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嘅全馬同半馬從來都無一張亮麗嘅成績表,最佳成績已經係2017年嘅 “皇者之戰” 跑3:41 同 “Asics 大埔半馬” 跑1:45,對於一個10K跑42嘅跑手,呢個成績乏善足陳。曾經去大阪同台北旅跑,睇下有無分別,但兩次出發前都有傷患,成績可以用一敗塗地去形容。見到其他跑友臉帶笑容完成,而自己就飽受抽筋之苦,中後段都係捱返終點,隻腳固然痛,玻璃心更痛。

四屆波馬冠軍馬 Bill Rodgers 曾經咁講: “The marathon will humble you. But the turth is, sometimes it will do more than humble you. Sometimes, it will break your heart.”

Boston Marathon 1979 圖: The Middletown Press

呢位大師嘅高見喺2018年”皇者之戰”中,再一次俾我用實踐去証明。果次我跑咗一半就抽筋,我一拐一拐咁繼續,痛楚令我有絕望嘅感覺,亦令我明白天長地久四個字唔單止可以形容愛,亦可以用嚟形容痛苦,喺剩下半程我不停問自己係咪唔應該再跑馬拉松,不過我諗唔到答案,因為我真係好痛。

肌力不足係長跑抽筋主因,所以我將跑量增加到每星期約8OK,可惜因為各種原因,我只係每日跑兩課嚟斬件凑夠,長課依然欠奉。

我同”豐山跑”教練KFC及同學仔參加10月4日倫馬虚擬跑,佢喺賽前兩星期安排一次30K長課,路程係來回沙田大埔一次。我當日最初21K係順暢嘅,之後果9K有啲跌速,但我自己仍然覺得唔錯,久違嘅信心好似返咗嚟。

10月4日嘅氣温超過30度,下畫4點,我哋由馬鞍山運動場出發,經沙田雙橋、科學園到大埔大王爺廟,然後返回馬鞍山,來回兩次。我想保守啲,所以約定經驗豐富嘅B哥以5:15左右披醒一齊跑。

世事真係估佢唔到,一起步就發現果個倫馬App啟動唔到,而我隻運動錶突然失去智能,成個錶面黑哂。當時好徬徨,邊跑邊搞,結果個App救唔番,我放棄咗佢,而隻錶就醒番,但已經係5分鐘之後嘅事。攪咗咁多嘢,我已經忘記咗同B哥嘅協定,以4:50披醒向前邁進。高温加上高速,部車10K後水滾,對腳一直喺抽筋邊緣直至終點。我無勇氣同人講完成嘅時間,不過所有同學仔都見到,當晚雖然筋疲力盡,但我一夜難眠。

倫馬虛擬跑對於我來說是一場惡夢 攝: Lam Sport Photos

教練係 Hoka 大使,所以我同啲同學仔參加 Hoka 半馬係好合理嘅事,賽道由西貢北潭涌起步到東壩,然後返回北潭涌,呢條路上落斜多,有魔鬼賽道之稱。11月15日,天氣清涼,我哋8點15分起步,今次無需下載專用 App,而我隻高智能錶無跪低,所以我可以專心跑。

Hoka半馬 – 虛擬起點
跑 Hoka 半馬啲火番晒嚟

我初段跟住B哥同埋”山跑英雌”美英,當時我哋披醒5:30左右,但我覺得呼吸唔順暢、對腳又好似半夢半醒咁,原來我起步前顧住吹水,熱身嚴重不足,我叫自己冷靜、忍耐、切勿喪衝。大約2K後,我覺得自己開始適應,於是加速至4:30左右,可能因為當日天氣好,加上我之前休息足夠,所以我能夠保持相約速度返到終點,以一個自己滿意嘅時間完成(1:38:13),睇下隻錶,均速4:39,攀升超過33O。

北潭涌去東霸是出名的魔鬼賽道
好難得最後2K仍有力加速

果日遇到一個同年齡組別跑友,我哋之前好幾次同台領獎,完賽後同佢寒暄幾句,分手前佢同我講: “下次頒獎台上再見”,我對佢嘅豪情壯志有啲感動。疫情,你幾時先會離開我哋?

人生好似跑馬拉松,需要訓練同準備,當中要兼顧嘅事情好多,我哋有時會犯錯同失敗,但只要堅持,一定能夠到達終點,只要肯改善,我哋會做得比上次好,何況只要盡力,雖敗又如何。

「三嬸一叔」的 Facebook 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D大叔@三嬸一叔
「雖然快將「登陸」,心中仍有一團火,相信人生雖有起落,但凡事總有無限可能。只要用心感受,世間仍然充滿愛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