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美國總統羅斯福在1941年國情諮文提出了著名的人權宣言。宣言中,羅斯福提出了著名的「四大自由」: 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享有四項基本自由: 人人享有發表言論和表達意見之自由; 人人享有宗教信仰之自由; 人人享有免於匱乏的自由; 人人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奔跑吧! 女孩

圖片來源

2015年10月,25歲的 Zainab 成為了首位跑完阿富汗馬拉松賽事的女性。作為巴米揚省唯一一位跑完阿富汗馬拉松賽事的女性,她跑步時曾給罵為褻瀆了宗教的「臭雞」,但她勇敢面對著各種暴力威脅,反抗當地人「女性沒有能力完成艱難運動」的偏見。

頒獎典禮上,巴米揚省省長說,如果在阿富汗的其他地方,Zainab 肯定會因為跑步被殺。

奔跑的自由

圖片來源

在這個依然受到塔利班統治陰影籠罩的國度,在戶外跑步對於阿富汗女性而言是一種「自殺式」行為。在那個塔利班主宰的殘酷時代,女性笑得太大聲就會被關進監獄,返學會遭到謀殺,獨自離家外出也會被毆打。女性參加運動是一種非法行為。女性走路發出腳步聲也是一種非法行為。女性必須要穿罩袍。女性自由在戶外活動仍然稱不上是一種權利。

Zainab 很清楚這點。她所在的巴米揚省已經屬於比較開明進步的,但男性仍然會嘲笑女性做運動,認為是荒謬和對宗教的侮辱。Zainab 16歲的時候,她籃球隊裡的每一位女生都得退役結婚。一年後,她的女性跆拳道工作坊也被警察查封了。

當時,Zainab 只好投入工作去供養家庭。她說:「生活中只有家庭和工作。我不知道生活到底是為了什麼。」她正等待和母親一樣的C9命運降臨在自己身上,等待著自己的活動空間就只是家裡的廚房的那一天到來。

一位人權律師帶來的轉變

圖片來源

36歲的 Stephanie Case 是一位加拿大律師,同時也是全世界最優秀的超級馬拉松女選手之一。過去十年內,她參加過四十多次超級馬拉松比賽,其中二十多次進入前五名。作為一個為聯合國工作的人權律師,她長年在阿富汗、加沙和南蘇丹等戰亂地區工作。她把自己的工作 ― 戰區平民保護 ― 和自己熱愛的長跑結合起來,創辦了一個名叫 “Free to Run” 的慈善組織。它的宗旨是讓生活在戰亂地區的女性享受戶外運動帶來的樂趣。

過去四、五年中,Case 一直在阿富汗、南蘇丹和加沙地帶工作。聯合國的安全規定很嚴,她只能在營地內轉圈跑步,再加上跳繩和使用跑步機。為了在平地上獲得跑山訓練的效果,她找來一個沉重的裝甲車車胎,綁在腰上拖著跑。

在加沙的時候,她住在一座公寓裡,要跑步只能坐裝甲車去附近的營地。沒有裝甲車的時候,她就在樓梯上跑上跑落,或是在天台倉鼠跑。

Case 很喜歡支持雞蛋的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對他所說的跑步是為了 “尋求虛空” 深以為然。她解釋說,在現代生活裡大家都忙得不得了。每天返工放工上,照顧家庭應酬朋友,日子飛快過去。她相信很多人和她一樣,很難有時間停下來 “讓大腦放空”。她只有在跑步的時候才能進入這種狀態。

圖片來源

2014年,Case 在阿富汗創辦了 “Free to Run” 慈善組織。她一開始的目標只是想為當地的女生提供安全的練習場地,讓她們也能感受戶外運動的自由和樂趣。但是第一組參加者就對她跑超級馬拉松的經歷很有興趣,問了很多問題。

當 Case 表示希望有一天看到阿富汗也有自己的超級馬拉松選手時,她們說:“為什麼是總有一天,為什麼不是今天?”

然後之後有然後,第一支阿富汗超級馬拉松女子隊成立了。她們訓練的時候常會遭到騷擾和辱駡,有人向她們掟石頭,有人叫她們「臭雞」。但是她們沒有退縮。2015年6月,兩位阿富汗女生參加了新疆戈壁超級馬拉松,過去完全沒有基礎的她們,用了六天的時間完成了250公里的賽程。

圖片來源

其中一位就是 Zainab。當時,她只有四個月可以接受訓練。Case 制定了一個計劃。她把 Zainab 和另一位毫無經驗的跑手 Nelofar 組成了一隊,要求她們和自己以及其他超馬高手一起參加虛擬訓練課程。訓練內容從營養到步姿分析都有,Case 的朋友人站在滑板上用手機錄下了 Case 和其他超馬高手的訓練過程,然後傳送給她們。一位男司機會護送 Zainab 和 Nelofar 去參加每天的LSD訓練和每周的跑山鍛鍊,所有的訓練在警方的監視保護下進行。

接著,2015年3月,一宗可怕的謀殺案震驚了整個阿富汗。一位受過教育的阿富汗女性、《古蘭經》學者Farkhunda Malikzada 在 Kabul 市中心數百人面前遭到殘殺。當時,她在一座神殿外和一名男子起了爭執。被激怒後,這名男子變成了一個暴徒。影片顯示,事件發生現場,不少成年男性和男孩用他們的雙手去拉扯 Malikzada 的身體、開車撞她,還焚燒她的屍體。而警察只是站在一旁觀看,沒有出手制止。

圖片來源

在 Zainab 心目中,阿富汗本來就已經是一個很不安全的地方了。謀殺案發生後,阿富汗更是突然之間變成了一個荒謬的國度。當時,她在自己的訓練部落格上寫道,「我很害怕我們國家的男人。」Zainab 和 Nelofar 被迫要在室內進行訓練。不過即使如此,她們也碰到了不少麻煩。沒有一家健身室允許她們在裡面進行訓練,她們也沒有力量發出抗議。在阿富汗的世俗社會,男性顧客和女性顧客總是會受到有差別對待。餐廳會安排女性在燈光昏暗的密室用餐,而男性則可以坐在刺繡精美的梳化上食飯。由於阿富汗沒有女子健身室房,她們只好每天早上圍著她們狹小的後院跑步,儘可能地記錄自己跑了多少里算數。

圖片來源

2015年6月,Zainab 和 Nelofar 在戈壁沙漠超級馬拉松終點揚起阿富汗國旗。儘管此前他們都不曾參加過任何馬拉松比賽,但過去七天裡,她們基本上每天都要跑一場馬拉松。這是一場相當磨人的賽事,不過能在戶外安全地跑步對她們兩人來說是一種很全新體驗。Case 和 Free to Run 的 Executive Director Virginie Goethals 陪著 Zainab 和 Nelofar 一起跑。寒冷的暴風雪和猛烈的沙塵暴在沙漠不斷追擊她們。Case 和 Goethals 想起了這兩個阿富汗女孩在雨中一起祈禱時的情景,她們心想,當初鼓勵這兩個沒有跑過步的女生跑超馬的決定定是不是錯的?

Zainab和Nelofar切蛋糕慶祝完走   圖片來源

2015年10月,Zainab 成為了第一個跑完阿富汗馬拉松的女性。自那以後,阿富汗馬拉松開始出現了更多女性的身影,阿富汗馬拉松官方網頁甚至選擇了一張全由女性跑者組成的宣傳照片。

圖片來源

Zainab 恐懼,但她知道更需要去克服恐懼。當不給予免於恐懼的自由時,就只能自己站起來爭取到底。我們不能因恐懼而退縮,不能因恐懼而投降。

無須恐懼,最終結果都會是好的。

香港人,加油。

資料來源

編按: 阿富汗馬拉松官網 在2016年已沒有更新,未知最新的比賽時間。但阿富汗東北部10月會舉行Badakhshan 50k 的山賽。詳情: Silk Road Afghanistan & Travel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5611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