已經是早上十點鐘,如果說Walls of Jerusalem的難度的容易或中等,那Frenchmans Cap就肯定更難了。單看這條路的等高線圖,你很容易會被騙,看似是平路,但原來卻是不停的上下坡,而且也不算短,由起點到第一間山屋Lake Vera Hut,就有16公里長,大約需要走4小時,幸好這一段還算平坦,離開Lake Vera Hut,往第二間山屋Lake Tahune Hut的路,才是真正的挑戰,因為你完全置身於原始森林中,不斷上下坡,只有4.5公里的路段,卻要走近4個小時。

除了上下坡外,這裡的動物你也不能小看,正當我走在步道上時,一不留神,差點踩到路中心的一條蛇,我和他的距離不足20cm,當我走過後才意識到剛剛有多驚險……

當我幾經辛苦,走了9小時來到第二間山屋,才發現裡面已有不少人在休息。
「請問床位滿了嗎?」我問屋中的山友。
「唔……好像滿了…..你有多少個人?」
「就我自己一個。」
「我看看還有沒有一個位置。」聽到屋內一篇討論的聲音後,那個人叫我進去。
「這麼有人佔了幾個位,但我也沒見過他們,你就先睡這裡吧。」另一人又問,「你今天從哪裡開始走的?」
「停車場呀,今天是第一天。」
屋內一片騷動,「What!你直接從起點走到這裡?大部份人第一天只會到Lake Vera Hut呀。」「那你真的值得有個床位可以好好睡一下。」

其實,我相信不是他們能力上能不能一天走到這裡,而是他們一般都不會讓自己那麼趕路,他們三四點的時候,就會在山屋中休息,但我就覺得,不走到太陽下山我也不會停下,可能這是我之前徒步環台時造成的習慣吧。

「那你明天打算走到哪裡?」他們繼續問。
「可能一早攻頂後,再下山走回頭路,希望明天回到停車場。」
「What?你明天要完成這條路?一般我們會分開4天走,你走那麼快幹嗎?」
「唔……我也不知道,為了挑戰和鍛鍊自己吧。」
「為什麼要鍛鍊?」
「你有沒有聽過PCT,我之後要去美國走這條路,所以現在要鍛鍊一下。」
「我知道,是Pacific Crest Trail吧?你要走哪一段?」當我說出PCT時,我沒想過有人知道這條路,正當我想解釋一番時,現場卻有一個人聽過。
「整條PCT呀。」
「What?整條?那你要走多久?」
「唔….5個月吧,再慢也要半年內完成,因為我的簽證只有6個月。」
「那你真的要好好鍛鍊一下。」

由於今天實在走太多路了,所以晚飯過後就直接昏睡到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早上醒來,看到的,是烏雲一片的天空。山友們都在討論要不要攻頂,還是等天氣好轉後再決定。而我,因為想今天內完成這條路線的關係,還是決定一早就攻頂。

Walls of Jerusalem的山,我是走在梯級和碎石,而這次,卻真的要手腳用的爬上三四米高的石壁,而且很多路都不太明顯,一不小心便會走錯路,走加上大霧的天氣令能見度更低,本來2小時回來的路,我走了2小時也上不了山頂,而且還迷了兩次路,全靠我事先有下載離線地圖,再配合GPS定位,才能回到正確的路上。不過,在距離山頂還有100米左右的距離,我放棄了,不是體力不繼,而是真的看着GPS,知道正確的路就在眼前,但也找不到地方爬上去,為免冒險,我還是慢慢下山吧。



後來我在順風車時,聽一個愛登山的本地人說,他來過Frenchmans Cap五次,沒有一次天氣是好的,所以五次也沒有登頂。看來要攻略Frenchmans Cap,還是需要點運氣吧。

在回去的路上,雖然也是不斷上下坡,但總算是下多上少,所以沒有之前那般辛苦,七小時過後,終於回到停車場,結束Frenchmans Cap這條次行程。

重行人生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重行人生] ​​​澳洲塔斯曼尼亞登山遊記: Walls of Jerusalem (二)
[重行人生] ​​​澳洲塔斯曼尼亞登山遊記: Walls of Jerusalem (一)
[重行人生] 負重徒步杯靈雙渡
[行山考牌路線] 杯靈雙渡
阿寶@重行人生@Fitz.hk

分享
阿寶@重行人生
王維寶,前港聞記者、長途徒步者、順風車旅遊者。於2014年離職後,由廣州順風車5000公里到拉薩、徒步1300公里環繞臺灣一周、澳洲工作假期期間順風車遊澳、並於2016年徒步全長約43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步道,由墨西哥穿越美國西岸到達加拿大,為香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