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慢腳,我明! 今次,我手寫我腳!

1. CP的美食是一個傳說

我相信機會永遠留給富二代,正如 CP 的美食大多只留給快腳。日清杯麵蕃薯糖水和高質飯團等是補給站的頂級美食,往往限量限時供應,慢腳去到經常都望門輕嘆,美食只是一個傳說! 唯有加快腳步,為下一個CP的日清杯麵努力、奮鬥!

太夢幻吧! 圖: 運動星球

試過有賽事慢腳去到 CP,連水都清晒,義工說要等二十分鐘才補給到,試問一個山賽,有幾多個二十分鐘! 想話俾大會知,慢腳同其他生物冇分別,需要空氣同水維生!

2. 終點變得蒼涼

張愛玲喜歡用蒼涼形容人生和愛情,當慢腳回到終點時,絕對體會到生命的蒼涼。早前在起點寒喧互相握手擁抱激勵的friend,已經攞番晒行李換晒衫 (甚至沖埋涼),走晒! 那時那地,只剩下一個你認識的人,你自己!

終點變得蒼涼,沒有歡呼聲,也不見相識的朋友  (圖: 作者提供)

我試過有次死下死下咁回到北潭涌傷健公園終點,在昏暗的街燈下,拱門帳篷音響大台已折得七七八八,路旁貨 van 正上緊物資。過終點後,工作人員要從貨 van 的膠袋中搵番 finisher 牌,用一個蒼涼的手勢交俾我,我記得那一刻有幾片黃葉從樹頂飄下來!

3. 孤身上路


一個人走得太前,注註定孤獨一世,不過一個人走得太後,境況也好不淒涼。慢腳走在大隊之後,當慢到一點前前後後已沒有跑手,四野無人,聽見風掠過樹梢,蟲鳴雀叫,惟獨沒有人聲,也不見絲帶,是迷路還是結界?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心中一寒!

前前後後都沒有跑手,是迷路還是結界? 圖: 古師姐@run-pic

慢腳最痛的,不是受傷,是在拼命趕路之際收到電話,原來是與你同一時間起步的跑友打來,你問他是否已到了終點,他說不是,他已番左屋企沖完涼,他想知你究竟跑完未!

「喂,你番左屋企沖埋涼?我仲未到終點呀!」圖: Elton [email protected]運動筆記hk

有時堅慢腳會有緣遇上掃尾義工,他/他們背著大背囊,左手攞環保袋,右手拿界刀,一條絲帶一條絲帶在剪。慢腳回望時見到,那一刻好有死神來了的感覺,希望加快腳步,甩掉這位過份熱心的義工,才有望成為最後的生還者!

4. 開 Pole 的下場

短途山賽,開 pole 像是一宗罪。記得人生中第一個山賽是走港島徑約12K賽事,陽明山莊起步上紫羅蘭山,快腳視之為 recovery run,但作為新手慢腳,卻懷著征服珠峰的心情上路。那時還未識世界上有 gel有鹽糖等,只知道有 pole 和寶礦力。一開始,本著對紫羅蘭山的敬畏,即時開 pole。

沒行幾步,只聽見後面有師兄說:「咁快開pole!」(不太肯定中間有冇L字的發音),跟住有跑手想越過,他沒有講句唔該借借,只是叫左句:「喂,睇住你枝 pole 呀!」他越過我時,翻了半秒白眼,倒抽了一口涼氣!

慢腳開 pole,被控阻人前進,大罪 圖: 古師姐@run-pic
遇上窄路或小爆林,因讓無可讓,慢腳頓成塞車源頭,壓力好大

5. 慢得只有裝備

慢腳有一個心魔 – 其實有冇需要買靚少少的專業裝備? 我地深知裝備如何專業如何昂貴,都改變不了慢腳的命運,不過正所謂將勤補拙,將 gear 補慢,幫得幾多得幾多。同時亦希望透過身上穿有鎖記、Hok記、2X記等鞋褲背包水袋,贏回一點尊重。我認,係有啲膚淺!

不過當你一身名牌裝備,卻在 cut off time 之前,就斷氣咁跑回終點,你會隱隱然聽到隨著風飄來的一句話:「嗱,我都話屎波架撐多啦!」

那一刻,心比腳更痛!

各位,究竟鎖記果對 S-LAB ULTRA 2 仲好唔好買呢?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7061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健康遠足及跑步賽] 快過屈景朗,一定有古怪
[MSIG大埔超級越野賽試路] 遇上九條龍和一隻狗
[Can Run罐頭跑2018] 有一種堅持
[深圳半馬集體造假] 不能承受的蠢
孫立民@Fitz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