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雲南的雪山,大家腦海中可能第一時間只會想起梅里雪山和玉龍雪山,但其實位於玉龍雪山以北約30公里遠的地方,還有一座可供攀登的哈巴雪山。

筆者嚮往雪山,亦嚮往 Alpine 的那種登山模式,但打自娘胎開始只見過7000多米高的雪山,卻從未嘗試過踏足真正的雪山領域。為了獲取一些雪山雪地的步行、環境經驗和把自己的登山基礎紮實,筆者小試牛刀,選擇了入門級雪山——哈巴雪山作為自己的處女之作。

哈巴雪山,在當地少數民族納西族之中有着一個稱呼:金子之花朵。山體最高海拔5396米,山頂終年積雪,與玉龍雪山隔着金沙江對望。至於要如何將「雪山」跟「花朵」扯上關係呢,可能就需要等待4至5月,山谷中的杜鵑花盛開才能有想像空間。


筆者已於3月下旬至4月上旬的復活節假期完成攀登,而早在出發前3個月已經開始着手準備,選購合適的雪山裝備(肉赤)、搜尋一些當地嚮導的聯絡資料、在網上臨陣磨槍的學習一些雪地步行技巧和冰斧使用技巧等等。而哈巴雪山的登山嚮導收費大約在¥2200-¥2800不等,視乎整個行程時間而不同,但一般都已經包括了嚮導費、食住、馱馬費和登山器材租借費等等。

哈巴雪山山腳下的哈巴村是眾多登山客的會合點,可分別從麗江或香格里拉乘坐巴士前往村子,或者人多也可找當地嚮導安排司機接送,當然這要另外收取¥600的費用。在麗江可乘坐前往白水台的巴士,每日只有一班準時在上午9點開出,大約下午2點半會經過哈巴村,費用大約是¥65。因為筆者本人是孤身作戰的關係,只好要悶坐5個多小時的車了。

巴士在上午11點左右會途徑虎跳峽風景區,一般的司機都說要「放飯」的關係,「邀請」你下車在虎跳峽買門票遊玩一個小時,才會繼續接送你前往哈巴村。但老實說,虎跳峽的壯觀真非浪得虛名。造山運動的美妙、河流切割的神奇,金沙江恰到好處的將玉龍雪山和哈巴雪山劈開,並造成玉龍雪山北坡有一面落差差不多有1000米的近乎垂直的絕壁,一幅足足有一座大帽山高的岩牆在你眼前的感覺,你能想象得到嗎?

下午到達哈巴村後跟聯絡好的嚮導會合,嚮導大哥叫羅世勇,今年四十有二,帶人登山也有廿年,不要看小嚮導一副大叔的模樣,長期不斷帶人上山,練出的體能跟一個年青人無異。嚮導還有一對兒女,其中的大女兒以7歲之齡成為攀登哈巴雪山最年輕者。在跟嚮導交談的過程中得知早在筆者到達兩天前,有一隊外國的職業登山隊以破紀錄5小時03分完成在大本營(4100米)至山頂(5396米)的來回,嚮導說他們是用跑的,連嚮導自己也差點追不上來。

到了第二天出發上山,本人把背包整頓好後,打算不依靠任何外力的幫助下,把自己的東西背上山時,嚮導卻堅持要把背包安置在馬上,可能認為我體力不足應付。最後雙方爭持底下,只好讓步把大背包放在馬背上,自己背着攻頂包上大本營。

基本上只用了5個小時便從海拔2600米的山腳下爬到大本營,然後呢,就跟國外登山的模式一樣,等待凌晨出發攻頂。筆者身材雖不壯碩,但也算是鋼條身材,身體質素使我暫時還跟高山反應絕緣,在海拔4100米下還能跑還能跳。但到了海拔4600米後,這過份的銳氣卻被挫得所剩無幾了。

凌晨4點,嚮導看過山頂天氣後,開始攻頂。因為未到雪線的關係,從大本營到海拔4500米都是比較好走的岩石地帶,但過了海拔4500米後,開始不間斷地吹起30km/h的強風,使筆者本人寸步難行,學習到更多的知識技巧,也比不上這令人寒風刺骨的真實感覺。

寒風帶雪不斷吹打着臉,鼻涕早已沾濕整塊面巾了。隨首海拔的爬升,呼吸喘氣愈來愈繁密,也已分不清是真的氧氣不足還是充滿鼻涕的面巾使我呼吸不順,直到海拔4900米換上冰爪、繫上安全繩的那一刻,才有喘息的空間。

最後的差不多500米高度都是走在冰雪地之上,體力已經急劇下降,每走五步卻可能要停下10秒休息,這災難性的節奏完全將攻頂的時間無限地拉長,只有嚮導不斷地拉動繩子,像拉馬一樣的,才驅使着我繼續下去。最後,從大本營到山頂單程時間足足用了5個半小時才完成。但登頂的那一剎那,確實所有的倦意都消失了,整個人都興奮起來,可能這就是高山的魅力吧。

Fitz 文章連結: https://fitz.hk/?p=91949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西日本最高峰] 四國愛媛県 石鎚山 (いしづちさん) 1982m
[重行人生] 尼泊爾 ABC vs Mardi Himal
Fitz 行山 Hiki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